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我能强化加点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追杀
 
  “我一个他宗弟子,进入凌云天宗,真的没事吗?会不会为你带来麻烦?”
  青屋山。
  安清尘跟着罗阎走进洞府,脸上有些拘谨和担忧。
  她看出罗阎身上穿的只是普通弟子的服饰。
  而一个普通弟子,在宗门内无权无势,做一切事都得看别人脸色行事,带一個陌生人进入宗门, 或许就会受到他人刁难。
  她曾是焦熔天宗一个普通弟子,因而对罗阎感同身受,更知普通弟子的困难。
  “这偌大的凌云天宗,不知多少弟子豢养着道兵奴仆,乃至一屋子妻妾美婢!他们豢养成百上千的道兵奴仆都没事,我罗阎带一个朋友进来又有何妨?”
  罗阎不以为然。
  他最遵守规矩, 凌云天宗写在纸上的一应规矩, 他一个都没有违背。
  “那便好。”安清尘松了口气。
  “嗯。”罗阎看了眼安清尘,看出其拘谨, 便又道:“这附近百里,都是我的地盘,没人敢闯进来。安道友可以在百里区域挑一地方修建洞府,未来一段时间,就委屈道友,随我住在这青屋山上了。”
  毕竟是女人,跟他住在一起,多有不便。
  不过这青屋山巨大。
  青屋山上的一众修士也独来独往,从不搭理他,因而方圆百里,都是他的地盘,再修建十座洞府都不成问题。
  “不委屈,罗道友愿意收留清尘已是让清尘感激不尽。”安清尘温婉一笑,连连摆手。
  接下来。
  罗阎带安清尘在附近逛了起来。
  没多久,安清尘便选定了位置,在距离罗阎洞府数里外的一条山泉旁修建洞府。
  在罗阎的帮忙下, 短短半个时辰, 一座洞府就开辟完毕。
  罗阎还为其布置了几座阵法, 确保一般神婴法相修士无法闯入其中,这才拍了拍手,从中走出。
  “对了安道友,知道你身上有无灭生炎的都有谁?”
  罗阎忽然想起什么,传音询问安清尘。
  若是安清尘身怀无灭生炎的消息人尽皆知,那为了安清尘的安全,他就不能让安清尘住在这儿,只能将其随身携带了。
  “只有安宇轩父子。”
  安清尘想了想,笑着说道:“道友无需为我担心,在星主眼中,无灭生炎其实算不了什么,他们不至于为了无灭生炎而大动干戈。”
  “那便好。”
  罗阎想想也是。
  宇宙会破灭。
  纪元会终结。
  哪有什么真的不死不灭。
  无灭生炎,定然也有弱点,无法让人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不灭。
  “这是我的讯符,道友有事,用讯符联系我或是直接来找我都行。”
  罗阎拿出讯符交给安清尘,便打算离去。
  “罗道友等等, 能否……留一滴血给我。”安清尘叫住罗阎,欲言又止道。
  “留一滴血?”罗阎愣了。
  “是这样的,我的无灭生炎神妙,道友留下一滴血在我这儿,就算在外面陨落,我也能催动无灭生炎的力量,利用道友的一滴血,将道友重新复活。”
  安清尘轻声细语。
  但传进罗阎耳中,却宛如雷霆,振聋发聩,让罗阎瞬间瞪大了眼。
  留一滴血给安清尘,安清尘就能复活他?
  这是什么?
  复活泉?
  别的修士死了就死了,他罗阎以后要自带复活泉了?
  惊喜来的太突然。
  罗阎脑袋微有些空白,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狂喜着挤出一滴血液,送到安清尘面前。
  “那就麻烦安道友了!”
  罗阎留给安清尘一滴血。
  回去的路上,终于忍不住,大笑出了声。
  他大笑着走了没多久。
  便见龚潮贼眉鼠眼的从远处走来,看其模样似乎有些紧张。
  “罗师兄,那女子是您豢养的奴仆吗?好漂亮啊。”
  龚潮一来,便提及安清尘。
  显然,开辟洞府的动静不小,青屋山上不少修士都有所察觉。
  “我的一位朋友,以后见到她,记得放尊重点。”罗阎收敛笑容,淡淡吩咐道。
  无论如何,复活泉不能出事。
  谁要是敢动他的复活泉,他就跟那人拼命!
