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我去古代考科举 > 第487章 冲突
 
  沉默在屋子里蔓延开来,朱县令面色甚至比一开始更加难看,一身官威让人笼罩下来,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样诡异而危险的气氛里,韦县丞不动声色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湛非鱼,小姑娘却完全不受影响,娇娇俏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悠然自得的好似在自家后院喝茶。
  收回目光的韦县丞又看了一眼端坐在主位不怒而威的朱县令,面块的生意若是能和军中搭上关系,不说日进斗金,但绝对赚银子。
  可若以成本价卖入军中,那想要赚银子就只能依靠这些商贾,把面块贩卖给他们,他们的商队再运送带到各个州府贩卖。
  即便是物以稀为贵,可面块口感酥脆,也就和糕点铺里那些上品的糕点一般,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赚多少银子,毕竟也就是个口感和新奇罢了。
  “湛姑娘。”朱县令再次开口,面色阴沉沉的骇人,锐利如芒的目光看向湛非鱼,“姑娘该不会以为黄宝财的案子已经上报按察司,所以无事一身轻了?”
  说到底朱县令让程县尉去查黄宝财的案子,那也是因为想和湛家的长辈搭上关系,可如果这面块生意没有赚头,朱县令又何必打了程县尉的脸来给湛非鱼脱罪。
  听到这话的湛非鱼反而笑了起来,“大人,这是在威胁我?”
  朱县令端起茶杯没有正面回答,态度显得疏离而冷漠,“这全看姑娘怎么做。”
  ……
  沉默在屋子里蔓延开来,朱县令面色甚至比一开始更加难看,
  这样诡异而危险的气氛里,韦县丞不动声色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湛非鱼,小姑娘却完全不受影响,娇娇俏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悠然自得的好似在自家后院喝茶。
  收回目光的韦县丞又看了一眼端坐在主位不怒而威的朱县令,面块的生意若是能和军中搭上关系,不说日进斗金,但绝对赚银子。
  可若以成本价卖入军中,那想要赚银子就只能依靠这些商贾,把面块贩卖给他们,他们的商队再运送带到各个州府贩卖。
  即便是物以稀为贵,可面块口感酥脆,也就和糕点铺里那些上品的糕点一般,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赚多少银子,毕竟也就是个口感和新奇罢了。
  “湛姑娘。”朱县令再次开口,面色阴沉沉的骇人,锐利如芒的目光看向湛非鱼,“姑娘该不会以为黄宝财的沉默在屋子里蔓延开来,朱县令面色甚至比一开始更加难看,一身官威让人笼罩下来,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样诡异而危险的气氛里,韦县丞不动声色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湛非鱼,小姑娘却完全不受影响,娇娇俏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悠然自得的好似在自家后院喝茶。
  收回目光的韦县丞又看了一眼端坐在主位不怒而威的朱县令,面块的生意若是能和军中搭上关系,不说日进斗金,但绝对赚银子。
  可若以成本价卖入军中,那想要赚银子就只能依靠这些商贾,把面块贩卖给他们,他们的商队再运送带到各个州府贩卖。
  即便是物以稀为贵,可面块口感酥脆,也就和糕点铺里那些上品的糕点一般,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赚多少银子沉默在屋子里蔓延开来,朱县令面色甚至比一开始更加难看,一身官威让人笼罩下来,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样诡异而危险的气氛里,韦县丞不动声色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湛非鱼,小姑娘却完全不受影响,娇娇俏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悠然自得的好似在自家后院喝茶。
  收回目光的韦县丞又看了一眼端坐在主位不怒而威的朱县令,面块的生意若是能和军中搭上关系,不说日进斗金,但绝对赚银子。
  可若以成本价卖入军中,那想要赚银子就只能依靠这些商贾,把面块贩卖给他们,他们的商队再运送带到各个州府贩卖。
  即便是物以稀为贵,可面块口感酥脆,也就和糕点铺里那些上品的糕点一般,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赚多少沉默在屋子里蔓延开来,朱县令面色甚至比一开始更加难看,一身官威让人笼罩下来,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样诡异而危险的气氛里,韦县丞不动声色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湛非鱼,小姑娘却完全不受影响,娇娇俏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悠然自得的好似在自家后院喝茶。
  收回目光的韦县丞又看了一眼端坐在主位不怒而威的朱县令,面块的生意若是能和军中搭上关系,不说日进斗金,但绝对赚银子。
  可若以成本价卖入军中,那想要赚银子就只能依靠这些商贾,把面块贩卖给他们,他们的商队再运送带到各个州府贩卖。
  即便是物以稀为贵,可面块口感酥脆,也就和糕点铺里那些上品的糕点一般,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赚多少银子,毕竟也就是个口感和新奇罢了沉默在屋子里蔓延开来,朱县令面色甚至比一开始更加难看,一身官威让人笼罩下来,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样诡异而危险的气氛里,韦县丞不动声色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湛非鱼,小姑娘却完全不受影响,娇娇俏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悠然自得的好似在自家后院喝茶。
  收回目光的韦县丞又看了一眼端坐在主位不怒而威的朱县令,面块的生意若是能和军中搭上关系,不说日进斗金,但绝对赚银子。
  可若以成本价卖入军中,那想要赚银子就只能依靠这些商贾,把面块贩卖给他们,他们的商队再运送带到各个州府贩卖。
  即便是物以稀为贵,可面块口感酥脆,也就和糕点铺里那些上品的糕点一般,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赚多少银子,毕竟也就是个口感和新奇罢了。
  “湛姑娘。”朱县令再次开口,面色阴沉沉的骇人,锐利如芒的目光看向湛非鱼,“姑娘该不会以为黄宝财的案子已经上报按察司,所以无事一身轻了?”
  说到底朱县令让程县尉去查黄宝财的案子,那也是因为想和湛家的长辈搭上关系,可如果这面块生意没有赚头,朱县令又何必打了程县尉的脸来给湛非鱼脱罪。
  听到这话的湛非鱼反而笑了起来,“大人,这是在威胁我?”
  也是因为想和湛家的长辈搭上关系,可如果这面块生意没有赚头,朱县令又何必打了程县尉的脸来给湛非鱼脱罪。
  听到这话的湛非鱼反而笑了起来,“大人,这是在威胁我?”
  毕竟也就是个口感和新奇罢了。
  “湛姑娘。”朱县令再次开口,面色阴沉沉的骇人,锐利如芒的目光看向湛非鱼,“姑娘该不会以为黄宝财的案子已经上报按察司,所以无事一身轻了?”
  说到底朱县令让程县尉去查黄宝财的案子,那也是因为想和湛家的长辈搭上关系,可如果这面块生意没有赚头,朱县令又何必打了程县尉的脸来给湛非鱼脱罪。
  听到这话的湛非鱼反而笑了起来,“大人,这是在威胁我?”
  已经上报按察司,所以无事一身轻了?”
  说到底朱县令让程县尉去查黄宝财的案子,那也是因为想和湛家的长辈搭上关系,可如果这面块生意没有赚头,朱县令又何必打了程县尉的脸来给湛非鱼脱罪。
  听到这话的湛非鱼反而笑了起来,“大人,这是在威胁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