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5章 第五章
 
太阳透过云层朝地面直铺下来,梅兰戏院顶端的巨幅广告照片上,阳光在上面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刺的人眼睛发花。

阮芝芝手遮在额上眯起了眼睛,她愣了一会儿视线移向了戏院的大门。

红褐色的仿古大门紧闭着,透着一股森森之意,她长睫毛动了动迈步迈上台阶。

走近她才发现,大门旁还有一扇小门,门口有两个女孩正和接待说着什么。

接待是个30岁左右的男人,长的还算端正,看到阮芝芝过来笑了笑问,“你是来应聘的吗?”

阮芝芝笑着点了点头:“是的。”

他视线在阮芝芝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笑意更浓,他从桌上拿出一张表递给她,“先填一下应聘信息。”

递给阮芝芝表之后,他马上又从桌上拿了支笔递给她语气温柔:“笔给你。”

阮芝芝接过来道了声“谢谢”,便听到一声“哼”,她偏头,便看到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孩白她一眼不忿道:“没想到应聘填表都要看脸呢,不讲究一下先来后到吗?我还以为梅兰戏院是靠实力……”

“你少说两句吧,这表不就在桌子上吗?你拿一下不就得了。”那女孩旁边的女孩,短发,打扮偏中性她正蹙着眉说着。

她抱歉看着阮芝芝尴尬道:“不好意思埃”

“你替谁不好意思呢?你眼睛要长人脸上了。”

“吴倩,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沈霏你刚刚眼都看直了,别以为我没看见。”

沈霏:……

接待皱着眉看着两人不悦道,“别吵了,安静点。”

阮芝芝看到桌子上有现成的笔和表,她瞥了下嘴抬头对着沈霏甜甜一笑露出酒窝,“没关系的。”说完她顿了下笑的更甜看向许倩,“小姐姐你要好好护肝呀。”

吴倩拧眉,“什么意思。”

阮芝芝:“你肝火太旺。”

……

“什么意思。”

沈霏尴尬地看着许倩微张的鼻孔无奈道:“肝火旺,会容易发脾气。”

一旁接待没忍住笑出声。

吴倩懵了几秒钟后,指着阮芝芝气到脸红:“你敢说我脾气不好。”

阮芝芝没理她看向自己的表。

她视线慢慢往下移,当她看到学历要求上写着——大专及以上学历(相关专业优先),她笔尖顿了下抬头问接待,“高中学历不行吗?”

接待愣了下摇了摇头,“这是班主要求的,不好意思。”

“这年头还有没上过大学的啊,高中毕业根本就是文盲吧,就这还敢来梅兰戏院应聘,脸真大。”许倩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着。

阮芝芝没理她,她余光看到桌上还有一份表,看到学历那栏要求上写着高中学历,她睛神一亮问接待:“这个我符合。”

接待看着她欲言又止,这表招聘的是戏院里打杂的,很辛苦工资也低,像这样娇滴滴美貌的小姑娘怎么能吃这种苦呢。

他视线落在她如葱白一般柔嫩的手指上,这手也不是能做粗活的样子。

他“咳”了一声说:“符合是符合,就是工作会很辛苦。”

阮芝芝来之前她在网上专门查了梅兰剧院,这是帝都最出名的京剧剧团,班主佟兰梅更是京剧界的楚翘,她的戏一直是一票难求,拥有男女老少数计的铁杆戏迷,她不但自己火也为剧院陪养了许多京剧明星,经常在电视和综艺上出现,甚至带动了一股京剧热潮。

只是这股热潮,火的是佟派的梅兰剧院。

阮芝芝拿起桌上的表朝接待笑了笑说:“我不怕辛苦。”

她低下头拿起笔填自己的信息。

接待视线落在阮芝芝长而翘的睫毛上,随着她下笔的动作睫毛也在颤动着,像两只落在花瓣上的蝴蝶翅膀,他喉结动了动移不开视线。

“填好了。”阮芝芝把表交给了接待。

接待接过表笑了说:“这个不用面试表演,明天早上九点,你就来戏团上班吧,我叫谢康,是戏院演员也管着后勤,明天你直接来找我。”

阮芝芝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她眼睛亮亮看着对谢康,“好的,谢大哥,明天见。”

谢康含笑点头:“好,明天见。”

阮芝芝把表放下打算离开,一旁的吴倩似笑非笑的来了句:“切,长的再好没文化也只能打杂,刚刚还拽着呢,笑死人。”

阮芝芝偏头看她:“别笑了,你法令纹都笑出沟了。”

吴倩僵了僵马上抿住了嘴,怒气腾腾的盯着她。

沈霏压下笑,抱歉的对阮芝芝点点头,阮芝芝也对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阮芝芝这边前脚刚离开,一辆黑色迈巴赫便缓缓驶到戏院门口,司机下车绕过车身打开车门,一双长腿落地,质地考究灰色西装勾勒出宽肩窄腰。

颜晟手指落在第二粒西装扣上解开了一粒,他眼眸微眯了下,俊逸的脸上不带一丝情绪,他长腿抬起,走上台阶。

谢康一眼便看到了颜晟,便马上迎了过去。

“颜总,您来了?”

颜晟站在大门外停下来,他侧头看了眼谢康,目光明明是不带起伏的,却让谢康立刻感觉到了压迫感。

“佟先生呢?”

