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国民团宠三岁半 > 第134章 抱紧染染的大腿
 
  不仅没绯闻,而且身材管理做得还好。
  “当然是给那个小倒霉蛋的,这不是吃了她的蛋糕吗?”时靳言觉得有些烦躁,他本身也不是心软的人,看到那个小倒霉蛋可怜巴巴的样子,又忍不住心疼。
  杨二:“.…..”
  “哥,我真的得教育教育你了,你多大的人了,还吃人家小姑娘的蛋糕。”杨二语重心长教育道。
  “行了,你快去吧,趁着下课去买了,放学我就给她。”
  这些对话,躲在门后的染染听的清清楚楚。
  慕染染听到是时靳言吃掉的属于她的那份蛋糕,以染染的小暴脾气怎么能忍下来。
  小姑娘从门后气冲冲走了出去,一脚踹在时靳言的小腿上。
  可时靳言的小腿全是肌肉硬邦邦的,慕染染的小脚踢上去感觉踢到了石头似的,脸色顿变,但又咽不下那口气,奶凶奶凶道,“坏蛋叔叔,你偷吃染染的蛋糕!!!。”
  时靳言感觉腿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然后就听见背后响起小奶音。
  “小倒霉蛋,你不要那么小气嘛,不就吃了你一个蛋糕嘛,这不是赔你了一堆零食。”
  慕染染:“.…..”
  “你偷吃染染的东西还那么凶!!!!”慕染染瞬间炸毛了,“信不信染染跳起来打你头。”
  看着这小姑娘奶凶的样子,时靳言被逗乐了,他拎起小朋友,“小倒霉蛋,给你个机会跳起来打我头,来来来。”
  别看小倒霉蛋才三岁,凶起来还是很凶的。
  慕染染胖胖的身子在空中挣扎,小短腿在不停的扑腾着,可惜腿是真的太短了,伸直都够不到时靳言面前。
  时靳言看着小姑娘扑腾着说风凉话,“哎呀,小倒霉蛋再努努力,说不定就能够到了。”
  慕染染:“!!!!!”
  她受到了侮辱。
  这个人比哥哥还讨厌!
  杨二一回来就看见时靳言在欺负小姑娘,把零食一扔,连忙过来解救,“哥,小姑娘不能这样拎的,很不舒服。”
  杨二把慕染染抱过来,轻声哄着,“小姑娘没事啦。”
  慕染染靠在杨二怀里,无声抽噎着控诉着时靳言的罪行。
  慕染染边哭边在杨二的怀里蹭了一下,糯糯道,“谢谢姐姐!可是姐姐为什么你的胸那么平?”
  就跟哥哥的一样。
  硬邦邦的。
  那声姐姐可谓震惊了杨二。
  杨二这人,长得很清秀,又是一头齐肩的长发,这不是杨二第一次被认成了女人了。
  “小朋友,我是男人!!!!”他不就长得秀气嘛,该有的男人气概还是有的。
  慕染染有些惊愕了看了他一看,两手又在他胸上摸了一把,确认了一下,然后连忙抱歉道,“不好意思,哥哥,是染染没认出来,都是哥哥长得太好看了,染染才会认错。”
  瞧瞧,小姑娘说话说得贼好听。
  “没事没事,来,这是给你买得零食,就不要生这位哥哥的气啦。”杨二单手抱着她轻轻道。
  “才不是哥哥呢,染染看是叔叔吧。”慕染染做了个鬼脸。
  时靳言:“.……”
  这个小倒霉蛋在变相说他老。
  时靳言狰狞的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大白牙,阴森道,“小倒霉蛋,你过来,你说谁老呢。”
  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老的。
  慕染染掏了掏耳朵,“耳朵不好的那位叔叔啊。”
  时靳言:“!!!!”
  中午,小朋友们吃了饭后,老师要哄他们睡午觉。
  之前方老师打过招呼,所以小朋友都很给面子的睡觉了,只有慕染染睁着溜圆的大眼睛,直瞪瞪的看着时靳言。
  她刚可是偷听到,节目的任务,要让时靳言配合当一名合格的老师。
  合格的老师是要哄小朋友睡觉哒。
  既然这样。
  染染就不配合。
  时靳言坐在讲台上,目光扫下去,跟台下的慕染染直直的对视。
  时靳言挺无奈的,这个小倒霉蛋似乎跟他杠上了,那两人就这样干瞪眼吧,看谁看得过谁!!
