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抗日狙击手 > 390.同意加同意
 
  月松带着部队,虽然被山上的鬼子盯防着,不好再从北斋公房山脚下经过,但是顺着怒江边,部队小心而又隐蔽地通过了危险地带,朝着南边继续前进。
走了将近一个下午之后,终于在天擦黑的时候,月松带领的队伍和彪子带领的队伍会合了。
两支队伍会合在一起,兄弟们都很激动,相互拥抱着,捶打着。丹枫也见到了月松,瑛子也来到了月松身边,彪子也不例外,大家在一起互相询问着这些天发生的事儿。
“队长,吉多呢?我怎么找不到吉多啊?”少秋沮丧地问月松。
月松一把将少秋拦在怀里,嘴巴里说着:“都怪我,是我害死了吉多,吉多牺牲了,牺牲了。”
少秋在队长的怀里,开始哽咽起来,自从加入队伍,吉多跟少秋两个半大的小伙子,是相处得最多的,也是感情最深的。
“吉多是怎么牺牲的?”彪子问。
“仁先,你告诉兄弟们吧。”月松松开少秋,走到一边去,点上一支烟抽着。
仁先把吉多牺牲和飞腾受伤的经过告诉了兄弟们,在彪子的带领下,兄弟们一起脱帽向吉多致敬。
“妹子,月松就这点不好,每次有兄弟伤亡,总是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你过去安慰一下他。”彪子对丹枫说。
“搓板还没跪呢,还安慰他?”瑛子马上说。
“跪什么啊跪?没看见月松这会儿正难受着吗?”彪子不让瑛子多说了,推了丹枫一下,丹枫这时候也早没有了惩罚月松的心情了,于是半推半就地跑到了月松身边。
“不能都怪你的。”丹枫拉着月松的衣角说。
“我是队长,又是我指挥着他们说爬上去侦察的,不怪我怪谁?”月松面对着一棵鸡蛋花树说。
“打仗嘛,我在师部卫生所也见到过很多同志牺牲,我舅舅也没有都说是他的过错啊,再英明的指挥官,再英明的决策,伤亡总是难免的嘛。”丹枫又扯了扯月松的衣襟。
月松转过脸,捋了一下丹枫的头发,苦笑了一下,说:“不用安慰我了,去给飞腾重新包扎一下吧。”
“你没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瑛子姐和彪子哥还撺掇着让我罚你跪搓板呢,我真要是让你跪,你会听我的吗?”丹枫低着头说。
“听,当然听,不听媳妇儿的话的男人,不是好男人,去吧。”月松摸着丹枫的头说。
丹枫听了月松的话,心里暖暖的,微微一笑,轻声“嗯”了一声,找飞腾去了。
看着丹枫过来了,彪子马上问:“没事儿了?还是我妹子的话管用啊,过去了不到三分钟,就拿下了?”