  “是,罗师兄,我一定小心翼翼的招待她。”龚潮连忙点头,嘿嘿一笑,露出一个我懂得的眼神。
  罗阎见龚潮这幅表情,便知道他想岔了。
  不过他也懒得解释,看了眼龚潮,便问道:“说吧,来找我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
  提起正事,龚潮顿时正色起来,左右张望两眼,才传音给罗阎:“我打听到,黄长留要出门一趟,听说是要去参加一个众多神婴境的青年才俊参加的什么会。”
  “什么会?”
  罗阎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只要参加那什么会,就能享用仙果!”龚潮语气炙热道。
  “仙果?!”
  罗阎眼中也迸射出一道精光。
  仙果,最起码是九阶!
  他身为神婴境修士,若能吞服哪怕一枚,也必然好处多多!
  “那什么会,由谁主持的?我能去参加吗?”罗阎语气急促的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龚潮茫然摇头。
  “好,我知道了,这次你干的不错。”罗阎拿出一件上品灵宝丢给龚潮,叮嘱道:“你想办法盯着那黄长留,一旦他出门,便来通知我!”
  “是!”
  ……
  ……
  三日后。
  一艘星船缓缓升起,离开凌云天宗,朝星空飞去。
  就在星船离去后没多久。
  一艘星梭便同样升空,紧随其后,离开了凌云星。
  无垠星空中。
  黄长留端坐在星船内一间奢华房间中,正享受着身旁两个美婢的按摩。
  某时间。
  他一双黄眉一颤,睁开眼眸,露出不悦之色。
  “后面那艘星梭怎么回事?从离开凌云星开始,就一直跟在身后,已经足足半个时辰了。”
  他感到奇怪。
  就算是顺路,也不该紧紧跟在他这艘星船后方啊。
  要知道,星梭的极限速度,一般要比星船快上许多!
  “主人,会不会是找你麻烦的?”
  其中一个美婢试探着道。
  这是一个美人,浑身衣着清凉,肌肤如凝脂般白嫩,身材妖娆魅惑,更是长得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蛋。
  据传,这两个美婢是黄长留花了大价钱从合欢宗购来的绝顶鼎炉。
  每次外出,黄长留都会将二女带在身边,生怕被别的修士夺了去。
  “星梭是从凌云天宗内飞出来的。凌云天宗内,除了那些常年闭关的巨头,还有谁敢找我麻烦?!”
  黄长留冷冷一笑。
  放眼凌云天宗,谁人不知他黄长留?
  谁人不知他黄长留身后站着的是孙道然?
  别说那些普通弟子,就像是那执法堂的堂主奕剑弘,又能奈他何?
  “可是主人,前段时间,不就有一个神婴境小子,一直在找你麻烦么?”
  另一个美婢眉眼流转,提及到罗阎,见黄长留皱眉,她又道:“若是他就麻烦了,主人这次出门孤身一人,而他那人又似乎百无禁忌,不知分寸底线。万一……”
  她欲言又止。
  但眉眼间却透露出害怕畏惧之色,连带娇躯都微微一颤,还真是莪见犹怜。
  “罗阎么?他敢攻击我不成?”
  黄长留皱眉朝后望了一眼。
  然而只是回头一望,他眼皮便猛然一跳,整个人勃然变色。
  却是一道粗大的金光,从后方激射了过来,看这架势,似乎是想摧毁他所在的星船!
  “罗阎!你个疯子,你想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黄长留豁然起身,忍不住怒吼咆哮。
  这罗阎,竟敢攻击他的星船!
  区区神婴,竟然攻击星船!
  难道他不知道,星船的品阶至少是至宝,且防御是所有法宝中最惊人的一种,能够抵御天人境修士的攻击!
  区区神婴,能摧毁的了星船?!
  “罗阎是谁?黄长留,你是不是傻子,连你的敌人都认不出来!”
  罗阎长啸着,否认自己是罗阎。
  他看见自己一击仅仅在星船上留下一点白痕,不由露出失望表情。
  不愧是星船,就是坚硬。
  不过那又如何,星船这种东西,再坚硬也有弱点。
  他眼神扫视整座星船,很快,他便眼前一亮,驾驭星梭,猛然加速,朝星船撞了过去!
  星船很硬,但甲板上还是窗户!
  唰!
