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9章 第九章
 
圆圆望着阮芝芝,圆眼睛睁大,她伸开胖胖的小胳膊身体往前探过去:“妈,抱抱。”

阮芝芝怔了一下,看着这么可爱的小脸下意识就伸过去手,肉呼呼的小手扒住她的,上半个身子已经倒向她胳膊上。

在圆圆快要爬到阮芝芝怀里时,颜晟手扶在她腋下稍一用力。

就这样,圆圆小朋友又回到了他怀里,他低头摸了摸她头纠正道:“这不是妈妈。”

阮芝芝捏圆圆的小脸说:“要叫姐姐。”

他掀起眼皮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姐姐?那你叫我什么?”

阮芝芝:“……”

“叔叔。”

阮芝芝耳边传来带着变声期的小男生特有的粗音,她偏头看向楼梯位置,是个瘦瘦高高的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长相很清秀。

看到阮芝芝,他怔了下蹙起眉目光看向颜晟,“叔叔,来客人了吗?”

颜晟朝他点了下头:“嗯,打个招呼。”

阮芝芝笑眯眯对他招招手:“你好呀。”

少年看向阮芝芝,小巧的瓜子脸,五官很精致,尤其是那双像含着水的大眼睛,像有把小勾子似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他耳朵突然烧了起来,眉毛蹙的更紧不耐道:“你好。”

说完就想折回楼梯,刚转身便听到淡淡的声音:“以辰,你功课做完了吗?”

颜以辰身体僵了僵。

“哥哥,玩,砰砰。”

圆圆边说边用小胖手比划着玩游戏的动作,她旁边阮芝芝马上就看懂了,她“扑哧”笑出声:“是玩游戏吗?”

圆圆歪着头,看着阮芝芝的笑脸立刻弯了起眼睛又探过去身体:“妈妈好看,抱抱圆圆。”

颜晟错愕地看了眼怀里的圆圆。

这孩子很少能讲这么一长的一串话。

看到圆圆奋力扒着的小胳膊,阮芝芝把她抱了过来。

这次颜晟松开了手。

圆圆怔怔地望着阮芝芝,眼睛瞪的大大的,她用手搂住她脖子,然后“啪叽”一口亲在她脸上有些害羞,“圆圆,喜欢妈妈。”

说完就靠在阮芝芝颈窝,害羞又兴奋地看着她。

圆圆的举动彻底俘获了阮芝芝,她完全忘记刚刚的纠结,也亲了亲她的小胖脸,小姑娘开心的“咯咯”笑。

颜晟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搭在手臂上,修身的深色衬衣下因为动作而勾勒出宽肩窄腰。

这边的颜以辰蹑手蹑脚想趁机偷溜。

“颜以辰,去书房等我,我有话和你谈。”

凉凉的声音在颜以辰迈上第一节楼梯时落入他耳中。

他僵硬地转身小心翼翼地看着颜晟,“叔叔,我就玩了一会儿,功课就快做完了。”

像是故意拆台似的,圆圆含着手指说:“玩砰砰,不做。”

“……”

颜以辰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吓的圆圆扁了扁嘴头靠在阮芝芝怀里,“妈妈,怕怕。”

阮芝芝马上就柔声哄她:“不怕啊,妈妈在……”

说完她差点想去咬自己舌头,被小姑娘给带跑偏了。

下意识看了旁边的人一眼。

颜晟手指刚解下领带,领口隐约露出锁骨的阴影,他抬了抬眉尾极轻地笑了下。

这笑让阮芝芝又有那种被他眼神调戏的感觉,但现在她必须忍痛撇清,这印钞机不是她的。

她憋了憋解释道:“你别误会,她这么可爱,我是想认她做干女儿。”

“你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还想认我妹妹做干女儿?那我岂不是应该叫你干妈?”颜以辰走过来伸手去想把圆圆抱过来。

阮芝芝一怔兴奋道:“你意思说,圆圆……”她大眼睛瞬间变亮,“不是女儿,嘿嘿嘿。”

颜以辰近距离才看到她脸上的酒窝,时深时浅,让这张脸更加的生动好看。

他耳朵更是烧了起来,他硬把想赖在阮芝芝怀里的圆圆抱过来。

阮芝芝嘿嘿笑着,“太好了1

颜晟目光在她脸上打量了一会儿突然问:“好什么?”

既然是个误会,阮芝芝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她娇羞地看了他一眼毫不知羞地回:“好在我还能光明正大的喜欢你呀。”

说完又对颜晟比了个心。

然后她又收货了一声嗤笑。

但这次她一点也不生气,甚至感激,还好他没结婚,要不然这台印钞机再好,她也不能追。

“叔叔,我带圆圆上楼了。”颜以辰抱着圆圆转身上楼。

颜晟点了点头淡声道:“嗯。”

圆圆委屈巴巴地看着阮芝芝叫着:“妈,妈妈……”

“那不是妈妈,别乱叫。”

“是,妈妈。”

“跟你说不是了。”

阮芝芝目送两人离开,当她转身的时候,发现颜晟正盯着自己,目光里带着一丝审视,像是一下子看穿她。

“你喜欢我什么?”他冷不丁地问。

她心里有些发虚,大眼晴里闪过一丝慌乱。

颜晟把领带也搭在了手臂上,慢慢地逼近她。

像是动物本能感觉到危险她下意识的后退,很快她的后背就抵在了墙壁上,她一滞声音弱下来,“我就喜欢你呀。”

她说话的同时,极具侵略性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包围。

颜晟的一只手臂撑在墙壁上目光极慢地扫在她脸上,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压迫感,“说,理由。”

他离她很近,近到她脸上能感觉到他地呼吸,可她却一点没感觉到暧昧,有的却是猎物看到捕猎者的惊恐。

条件反射般,她身上的汗毛立了起来。

她吞了了下口水,硬着头皮干巴巴的笑了笑,“就,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没理由,就是忍不住喜欢你。”

颜晟眼眯了眯轻哂了一声,缓缓站直了身体。

阮芝芝刚要松口气便听到凉凉的嗓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脸一变差点忍不住,要不是看在你有钱的面子上,我今天就不忍了!

