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盲盒男友app > 第83章 来一局
 
“你们不用上班吗?”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 现在还守着他的就家里人还有严笑跟沈斐了。

严大律师,严哥哥仿佛是很闲,在家里帮忙洗了碗就过来给他说是按摩。

“按摩什么?我身上没有不舒服,又不是老人家。”顾幼棠说着, 但却乖乖翻了个身子, 趴在床上, 双手放在脸侧撑着,有点发呆。

严大律师慢条斯理的撩起袖子, 露出结实的小臂,目光犹如x射线从上至下将顾小棠的身体扫描了一遍, 着重落在那单薄漂亮的后背和挺翘屁股上, 嘴角都是一扯,笑得颇有些无奈:“是,你不是老人家,但哥哥手法很好, 试试吧, 不亏。”

顾幼棠趴在床上唉声叹气, 心想有这个时间对我好, 不如自己去把你的药瓶子配件解绑啊大哥,解绑一个我就有宝箱可以开呢。

顾小少爷几乎都想好了下一个宝箱要什么礼物,他要解老板也忘掉一切,不然老是针对自己,真的很烦啊。

说到底这都是盲盒男友app的锅, 当初搞什么解绑后就清醒的恋爱交友路线, 以为大家有了交集,帮忙处理了心结,人家清醒过来就会对我感恩戴德, 说哇,这世上还有这样对我好的人,哪怕我之前被控制得像个傻逼,我也喜欢你。

怎么可能嘛!

顾幼棠将心比心了一下,觉得要是某天自己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跟……跟……跟讨厌的柯小叔在一起,对柯小叔要多舔就多舔,而且还奉献了身体,那他清醒过来哪怕发现柯小叔帮他解决了可能会死掉的困难,他也会恨不得一板砖拍死自己。

太可怕了,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对柯小叔当舔狗的样子!

顾独苗心虚,所以还是得找机会让解缙解老板也失忆,宝箱就是最好的机会。

谁都好,给我个宝箱吧,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好人一生平安。

介于现在所有人都很难解绑的关系,顾幼棠采取广撒网的收获模式,把可能是突破点的顾英雄又送回给了林董,直接刺激影帝说自己知道他有第二个手机,现在是严哥哥了,这个怎么刺激呢?

直接喊他不要吃药?可明显严哥哥这暴力倾向就是药不能停啊。

顾幼棠琢磨着琢磨着,当真是困得一秒睡着,后背按摩的力道对他来说正正好呢,于是梦里可没有这些糟心的事情,只有简简单单的几百个宝箱等着他开罢了。

再醒来的时候,顾幼棠发现自己身边坐着睡着了两个人,一个是严哥哥,一个是沈斐,这两个人之前还打了一架,现在却好像又能和平共处了?

他搞不懂,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准备去找爸爸,但走到门口又忍不住返回来,拿了小毯子给两个人分别搭上。

给沈斐搭上的时候,这人没有反应,只是脸上还挂着笑,救命呀,这货肯定还以为自己就是生父,三天赶紧过去吧,不然真是受不了……

欸,不对,没有解绑三天就过去的话,只是盲盒男友们单纯失忆,其他人还会记得这几天发生过的事情,不会把他的存在抹消,那这岂不是失忆了个寂寞?他们随随便便问问周围人,他就暴露了!

就跟林熙和蓊郁一样,哪怕自己不记得了,也能通过蛛丝马迹找上门……

算了,债多不压身,虱多不怕痒,顾独苗想,反正现在还有一天呢,等明天再说吧。

他对着沈斐的睡颜仔细看了看,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谁料余光又看见沈斐放在旁边的手机。

手机更是刚好来了电话,顾幼棠想了想,推醒沈斐,说:“你电话来了。”

沈斐刚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处于极端的低血压状态,眼神有种肃杀的冷漠,但接触到顾幼棠时,就很自觉的垂下眼帘,调整好了才再度将眼眸看向顾幼棠,笑着说了声谢谢,拿着手机走到阳台。

“谁呀?”顾幼棠其实都知道是谁,是今天刚见过的沈妈妈打过来的。

来电显示上都写了是妈妈呢。

沈斐的妈妈。

沈斐不介意他跟着,但怕他在阳台冷,便顺手继续把身上盖着的小毯子披着,来到阳台后从后面整个儿抱住他,把他也笼罩在小坛子里,趴在没封窗的小阳台上,一面看着冬日夜晚寥寥的几颗星星,一面接通电话,还开了免提,跟电话那头的人喊‘妈’。

电话那边的老太太笑着‘哎’了一声,精神竟是很好的样子:“哎,小斐,棠棠在不在你身边呀?我不跟你说,我只跟棠棠说话,快点。”

顾幼棠立马张口,也喊‘妈’。

他能感觉到自己喊了以后圈着自己的沈先生好像抱着自己的力道都紧了紧。

“哎!好孩子,好丫头。”

顾幼棠硬着头皮应了,话说他说话的声音难道很娘吗?为什么老太太一点儿都没有怀疑?娘到这种地步了,发小们怎么从来也没有跟他说过?

可恶。

顾幼棠还琢磨自己声音的问题,电话那头却跟交代后事一样跟他说:“好丫头,妈知道,现在说这些恐怕还早,但是,总得要说,妈身体不好,就怕什么时候没有交待到,以后你们两个单独过日子,他要是惹你生气了可怎么办?”

