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多情剑客有情剑 > 楔子 第二章 被时代抛弃的少年 一
 
  一处陡峭的悬崖峭壁山上,山顶有一片平坦的碎石坡,而边缘处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场中有十四个人!一个活人,十三个死人!

  一个面色苍白,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缓缓将一柄骷髅长剑从最后一位敌人的胸口抽出!

  看着喷发而出的血液,少年的脸庞平静如水,好似他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蚂蚁,一条毒蛇!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病恹恹的少年,居然会杀人!而且杀的毫无波澜!

  没有一滴血溅到他的衣袍之上,其实哪怕有血也根本分辨不出,因为这个少年穿着的乃是一身血红色的长袍!

  少年的腰间束着一块如同朱砂般艳红的令牌,令牌中央刻有一个小篆字体——瑶!

  其上只有一座古朴楼阁和一片云纹,其下是一柄骷髅血剑!

  血袍少年的脸色此刻有些难看:“连云城的十三少保内力如此雄浑,已经堪比一流高手,执法殿居然只是派出血煞追杀令!

  这种级别的目标应该是舵主接得墨煞追杀令才对!莫非是执法殿有人要置我于死地?”

  他的心情不是很好,这一次的血煞追杀令的目标,不但实力强大到堪比舵主一级的任务了,而且必然是被高层人物降低了危险等级,指定派给了他接手这一道追杀令!

  他现如今不过是刚刚成为堂主不久,便有人要针对他,这让他不得不在心里暗暗思量那个暗处的敌人是谁!

  少年背着手来到山崖旁,神情冷漠的看着下方深不见底的黑渊,但他的心里却是在想着有可能要杀害自己的执法殿大人物是谁!

  突然!一道尖锐的嘶鸣声从云层之中传下,声音如同恶鬼一般令人听闻便极度不适!

  少年的思绪被打破,抬头仰望云层,只见一个黑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

  那是一只猫头鬼脸的食尸鬼头鹰!一双羽翼伸展开来足足有丈许长,它的爪子比利刃还要锋利,且如铁钩一般尖而长!

  这样一头恐怖的扁毛畜牲,此刻正急速的朝着悬崖旁的血袍少年击去!

  少年的脸上却是如同一潭死水般平静,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越来越大的鬼头鹰,那恶鬼一般的嘶鸣之声也越发刺耳!

  这堪比一头公牛大小的鬼头鹰,眼看着就要一头撞在悬崖上的碎石坡,然后化作一堆烂肉血泥!

  却是在距离少年三丈高的时候松开了尖长的利爪,然后两只巨翅猛的一扇,一股狂风呼啸过后,这只鬼头鹰再次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云海中!

  “墨煞追杀令!”少年的瞳孔收缩,他早在方才就看的清楚,这只鬼头鹰的利爪上,抓着一杆墨黑色的笛子。

  这是执法殿给杀手堂派下了任务,而那只恐怖的鬼头鹰便是来送达追杀令的。

  只有血煞追杀令和之上的杀手任务,才会动用鬼头鹰这样的恐怖飞禽!

  那只墨黑色的笛子与少年齐平之时,他的肩膀微微一晃,手腕一个翻转,那柄骷髅长剑便将这根中空的笛子,整齐的切成两块!

  一道华丽的绢帛在少年的眼前展开!上面只有十个龙飞凤舞的大篆字体——江南东,江宁府,梅林镇!下方居然还有一个雨字大篆!

  “雨殿主亲自下的追杀令,一殿之主派出的追杀令怎会派到我这个堂主手中!该死的!”

  血袍少年的心里有一阵怒火,不过他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若不是此地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那么他可以面无表情的对待任何事!

  可是那样子活着太累,所以只要确定四下无人之时,少年才真正的像一个少年,而非视人命如草芥的杀手!

  少年的神情突然又转变为漠然,他缓缓转过身,目光凝视着不远处的唯一一条山间小道!

  片刻后有马嘶蹄鸣之声响起,一个全身被黑袍包裹的人正驾着两匹骏马朝山顶狂奔而来!

  黑袍人头戴狰狞的鬼脸面甲,腰间同样有着一块令牌,与少年腰间的别无二致,但是中央的字却是执法两个小篆字体!

  黑袍人一骑双马,胯下骑乘一马,身后跟随一马!

  “吁!”两匹骏马奔驰到离少年只有六丈远时,黑袍人猛的一扯缰绳!只见他一脚踏在马背之上,凌空几个翻转便落在了血袍少年的面前!

  黑袍人竟直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低下那戴着狰狞鬼头面甲的头颅!

  “执法殿雨殿座下执法弟子!奉命为春雨楼阿瑶堂主,准备此次任务沿途所需物资!现已备好可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两匹,各大商号皆可兑换的一百两汇票十张!

  且雨殿主亲自下令,命阿瑶堂主即可启程,昼夜不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此次任务!”