谢康立刻陪笑道:“在她办公室等着您呢。”

说完,他马上从手里拿出遥控器按了两下,那两道紧闭的红褐色大门缓缓打开。

“您请进。”

颜晟收回视线,他迈开长腿往大门里走去。

谢康马上跟了上去。

大门很快又紧闭上。

刚刚填好表的吴倩呆呆的看着大门的方向,一旁的沈霏碰了碰她肩膀打趣道,“怎么,看呆了。”

吴倩回神瞥她一眼:“你知道这是谁吗?”

沈霏想了想回道:“有点眼熟。”

“梅兰戏院最大的股东,以后也是咱们的老板,他就是首富——颜晟,真人比照片帅一百倍,可惜。”

沈霏问:“可惜什么?”

吴倩叹了口气说:“可惜他有主了。”她顿了下说:“你没看热搜吗,挂了一天呢,他和一个美女街头拥吻,那美女据传就是现在梅兰戏院的台柱子,现在已经在影视圈很火的岳灵诗。”

吴倩突然想到了什么扯了下嘴不愤愤道:“刚刚那小丫头真挺狂的,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和岳灵诗这样才华兼备的美女怎么比,人家能当首富女朋友,她即便有几分姿色没一点文化内涵还不是只能当个打杂的。”

沈霏耸耸肩没说话。

——

阮芝芝站在颜氏大厦外,她把身上的毛衣裹了裹,被风吹红的小脸缩在毛衣领里,快立冬了,一到晚上,风就格外的凉,她在大厦外等了快半小时了。

妖孽连个尾巴都没露。

她盯着自己脚尖,要不要这么死乞白赖的追他埃

她抬起头看向快耸入云端的大厦愣祝

好高好大埃

我爷爷救了你爸的命,这婚也是你爸要和我结的,他本来就是自己未婚夫啊,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她抬头看着天中弯弯的月亮,恍惚间她看到爷爷的脸,她弯唇笑了笑。

有钱才能完成爷爷的夙愿。

追,一定要把这妖孽拿下。

一阵冷风吹来,吹到阮芝芝脸上,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这妖孽是被道士捉走炖了吗,还不来。”

她话音刚落,耳边便传来汽车轮胎碾过地面的摩擦声。

她抬起头。

车窗缓缓降下,路灯昏暗,伴着冷风,阮芝芝看到了那张俊逸中带着一丝邪魅的脸。

即使见过几次了,她还是忍不住看直了眼。

他目光凝望着她,带着一丝审视,让她有种一眼就被看穿的错觉。

“你刚刚说什么?”

阮芝芝眨了下眼面不改色道:“我想你想的心都开始疼了。”

紧接着她就听到一声鼻腔里发出的一声“哼”笑,颜晟唇边浮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在阮芝芝的眼里更像是一种嗤笑。

为了振兴戏班子,她忍了。

她裹了裹身上的毛衣,语气十分娇弱道:“我好冷呀。”

顔晟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准备好了吗?”

阮芝芝:“准备什么?”

颜晟那道断眉向上挑了挑,“第一天流程。”

阮芝芝:“……”

总有一天,她要把这妖孽按在地上摩擦。

她脸上僵着笑回:“准备好了,到车上才能展示。”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

阮芝芝喜滋滋的坐上去,一股带着清冽香气的味道扑面而来,车内温暖舒适把车外的冷风隔绝开。

颜晟长腿相叠,慢不经心的看着她,她脸颊鼻尖冻的通红,细致的眼睛湿漉漉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葱白的手指微微发红正紧张的握在一起。

“开始吧。”颜晟冷不丁的说道。

阮芝芝愣了下问:“在这儿?”

颜晟微点了下下巴,“嗯。”

阮芝芝看了眼前排的司机大哥,司机大哥愣了下马上开口说:“颜总,我想上个洗手间。”

颜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去吧。”

司机走后,车内只剩下他们俩人。

颜晟微侧了脸,直勾勾地盯着阮芝芝,“可以了。”

阮芝芝看着他的眼睛,挤出一个笑,“咳,好。”

她把手揣兜兜里,脸上收起了笑,突然道:“我的心是假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颜晟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连个“哼”都懒的给她。

阮芝芝突然把两只手掏出来做比心状:“因为我想把所有的真心都给你呀。”

然后,她又听到了一声从鼻腔里的“哼”声,她眉头拧了拧,差点翻脸,这特么也太难伺候了吧?

“还有呢?”

阮芝芝瞪大眼睛看他,“要不然我给你单腿在车里劈个叉吧。”

前几章就说过她是个行动派,就看到阮芝芝腿往前一伸,当她发现她腿差点蹬到颜晟时,她马上收腿,用力过猛,收回来的时候头撞向他胸口。

清冽的味道萦绕在她鼻尖。

她刚一动,头上一痛。

她头发好像缠上了什么东西。

颜晟垂眸看向抵在自己腹部的小脑袋,乌黑浓密的秀发散落着,有一缕紧紧缠在了他的西装纽扣上,眼底笑意稍纵即逝。

还真是一出好戏。

阮芝芝头一动头上就传来撕心般的痛,她哎呦一声又趴回了他腹部。

就在此时,车门突然打开。

颜晟抬眼望去,看到车外的人他眯了眯眼。

是言子默。

言子默看着趴在颜晟腹部的人直接瞳孔地震,艹,这姿势他想不往歪处想也难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