“小斐以前……坐过牢的事情,也不知道他跟你说过没有,要是没说过,那妈真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讲,但可以保证的是,小斐真的是个好孩子,他坐牢也都是因为我,你不要嫌弃他……别怕他……好吗?”

顾幼棠当然不介意,他都知道实情的,当年那件事本来就不是沈斐的错。

“我知道的妈妈。”顾幼棠说,“妈你老担心这些做什么,我什么都知道,沈斐是个好人,他什么都跟我说了的,不要担心,我们会很好,未来等我们孩子出生了,你病肯定也好了,我们一家人买个大房子一起住,你给我们养小宝宝呀,我自己可不会养。”

“对了妈,我跟你说,沈斐以后要是欺负我,我就找你告状,你帮我打他,我才不傻呢。”

“听到没有,沈斐,以后你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就跟妈妈一起把你轰出家门,让你在外面流浪。”

顾小少爷说哄人的话那是一等一的厉害,三言两语就描绘出了沈斐几乎不敢想的未来。

未来真的会是这样子吗?

沈斐跟着他怀里小朋友的描述,似乎能真的看见那一幕。

能看见大着肚子的小棠乖乖坐在沙发上晃脚脚,他下班回家,小棠就慢吞吞爬起来给他接外套和包包,他半跪下来亲亲小棠的孕肚,然后穿上围裙去做饭去。

小棠就在旁边添乱,一会儿这个尝一口,那个先吃吃,不好吃的东西就吐掉,被他捏了捏脸蛋,小棠就跑去找他妈妈告状。

后来小孩子出来了,小棠自己都还是孩子呢,自然不会带,重担就落在了他跟自己妈妈身上,小棠在旁边看着,看着看着撒起娇来,说怎么都更喜欢小宝宝,不喜欢他了?

沈斐心想,那时候自己一定心疼死了。

再等小孩子大一点,上小学了,每天他去接小孩放学,再带小孩去一起逛超市买新鲜的水果蔬菜,到家里后小棠或许正在跟朋友们打游戏,儿子回来都不知道,儿子就趴在旁边跟他说小棠的坏话,说小棠成天玩,都不关心自己学习好不好。

沈斐到时候就给儿子一个爆栗,告诉儿子,他老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个小孩子学习好不好关我老婆什么事?

儿子大哭,跑去奶奶那里告状,告状的小模样跟小棠一个样。

幻想太过美好,沈斐差点儿出不来,直到被小棠的胳膊撞了撞,才回神,听见如今还不是他老婆,还没有给他生个儿子的漂亮小棠对他眨了眨狗狗眼,指了指手机,小声凑到他耳边说:“感觉你妈好像情况不太对,你要不要赶过去看看,一般电视里,病人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这些话,很有可能就是知道自己快不行了。”

顾幼棠套路看得多,直觉很准,不想沈斐在自己这里耽误。

沈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当即神色都慌了一下,要走,却又拽着顾幼棠的手,说:“小棠,你跟我一起吧?”

眼里满是渴求。

顾幼棠根本拒绝不了,心想送佛送到西吧,点了点头,衣服都不用换了,下了楼,还是爸爸送他们开车过去。

他是不知道自己跟沈斐离开的瞬间,早就醒了的严大律师就睁开了眼,严哥哥甚至还站在客厅,目送他们的车子离开。

约莫十分钟后,助理律师下楼开车,送严笑离开。

助理小峰车开到一半,忽然听见老板淡淡说了一句:“掉头,去拳馆。”

助理小峰知道老板在国外经常看拳赛,在事务所附近开了个拳馆酒吧,有时候自己还要上场,这国内的话,助理小峰就不知道了:“哪个拳馆啊?”

严大律师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打开手机开了导航,说:“一会儿我自己下去就行,你回去休息吧,这里老板我认识,到时候会有人送我回去。”

助理小峰知道,老板有时候打架是为了宣泄,估计现在郁闷程度爆表了,才会在国内都憋不住。

但好歹是助理,小峰还是负责人的跟着进去溜了一圈。

拳馆在地下二楼,一楼是ktv,二楼才是拳馆,进拳馆还得身份认证,当然,有熟人带着最好,不然是进不去的。

只见拳馆内不少外国人,擂台上已经打起来了,周围全是疯狂的男男女女,吧台上更是坐满了喝酒看戏的人群,一个个看起来穿得都身价不菲,钱往擂台上都是一万一万的砸,疯了一样喊谁打死谁。

有钱人的爱好大概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吧。

跟着老板去了后台,小峰看见了两个眼熟的年轻人,是今天医院见过的周祺苼和雷起鸣。

这两人也都换上了打拳的赛服,看上去正要上场玩一把,一个个眼神都凶得像是深渊巨兽,黑雾深不见底。

助理小峰眼睁睁看着那周大少爷走过来,歪了歪脖子,红发在白炽灯下格外耀眼,伸手取下嘴里的防咬牙套,顿时裂开一个充满挑衅的微笑,跟自家老板说:“严大律师,没陪小棠,自己来玩?既然这么巧,不如我们来一局?”

严大律师深深看了一眼小棠这位发小,微妙的情敌相斥情绪蔓延得越来越广:“好,来一局。”

作者有话要说:  修罗场!耶耶!

感觉下个盲盒是谁你们都知道了,哈哈~

这个盲盒马上解决掉!

感谢在2021-09-12 21:41:58~2021-09-13 12:58: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 17瓶;微风 9瓶;(づ●─●)づ奈斯的斯 7瓶;fcts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