  听完黑袍人的话后,血袍少年的脸色冰寒!

  他俯视着身前的黑袍人道:“本堂主每月只需接一道血煞追杀令即可,方才的连云十三少保实力堪比一流高手不说,现如今本堂主才完成本月的杀手任务。

  你执法殿就要本堂主立马接下一道舵主级别的墨煞追杀令!难不成是当本堂主年少可欺不成!”

  血袍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可是话语里的深寒之意,却让那个黑袍人的额头不断的冒出冷汗!

  若不是有那狰狞的鬼头面甲遮拦,黑袍人说不定已经被吓的瘫软了,非是他害怕这个少年,而是少年的话语里面含沙射影的指责他有坑害春雨楼的堂主之嫌!

  “回禀阿瑶堂主,弟子不过是奉命行事,执法殿也绝不敢做出故意坑杀之事!任何胆敢在杀手堂执行任务之时互相残杀的,除了被丢进万兽窟外再无活路。

  弟子即使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行如此恶事!”

  黑袍人说到万兽窟,浑身冷不住颤抖起来!

  血袍少年冷声道:“那为何还要将此次的跨级追杀令派发给我!追杀令一旦派发,哪怕是被人坑害,也只会在杀手任务失败过后,追究你等执法殿!

  介时你就是被丢入万兽窟陪葬,可本堂主已经身死,那还有何意义!”

  黑袍人已经颤抖的更加的厉害,他明白自己可能已经被当成了大人物丢弃的棋子,此次的任务在他看来就是要用他的命去换这个阿瑶堂主的命!

  血袍少年又道:“你若是此时离去,说不定还能逃的一条性命,只要小心一些远渡海外说不定就可以逃得一命!以你在执法殿学到的武功,相信成为一个富家翁并不难!

  你看如何,你我就当从未见过!”

  血袍少年也已经明白,这个执法殿的执法弟子,就是他人用来和他换命的!

  他已经接下了这道唯有舵主方能接的墨煞追杀令,追书令一旦接下,就无法退回,除非完成任务,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若是与身份相当的追杀令,杀手失败了,执法殿的弟子是不会有事的,可若是派出跨越等级的追杀令,那么就会有故意坑害的嫌疑!

  所以这一次若是他任务失败,面前这个雨殿座下的执法弟子也会给自己陪葬!

  可是他的天赋以及杀人时的果决,很受春雨楼副楼主的看重,这也是他让黑袍人离开的最主要的原因!

  血袍少年冷冷的看着已经被汗水湿透的黑袍人。

  黑袍人在恐惧了好一阵过后,似乎已经认命了!

  “阿瑶堂主,你应该知晓天地楼的可怕,我们谁都逃不了的,当年的那位传奇杀手都没有成功,你觉得就凭我能够逃脱吗!

  所以,执法殿雨殿座下弟子,还请阿瑶堂主即可启程!完成此次任务!”

  黑袍人说罢就头也不抬的抱拳垂首!他的心已经平静,当年的那位四季楼的杀手传奇,也没能逃脱出天地楼的围追堵截,他又何德何能!

  一入天地楼,生死不由人!

  血袍少年的脸上毫无表情,但是他的掌指间,那柄骷髅剑却已经在微微颤抖!

  一时间,悬崖旁的两人竟然僵持在了其中,而他们两人周围,还有着十三名被一剑穿胸的尸体!

  哪怕是将连云十三少保全部击杀,血袍少年都不曾有多少波澜,可是如今这道墨煞追杀令,乃是必死之局!他如何应对?

  突然!一位身着红裙,头戴轻纱,三千发丝如柳絮般垂落腰际的曼妙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悬崖旁,离血袍少年与黑袍人不过十步之遥!

  这名女子虽然被面纱掩盖了容颜,可是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形,和那双修长笔直的玉腿,无一不说明这个女子乃是一位绝色倾城的丽人!

  只是无论是血袍少年还是黑袍人,都感觉不到这个轻纱女子的美丽,他们只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息!

  黑袍人在看见这个轻纱女子的一瞬间,就已经彻底的丢了魂魄。

  “殿主饶命!殿主饶命!求殿主饶恕弟子一命!”

  黑袍人再也不管血袍少年,而是如同一只死狗一般,手脚并用的爬到女子脚下,却不敢太靠近,只是不断的磕头!

  砰砰作响!

  一席红裙头戴面纱的女子,只是轻轻的撇了这个黑袍人一眼,就听见那面纱之下,传出一道极其柔和的声音:

  “罢了罢了,此事错不在你,你且离去吧!”

  “谢殿主饶命,谢殿主饶命!”黑袍人大喜过望,又磕了几个头后就要起身逃离这个让他恐惧的地方!

  只是他还没走出几步,便感觉自己的胸前一痛,喉咙一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