  星梭的速度,飚射到了极致,几乎与光同行。
  罗阎眼神无比疯狂。
  而黄长留则是惊恐。
  “你到底是谁?黄某哪里得罪了你?你知不知道,我身后站着孙道然!你敢袭击我!你是想承受洞天巨头的怒火吗?!你是想要被株连九族吗?!”
  黄长留怒吼着。
  从他转世为人开始,他从未见过如此嚣张,如此疯狂之人。
  驾驭星梭撞他的星船,这是打算不死不休,要将他斩杀当场,让他喋血星空吗?!
  “主人,怎么办?!”
  在他身旁,两个婢女花容失色,她们虽也有神婴境修为,但只擅长合欢双修之道,根本不擅长斗法。
  面对凶悍而疯狂的罗阎,她们惊惧莫名,脑袋一片空白。
  “不用怕!不管他是谁,有我黄长留在,他还伤不到你们!”
  他说话的时候,星船尾部已经传来剧烈轰鸣,整艘星船都在震颤。
  不难想象。
  星梭从甲板上的窗户插了进来,已经插进了星船当中!
  黄长留脸色扭曲,不敢置信。
  他已经感受到了来人的修为,和他一样,只是神婴。
  可这人怎么敢?
  这可是星空啊,没有灵气补充,一场大战,说不定两人都要陨落当场,成为飘荡在星空中的一具尸体!
  他一把擦去脸上的冷汗,拿出孙道然的讯符:“有个疯子找我拼命,你赶紧想办法过来救我!”
  他话音刚落,便听到星船尾部,传来一声狞笑。
  “黄长留,你准备好赴死了么?!”
  轰隆!
  如雷霆撕裂天地,罗阎横冲直撞,从远处踱步而来,每一步落下,星船都猛然震颤一下,仿佛不堪其重,将要散架!
  罗阎两座神宫中的力量都被调动,血液流转永恒不灭的心脏,发出剧烈的轰鸣。
  法力自神宫中而出,流淌遍他每一寸血肉,使得他的血肉力量飞速飙升!
  他看上去不到一丈,渺小如蝼蚁。
  但实际上,光是他的体重,便超过千吨,早已化作了人形猛兽!
  唰!
  罗阎看到了黄长留,脸上露出森然笑容,大手一挥,道法洪流便汹涌而出,交织为一片绚烂星海,朝黄长留笼罩而去!
  一念生万法!
  这万种道法,品级都不高。
  但融合交织,却拥有了堪比星主级神通的恐怖力量,宛如星河垂落,带着毁灭之力,带着灾劫气息!
  这力量太惊人,实在是可怖!
  整艘星船开始从内部破碎,而黄长留身边的两个美婢更是不堪,花容失色,浑身哆嗦,旋即身体一震,竟然被吓尿了!
  黄长留瞳孔骤缩,一把推开身边两个美婢,怒吼道:“都是神婴,我有何惧?!你想杀我,你凭什么?!我乃黄天仙藤真灵转世,乃天地星空之宠儿!你敢与我为敌,今日注定喋血星空!黄天仙图!去!给我镇压这神婴小子,让他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他发出怒吼,眉心闪过光华,竟然飞出一件极品灵宝!
  这件极品灵宝非同凡响,飞出之后,竟然迎风而涨,化为巨大的画图,其上是一株黄藤仙树,带着岁月的沧桑之感,带着星空的古老气息!
  画图之上,一株株黄藤闪烁光芒。
  旋即,竟然从画图中钻了出来,蔓延挺近,化作枷锁,要将罗阎禁锢镇压!
  “极品灵宝?这是极品灵宝?!黄长留,你真是阴险,竟然敢骗我!”
  罗阎望着已是将自己层层笼罩的画图,又看着那一根根从画图中生长蔓延出来的黄藤,脸色阴沉,如能滴出水来。
  他又不是没见过极品灵宝。
  这所谓的黄天仙图,哪是什么极品灵宝?
  其所展现出来的气息和威力,至少是至宝!
  “井底之蛙!这黄天仙图,乃我本命法宝,可随我修为提升而不断进阶,岂不是世俗法宝能够比拟?!你应该庆幸,庆幸黄天仙图还未晋升为至宝,不然,光是仙图逸散出的一缕气息,便足以将你镇压!”
  黄长留冷哼。
  他之黄天仙图,乃它本体的一缕法与道炼制而成,神妙无边,前途无量,不可想象,随着他修为提升,便能一路晋升为星主级兵器!
