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狙击战神 > 四十八 恶棍
 
  
麦拉达按照狮族的规矩,率领众人给邪神单腿下跪行礼,然后才起身,把情况与邪神说了。
原来是那个逃跑的酋长泰坦,稀里糊涂地又跑回来了,回到了关押他的屋子。
那些看守莫名其妙,只好急忙报告给了麦拉达,麦拉达也有些奇怪。
此时,因为大战刚过,手下的头领们还没有散去,麦拉达便召集他们一起审问泰坦。
而泰坦却低着头既不狡辩,也不说话。
麦拉达没有了办法,便问众人的意见,那些头领经过讨论,基本得出两种意见,也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
一种是忠于泰坦的或者同情他的,他们都了解泰坦,所以都猜测泰坦可能是在房间里呆久了,只是想出去透透气,甚至还有人猜测他是想拉屎了,因为狮族人都不习惯在房间里拉屎,他们喜欢在天地之间,比如石头林里。
所以,泰坦很可能拉屎后,就又回来了。
这些人都是尽力为泰坦开脱的。
而另外一部分头目则认为泰坦有内外勾结,害死大巫师的嫌疑,他出逃很可能是因为急于和埋伏在后面的鬣族送情报,属于背叛,如果按照这种说法,泰坦会被立刻执行火刑。
因为事情重大,麦拉达没有轻易决定,所以特意请邪神来降下神旨。
邪神走到猎兽王酋长泰坦面前,他想听他解释,可是泰坦冲他单腿跪地,以然低着头。
对于两种说法他始终没有一句辩解,也不否认,安静地像一块恒古矗立的石头。
邪神猜不透眼前这个浑身肌肉都在阳光里,闪烁着清晰光亮的,强壮无比的男人,到底心里隐藏着什么,但是他不相信,在这个沉默的机体内心,也会如此平静。
他让泰坦站起来,泰坦便缓缓站立起来,他几乎与邪神同高,只是他已然低着头,让邪神看不见他的眼睛。
邪神伸出手抓起他的下巴,他知道这个动作很不礼貌,甚至于是一种侮辱,可是没办法,他想读懂这个男人的内心。
泰坦没有抵抗,他顺从地抬起头,目光与邪神向撞。
二人互视了片刻,彼此瞳孔里都倒影着对方。
然后,邪神松开手,泰坦又把头耷拉下去。
邪神读懂了他,他轻声叹口气,这声叹息只有他和泰坦可以听见。
然后邪神让麦拉达随他来到旁边的一间草屋里面,他问麦拉达
“你准备怎么处理?”
麦拉达眨眨眼睛
“我不知道啊!所以等你来处理!”
“不,你已经知道了!否则你就不会让我来了!你这个狡猾的小丫头!”
说着,在她翘起的鼻子上,用手指刮了一下。
麦拉达笑了,趁机拉住他
“好啦,你是神,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担心会因为这件事情让内部分裂,所以需要借助你!可是……你觉得我那样做可以吗?”
邪神没有直接回答,他说
“你知道我在猎兽王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吗?”
麦拉达摇摇头
“草原,石头,还有夜空!”
“草原是抚育我们的摇篮,石头代表着内心的坚定,而深邃浩渺的星空则……”
麦拉达不等邪神解释,便自己说了出来,不等她说完,邪神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巴,冲她摇摇头,又点点头。
麦拉达则露出一抹微笑,随后与邪神一起走了出去。
站在阳光里,她又恢复了刚才的严肃。
此时,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在她的小小身躯上。
随后,麦拉达宣布了来自于神的指令,泰坦被取消猎兽王称号,并剥夺了酋长的职务,以后只作为一名普通的狮族成员存在,不过,也同时取消了对他的禁令。
众人静默了一会儿,才各怀心事地离开。
泰坦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冲着邪神与麦拉达鞠躬,然后转身离开,直到他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已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麦拉达忍不住想跑过去,和他说些什么,被旁边的邪神拉住了,她扑倒邪神怀里,开始哭泣,嘴里喃喃着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邪神揽着她抽泣的双肩,他想安慰她,可是又无话可说,最后,只能不说。
生命本来就是有重量的,敢于负重前行,才能不负生命的灿烂。
邪神告诉麦拉达,自己准备赶往噶来市,一方面送艾莉,一方面也为了破解鬣族巫术做准备。
麦拉达知道他是为狮族,虽然不舍,也无法阻拦。
三日后,在狮族的帮助下,邪神已经装备了所有长途跋涉需要的物资。
比如许多肉干,水,还有柴油。
艾莉第一个钻进车子,而邪神直到上车还在东张西望,他想看见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却没有看见。
他不知道,此时的麦拉达因为鬣族大巫师的汽车,还有狮族内部事务的缘故,不能和他们一起走,正躲在远远的地方偷看着他们抹眼泪。
邪神怅然若失地上车,汽车开始加速,渐渐的,狮子窝已经消失在了后视镜里。
艾莉却异常地兴奋,她从后排座位上伸出白花花地双臂揽住邪神的脖子,满脸的喜悦,笑声不绝。
他们这一路出奇的顺畅,因为需要错开一天里最热的时间,还有睡觉和吃饭,他们仅仅用了两天便已经进入了噶来市。
邪神开着越野车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颠簸着,借着朦胧的夜色,看着两边一闪而过的黑乎乎的破烂房屋。
如果不是艾莉说这就是噶来市,邪神还以为,这里只不过是一个人口相对密集的破落村镇,根本无法想象,这里竟然是这方圆几百公里唯一的城市。
他们穿过一排排破旧不堪的房屋,终于看见前面出现了一座座楼房和夹杂其间的闪烁的灯火。
邪神远远看见,就在路边,有一家旅馆,不大的门头上,闪烁着一串霓虹灯。
他把车子开进旅馆屋后的空地上,准备先悄悄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住下来,一方面避免招摇,被钻石场或者鬣族的人发现,另一方面他们口袋里除了钻石,也没有多少现钞。
邪神刚下车,突然听见后排的艾莉惊叫一声,不知什么时候,就在他们的车子周围已经围拢过来一群人,他们黑乎乎的面容在暗夜里是最好的伪装,这时,邪神才留意到他们。
而此时,艾莉已经稀里糊涂地被一个黑乎乎地瘦高男人用手臂揽住了脖子,由车里拖了出来。
邪神反手关门就要过去,紧接着,他也已经被两条木棍挡住了去路。
其中一个龇出一圈显眼的白牙,叫着
“喂!谁让你在这儿停车的?知不知道这是你大爷我的地盘?”
他一边说,一边拍打着汽车的引擎盖,发出“嘭嘭”的声响。
在邪神眼里,这样的小混混不过是一只蚂蚁,可以轻松把他捏扁,不过,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不想在他们身上耽误时间,再说,艾莉成了人质,万一伤了她可就是大事了。
邪神露出尬笑,赶紧点着头道歉
“抱歉,抱歉,你们放了她,我立刻开走,立刻开走!”
那些家伙并没有因此放开艾莉,却一阵大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