  两个人赌着气,节目组看不下去了,现在的执行导演从耳麦里联系时靳言,让他必须哄慕染染睡觉
  “小倒霉蛋,你说你怎样才睡觉?”时靳言叹了一口气,半蹲在她旁边。
  慕染染眨巴了下眼睛,“你哄染染睡觉啊。”
  慕染染也不是个骄纵的脾气,只要时靳言稍微语气好点,她就会乖乖听话。
  “行吧,那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时靳言索性道。
  这是的直播间,听到故事两个字又炸开了。
  1楼:...哥哥的黑童话又来了,上次就吓哭了小朋友。
  2楼:时靳言,给你再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3楼:小朋友别听别听,他是个坏人啊!!
  4楼:哥哥是真对自己的故事没点数啊...
  …..
  慕染染听到有故事听,双手撑着小脸上,期待的看着时靳言。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卖核弹的小姑娘,和她的外婆在一起...圣诞夜的晚上,小红帽一个核弹也没有卖出去,然后她就点燃了一个核弹,于是一个镇子上的人都看到了小女孩的外婆。”时靳言慢悠悠道。
  慕染染:“.……”
  这个怪叔叔怕是有什么大病似的。
  慕染染像是看智障一样看着时靳言,“叔叔,你的童话故事一点都不好听。”
  “好了,小朋友,故事你也听了,该睡觉了。”时靳言完全没有吓到小朋友的自知感。
  “染染不睡!”慕染染瘪着嘴。
  时靳言:“小倒霉蛋,你自己说的听了童话你就睡觉,年纪小小耍赖可还行。”
  “可你给染染讲的也不是童话。”慕染染也不干了,双手环着胸,大有一副你耐我何的模样。
  时靳言:“.……”
  自从刚才那番插曲之后,杨二一直注意教室里的情况,他是真担心他家那不靠谱的艺人。
  圣光是贵族幼儿园,里面的小朋友,可都是正儿八经的金疙瘩,万一被磕着碰着,他家艺人真要去睡天桥了。
  所以,杨二见时靳言脸色黑了,连忙让导演组暂停直播间画面,拖着时靳言出来。
  “哥,我求求你,咱就不要作妖了。”杨二一头的汗,他才从节目组那里知道,慕染染是傅家的小孩时。
  “什么来头呀?”时靳言漫不经心睨了他一眼。
  杨二做了‘嘘’的手势,小声道,“哥,小声点,傅家!!”
  “傅家?那不就是对家了?”时靳言喃喃道。
  他跟陆然川是对家,但陆然川是傅氏的代言人。
  之前杨二还给他提过傅氏最新产品代言,可惜他没看上。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所以咱们不能得罪,哥,你要知道你是有前科的。”杨二痛心疾首道。
  为了时靳言的星途,他这个经纪人尽力了。
  “行了,我知道了。”时靳言摆摆手。
  ……
  这次节目收视率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时靳言和慕染染的互动互相伤害,慕染染又长得好看,这两人碰撞在一起,收割了一波网友喜爱。
  这边,下课铃声响起,慕染染率先冲教室,就看见门外站在时靳言,她小脸瞬间暗了下来,心里嘀咕,“染染才没看见这个怪叔叔。”
  时靳言已经戴好口罩和鸭舌帽,他拎着一袋零食走过去,那会给慕染染小姑娘没拿,“诺,小倒霉蛋,这是给你的,拿着吧,谢谢就不用说了。”
  慕染染漂亮的五官皱起,“叔叔,不许你叫染染倒霉蛋,染染可是锦鲤,只会带来好运的。”
  她听了时靳言叫了一天的小倒霉蛋。
  都要长茧巴了。
  “就你?还锦鲤?”时靳言低头睨了她一眼,“那我岂不是欧皇了。”
  慕染染:“!!!!”