瑛子瞥了月松一眼,说:“是拿下了,不过,还指不定是谁拿下谁了呢。”
瑛子的话丹枫也听见了,不过这会儿丹枫不在乎谁拿下了谁,于是喊着飞腾,来到一棵树下,卸下背包,拿出了消炎粉和干净的绷带。
“把上衣脱了。”丹枫说。
“丹枫姐,就一点点擦伤而已,草根儿已经帮我包扎过了。”飞腾有些不好意思。
“快点儿吧,在姐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队长专门交代了,让我必须给你重新包扎一下。”
“是。”飞腾脱掉了上衣,背对着丹枫。
“哎呀,你们这是怎么打的仗啊,浑身上下到处是伤,忍着点疼啊,我得先给你上点药,再重新包扎。”
“没事儿,我不怕疼。”
这边丹枫还在给飞腾包扎的时候,月松抽完了一支烟,走到彪子和瑛子身边。
“飞机坠毁,绝密文件下落不明,这些你们都清楚了,结合总司令部之前的电报,现在我们得继续兵分两路,你们的任务是继续往前,在鬼子没有设防的地方,建立新的营地。我的任务是,带着侦察分队,做好了物资准备之后,就从这里开始登山,寻找马帮多年不走的地图上没有的,只在航拍照片上有一条模糊的痕迹的小道,通过小道,翻阅高黎贡山,顺着西坡下山,寻找飞机坠毁地点,怎么样,你们俩什么意见?”月松说。
“雷航,把地图拿过来。”彪子喊了一声。
“是。”雷航把地图拿过来,展开放在地上。
“月松,你能不能大致确定飞机坠毁的位置?”彪子问。
“大概范围在北斋公房、桥头和固东这一带,因为飞机飞跃高黎贡山之前,飞得很低,我估计是机械故障,在面前拉升飞跃高黎贡山之后,大约过了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就听到了爆炸声。”月松说。
“按照你说的飞行高度和飞行时间,飞机坠毁的大致位置应该在你说的范围内,这连续几个城镇,都有鬼子驻守,所以我的意见是,这次翻山侦察,我和旺达叔都得一起去。”瑛子说。
“旺达叔去可以,也非常有必要,你嘛,我看你还是跟彪子一起负责后勤分队吧。”月松不假思索地说。
“月松,你别忘了,搞情报是我的专长,万一绝密文件落到鬼子手中了,我们就得深入城镇,探查清楚,然后向总司令部汇报,城外突击也好,侦察也罢,都是你擅长的,可是进城搞情报,你就不如我了。”瑛子说。
“我的大小姐,你知道高黎贡山海拔有多高吗?北斋公房那个垭口的海拔都是三千多米,小道的高度至少是海拔五千米,别看现在山脚气温不低,可是到了山峰上,那可是雨雪不断的,就你这身板,扛得住吗?”月松很直白地说。
“首先,我不是什么大小姐,我是党国的军人,是受过特种训练的党国军人精英;其次,我也没有什么小身板,更没有兰护士杨柳细腰……”
“怎么说着又扯到兰护士了呢?”
“不扯兰护士也行,第一次远征的时候,杜军长派我跟侦察队一起行动,目的不是为了监视你们,而是发挥我的情报专长,充分利用我们军统各个分站的资源……”
“监视?我没说过你监视我们,我们打鬼子也不需要谁监视,至于专长,你以为我还是当年初出茅庐的罗月松吗?在大汉口,我可没少完成在城市里跟鬼子周旋,夺取情报的任务我也没有少完成,没有你去,我照样能带着我的兄弟完成。”
“你的兄弟?这不都是党国的军人吗?难道我不是党国的军人?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兄弟?”
“哎呀呀,别争了,我说一句,行不行?”彪子看着两个人又开始争论不休,终于开口了。
“行!”月松和瑛子几乎同时答应了一声。
“你说吧,说说你的意见。”月松说。
“我的意见,瑛子是受过特种训练的,身体素质是过硬的,至于她的情报专长,月松你也行,但不专业,所以……”
“所以我得带着咱们的大小姐去翻越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大山,去山那边搞情报工作,是吧?”月松有些不满地说。
“是的。”彪子很坚定地说,“咱们三个人商议,二比一,你得少数服从多数。”
“对,二比一,这总行了吧?”瑛子盯着月松说。
月松看了一眼瑛子,又看了看彪子,说:“行,你们俩狠,那就二比一吧。”
“还有啊,飞腾不能再跟着了,让飞跃替代飞腾。”彪子说。
“同意。”月松点头。
“把猛子也带上吧,看看草根儿给飞腾包扎的那伤口,那也能叫包扎,你们手里的绷带再多一点,都能把飞腾包成白粽子了。”瑛子说。
“同意。”这两个意见,月松是真心的同意,“还有什么意见?快说。”
“马上给总司令部发报,汇报我们的行动计划。”瑛子说。
“同意。”月松答应一声,又问,“那么雷航呢?跟着后勤分队?”
“同意。”瑛子和彪子齐声答道。
“电台你背还是我背?”月松问瑛子。
“你也不背,我也不背,旺达叔的驴子驮着。”瑛子答道。
“同意。”月松说完,起身走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