  这样一件神妙的宝贝,用来镇压这不知名的神婴仇敌,不过杀鸡用牛刀!
  轰轰轰轰轰!
  罗阎被困在黄天仙图中,肉身不断变化,时而化为百丈巨人,时而微缩如尘埃。
  化身百丈巨人时,他挥动双手不断撕扯,扯断一根又一根蔓延而来的黄藤。
  微缩如尘埃时,他如游鱼般灵活走位,万千黄藤蔓延而来,也难以将他困索镇压。
  然而。
  图画上生长出的黄藤太多了。
  密密麻麻!恒河沙数!
  交织缠绕,不断侵袭他能够辗转腾挪的区域,很快便封锁了他最后一寸躲闪空间!
  “小子,不用反抗了!你若一开始就逃,还有活命机会。现在入我黄天仙图,你的下场就注定是被我镇压,被万千黄藤贯穿身躯,锁进黄天仙图,然后被黄天仙图炼化,成为滋养我的一枚灵果!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用知道你是谁!你这样的蝼蚁,我之前不知,之后也不必知晓!”
  黄长留大笑。
  看着还在震颤的黄天仙图,又补充道:“不用挣扎了,我神宫中凝聚出三百道法力长河,我之法力,浩瀚无穷,足以催动黄天仙图一刻钟!我能坚持一刻钟,你呢?能坚持一分钟吗?”
  他笑的畅快。
  此人以星梭撞星船,展露出的疯狂,连他都感到惊骇。
  可是,这个世界看的是实力,而不是疯狂!
  此人再疯狂,也难以改变其低微的实力,注定将被他镇压炼化,陨落在这片星空!
  “主人神通盖世,天下无敌!”
  远处,两个合欢宗美婢见到黄长留占据优势,也全都松了口气,惊喜的欢呼。
  然而二人欢呼未止。
  便见一道璀璨刀光撕裂画图,如星河倒挂,横扫而来。
  “黄长留,你笑什么?灵宝终究只是灵宝,再神妙再强大,还能比真正的至宝更强?!”
  罗阎不再隐藏自己的身份,手执紫刀灭天,凭借下品至宝的锋锐和惊人破坏力,一刀星河落,便破灭了画图中生长出的万千仙藤,连黄天仙图本体都被震开,哗啦啦倒飞而出。
  他看着远处满脸愕然的黄长留,嘴角一翘,露出狞笑,刀锋指向黄长留眉心:“一刀,杀你!”
  唰!
  这是何等璀璨的一刀!
  一刀之下,空间凭空生出一方漩涡。
  漆黑的漩涡泛着雷霆,吞噬着周围一切!
  破碎的星船,倒飞的黄天仙图,飘荡在星空中的陨石,乃至是远处满脸愕然黄长留,都不受控制,被漩涡牵引拉扯,朝漩涡中央飞去!
  而在漩涡中央,恐怖的刀意在交织蒸腾,破碎着一切,毁灭着一切,将一切的一切,全都切割成最小的微粒!
  “这是什么刀法?!”
  黄长留浑身战栗,冷汗滚滚。
  在罗阎说出一刀杀你四个字时,他便莫名惊骇,想要逃跑。
  可这刀太快了。
  也太邪门了。
  他只来得及转身,巨大的吸力便从后而来,拉扯着他向后倒飞。
  他能感觉的到,若被吸进漩涡中央,他必然会被刀意磨灭,彻底死去!
  他害怕极了!
  连忙施展寄地托天法。
  黄眉在血肉中生长,从身体各处钻出,化为坚韧之根须,妄图扎根大地,抵抗这股至强吸力。
  然而他忘了。
  这是星空。
  头顶没有天,脚下也没有大地!
  他身上生长出无数根须,可依旧飞速的被吸往漩涡中央!
  “罗阎!你别这样!你我都是凌云天宗弟子,是如同手足般的师兄弟!你不能杀我,我们不能自相残杀!我求你,放过我!饶我一命!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黄长留涕泪横流,嘶吼着求饶。
  从罗阎拿出那把刀开始,他便认出了罗阎。
  他心中生出无穷惶恐,对罗阎行事肆无忌惮的惶恐,对罗阎强大力量的惶恐!
  他开口求饶,他不想死,他还要享受美人,他还要从孙道然手中夺回自己的本体!
  “我说了,我不是罗阎!你个瞎子,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还是去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