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云倾北冥夜煊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菩提骨
 
云姌似乎察觉到了云倾的怒火,只是淡淡一笑,“倾倾,苏和对你来说,比之这三件宝贝,如何?”

对手是云倾,她怎么敢掉以轻心?

苏和之于云倾,就相当于冷南爵之于云姌。

这些所谓的宝贝,对于云姌来说,是真正的身外之物。

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

云倾眼底萦着冷意,笑了下,“一个弑君的刽子手……他配跟苏和比吗?”

云姌垂下眼眸,没在说话。

云婉玲看着云倾有些难看的脸色,以为她是害怕,重新找回了自信,“薄小姐,别光坐着那里发呆,轮到你了。”

云倾细白的手指敲了下桌子,正在思索有什么东西能够胜过“菩提骨”的时候,门外忽然跑进来一个人。

来人捧着一个长条状的盒子,恭敬地放到云倾面前的桌子上,“薄小姐,我家少爷有件礼物,送给您。”

顾茵茵看到那个盒子,心脏重重一跳,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站在原地,什么都没说。

云倾视线落在那件盒子上。

半长的盒子,上面的雕刻着深红色的花纹,看着莫名有种庄重肃穆的意味。

云倾抬手,轻轻地掀开了盒盖。

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盒内倾泻而出,一刹那间,满室生辉。

哪怕还没有看到东西,所有看到这一道光芒的人,心脏都莫名跟着一跳。

喻姮吃惊地看着那道光,忽然似想到了什么,转头看顾茵茵,“这是……”

顾茵茵捏紧了手指,低声道,“顾家现在我哥当家,一切他说了算,再者——”

她看了眼云倾,“中心城欺人太甚,顾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H国在自己的地盘上,丢面子。”

喻姮眼神复杂,最终还是转过头,什么都没说。

云婉玲看到那道庄重凛然的光,原本自信满满的表情,忽然就多出了一丝紧张。

难不成……这个女人,还真的有能超过“菩提骨”的宝贝?

众目睽睽之下,云倾轻轻地,打开了盒子。

黄色内盒里,刻满了各类经文,最中间的位置上,静静地放置着一件一尺长的棍状物体。

那东西通体金黄,边缘以一种玄妙的方式,镶嵌着七颗颜色不同的宝石。

看着像是武器,但细看又不是。

四下安静了下来,就连一直漫不经心的云姌,都微微凝了视线看过来。

哪怕不认识这件东西,当看到它时,都能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庄重与圣洁,令人不敢心生亵渎。

云倾抬起手,将东西动盒子里取了出来。

那一瞬间,棍身上光芒大涨,白色盒子里的“菩提骨”,光芒瞬间就淡了不少。

云婉玲脸色苍白,“不可能……一根黄金制成的饰品而已,顶多好看点儿,怎么可能比得上“菩提骨”?”

顾茵茵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掷地有声地道,“金刚杖,佛门第一至宝,可号令天下万僧!”

云倾转头看了顾茵茵一眼,细白的手指轻轻地,弹了下金刚杖。

“嗡”的一声,某种清亮又奇异的音波从仗身上传出,一刹那间,仿佛整个京城都跟着震了震。

白色盒子里的“菩提骨”,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召唤,光芒也跟着涨了涨。

与此同时,京城内外,所有山寺内的钟鼓,全部不动自鸣。

无数僧人愣然抬头,看着城郊地带所在的方向,激动又虔诚地伏地叩拜。

云倾手持金光杖,看着手心里轻轻震动的宝贝,一瞬间仿佛感觉到了天地鸿蒙,尽在掌中的光明玄妙。

她转头,看向正在共鸣震动的“菩提骨”,“圣僧想留在故土……云姌小姐想来,应该不会拒绝?”

云姌垂下眼睛,似有感慨,浅浅一笑,“他乡非故国,是我中心城之过,应该早些送圣僧落叶归根的。”

这是同意了的意思。

云倾轻轻地将手中的金刚杖放了回去。

满地寂静。

云婉玲脸色刷白。

她怎么也没想到,京城竟然真的有,能够完全碾压这两件宝贝的东西。

不止地狱花毁了,还失了菩提骨……

她想起方才云倾提的那个条件,整个人一个激灵。

云倾要是赢了,她整个家族都要付出代价。

云婉玲虽然姓云,但她跟云氏王族可没什么关系,只是恰好同一个姓而已。

她的家族,在攀上云姌之前,也只是一个很小的家族而已。

若是因为她,连累整个家族,这祸就闯大了。

云婉玲恐惧极了,她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云姌的声音,“前两件宝贝已经见识过了,该第三件了。”

云婉玲被云姌冷静的声音,激的瞬间回了神。

她想起中心城带来的第三件宝贝,眼中霎时间流露出喜色。

她跟云倾的约定,可没按照件数来算。

她们带来的第三件宝贝的价值,远不是前两件能比的,只要第三件能赢,云倾照样是输家。

想到此处,云婉玲面色好转,看了眼云倾桌子那两件东西,压下心底的嫉妒与愤恨,转身朝着最后一件没有开启的盒子走去。

云姌视线盯着第三个盒子,声音很轻,“看样子倾倾在京城,很受欢迎……”

这两件宝物,来自两个不同的家族,云姌一眼就知道。

更不提她早就调查过云倾在京城所有的事情,自然知晓,她这个表妹,倾了很多男子的心。

云倾唇角挑起一丝笑容,“怎么,你对我的感情生活很感兴趣?”

云姌微微叹息一声,“你从小就得人喜欢,不像我,又冷又硬,我只是未曾料到……”

她的眼神变得玩味,“倾倾,你跟你男朋友在一起,有考虑过……苏和的感受吗?”

云倾微冷的视线看过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与北冥夜煊在一起,考虑苏和的感受?

她找到能够依靠终生的归宿,苏和应该……是会为她,感觉到高兴的吧?

云倾想起,苏和来京城之后的事情,皱了皱眉。

云姌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只是忽然想起,将来我若是结婚,南爵应该也会为我高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