  “你这是在质疑染染!!染染可是真锦鲤!!”慕染染皱着眉,这个叔叔真的好讨厌。
  “嗯,那我是真欧皇。”时靳言看到保姆车已经过来了,他把零食往慕染染怀里一扔,“行啦,小倒霉蛋不跟你说了,哥哥走了,下次见面,不许叫我叔叔,不然我打你小屁股。”
  慕染染握起小拳头,等下染染打你。
  看在叔叔溜得那么快的份上,染染就放过你吧。
  时靳言上车后,杨二兴奋拿着ipad递过来,“哥,你要转运了,有个综艺找你。”
  要知道演艺圈几乎都知道他家艺人德行,任性,为所欲为,没几个综艺敢邀请。
  《挑战不可能》还是杨二厚着老脸求来的,这节目的导演跟杨二曾经是同学,为了能让时靳言上节目,杨二还专门写了保证书,再三保证时靳言不会乱来。
  时靳言看着网上的一众好评,突然想起那个小倒霉蛋说她是锦鲤。
  还真是个锦鲤啊。
  “我知道了。”
  ……
  放学后,司机接了慕染染去医院,经过这几次,慕染染已经完全摸透了医院的路线。
  今天老师没有讲课,染染不需要去教子轩哥哥学习功课,所以慕染染也不急着去看傅子轩,而是去了美人哥哥的办公室。
  “铛铛铛,美人哥哥!!”慕染染推开门,往外侧着半个小身子。
  萧君泽压了压眼镜,温柔一笑,“染染?放学了吗?”
  慕染染蹦蹦跳跳来到萧君泽面前,“美人哥哥,今天染染遇见一个可坏的叔叔了,他偷吃染染的蛋糕,不过他后面赔了染染好多好多的零食,所以染染原谅他了。”
  小姑娘笑起来甜甜的,露出浅浅两个梨涡。
  “说起来还是染染赚了。”萧君泽亲昵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
  “嘻嘻(#^.^#)”
  正巧这时,刚好有名患者拿着取号纸进来,萧君泽对着小姑娘低声道,“染染先去里面玩吧,哥哥忙完找你。”
  “好!”慕染染是个懂事的孩子,乖乖进了里面的休息间。
  来看病的人是上周的患者,名叫白漠,约莫二十五岁左右,这人脸色有些不寻常的白,人看起来起来也是格外的纤瘦。
  “不是让你下周再过来吗?”萧君泽疑惑问,他记得跟白漠约的是下周二再复诊。
  白漠有些艰难的坐着,从口袋里掏出病例单,虚弱道,“萧医生,我吃了一周的药根本不见好转,反而我觉得更加难受了。”
  萧君泽压低了嗓音,淡淡解释道,“你的病是属于长期积累的慢性病,要想根治的话得慢慢调养,我给你开的药都是保健调养类,本身见效没那么快。”
  “我不管,你收了我的钱,现在却看不好我的病,还要让我再吃几个月的药?”白漠神色激动,他把病例单重重拍在了桌上,发出重重的声音。
  在里面隔间的慕染染听见这声音,偷偷打开了门,透出一条缝看向外面的情况。
  萧君泽冷静道,“没有哪个医生能保证药立马见效,你要信任医生。”
  “我哪里知道我几个月之后是不是还活着,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白漠面目狰狞道。
  萧君泽听到这话就知道是来了个无理取闹的,他不太想跟这种人交谈,没有结果的。
  这时,慕染染从里面房间走出来,她晃了晃手机,“叔叔,刚才的话染染都录下来了,你这是在威胁了美人哥哥么,要是你再欺负美人哥哥,染染就把证据交给警察叔叔。”
  白漠看着这个小姑娘,面色一怒,“你这个小屁孩懂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而且他的收费是最贵的。”
  萧君泽的医术是国内顶级专家,自然收费也是贵的离谱。
  “染染什么都不懂,叔叔你倒是懂的多,那你干嘛还来医院看病呢,你自己看呀。”慕染染软软哼了一声,她对欺负美人哥哥的人,没什么好脸色。
  “你……”白漠一顿语塞。
  “白漠你要是再乱来,我就报警了,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乱来的地方,所有的药物,所有的收费标准都是市局规定的,你要是有疑问可以去咨询。”萧君泽淡淡道。
  见萧君泽不是开玩笑,白漠也不敢乱来,只能道,“我下次再来。”
  白漠离开后,萧君泽摸着染染的头发,笑着说,“染染小朋友又帮了哥哥一次,染染小朋友想要什么奖励呢?”
  他语气温润,声线低沉,格外的好听。
  “染染才不要奖励呢,染染不能让任何人欺负美人哥哥,不然染染要用拳头打跑坏人。”慕染染恶狠狠扬了扬小拳头。
  “好,以后哥哥要抱紧染染的大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