就在此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两人同时望向楼梯。

颜思远从楼梯下来,他刚刚洗了澡换上了一套宽松的唐装,目光探究地望向阮芝芝。

他微怔了下,这张脸有些面善。

他视线移向阮芝芝身旁颜晟,“这位是?”

问完的同时,他开始打量阮芝芝,很快浓眉舒展开。

他儿子终于带女人回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长的还挺漂亮,这臭小子终于开窍了!终于知道女人比赚钱有意思了!

颜晟看了身边人一眼,还没开口,便看到阮芝芝突然小跑着到楼梯下。

“伯父,我是阮正东的孙女,他经常和我提到您呢,今天见到您真人,果然和他说的一样英俊潇洒。”

阮正东?颜思远的脸色微变,向来浑厚的嗓音微颤着,“你是阮先生的孙女,都这么大了,我记的那个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阮芝芝唇角弯着乖巧地点头,“是啊,我爷爷经常提起您呢。”

他目光微动,认真打量着阮芝芝。

这孩子长的真好,尤其眼睛长的和她爷爷很像,他有二十年没见过这位老朋友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曾经在一起把酒言欢,谁能想到一别就是快二十年,这些年他也打听过阮正东的消息。

可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他激动的几步走下楼梯,“你爷爷人呢,快带去我见他,我要好好和他叙叙旧,太多年没在一起喝酒了,虽然他经常以茶带酒……,哈哈。”

阮芝芝眼睛红了红咬着下唇声音很轻道:“他已经不在了,上个月28号火化的。”

颜思远愣住,口中喃喃道:“不在了?”

阮芝芝点点头眼泪忍着没有掉下来,“对,不在了。”

颜思远眼睛一热,曾经京剧界泰斗独创阮派唱腔的阮正东不在了。

他压下眼中的酸涩问她:“你爷爷临终前说了什么了吗?”

一旁的颜晟侧目看向身旁的人,她长睫毛微微颤动,一颗泪珠挂在了左侧睫毛上,将掉不掉的,他蹙下眉眸色沉沉。

阮芝芝咬了下嘴唇,垂在腿边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这个亲算不算数,这位可是最关键的人物,她一定要讲的声情并茂,一举拿下。

“颜伯伯,我爷爷临终前和我说,他救过您的命,您和他给我和……”她顿了下看了颜晟一眼声音突然哑下来,“给我们定了娃娃亲,爷爷说他死后让我来找您。”

颜思远错愕了一下,“娃娃亲?救过的不是……”

他忽然顿祝

颜晟抬眼,捕捉到了颜思远脸上地错愕,他抿了下唇若有所思。

阮芝芝也注意到了颜思远脸上的表情,可这表情在她眼里成了另一种意思——他不乐意,她脑中飞速运转着,这当事人要是不认,就麻烦了。

她仰起脸,泪眼婆娑,“颜伯伯,没关系的,这娃娃亲可能就是酒后戏言,我爷爷说,您是他朋友,救您是应该的,从没想要什么回报,今天见到您,也算完成了爷爷心愿,那我不打扰就先走了。”

只能以退为进了。

阮芝芝擦了眼泪就要走,她身体转的很慢在完全转向门口时候,居然还没被叫祝

不会吧,不会吧,有钱人真是好没信用!最起码留她吃个饭吧。

她耷拉着脑袋刚要迈步。

背后传来一声。“等等,别走。”

阮芝芝马上转过身,殷切道:“没走呢。”

颜思远目光顿了下问:“你爷爷就没提到他另外的朋友吗?”

阮芝芝怔了下马上摇了摇头:“没有,我爷爷就说让我来找您。”

颜思远目光涌动有些失望,他皱眉沉默了几秒钟后说:“这门亲事是我和你爷爷定下的怎么能不认。”

闻言,阮芝芝眼睛一亮,眼睛笑地弯弯的,“您的意思?”

颜思远呵呵一笑,“我的意思就是过几天咱们就办订婚宴,再选个日子给你们把婚事办了。”

这话差点让阮芝芝原地跳起来,没想到事情会顺利到如此地步,这就要结婚了吗?那她振兴戏班子岂不是分分钟的事。

大眼睛里的喜悦压都压不住,满脸就写着两字——高兴。

“这个月初九是个好日子,就定这天办订婚宴吧,你没什么意见吧?”

阮芝芝眼睛像放光似地点头:“我没意见。”

颜思远:“那就这么定了。”

早点结婚,最好把孩子也生了,免得夜长梦多。

“我有意见。”颜晟冷不丁地开口打断两人。

阮芝芝僵了僵,她差点忘了旁边还有一人了,要是结婚不用新郎就好了。

颜思远皱眉看向自己儿子,“这么好的事,你有什么意见?”

颜晟掀了掀眼皮,语调十分冷淡地回道:“娃娃亲这种封建社会产物,正常人谁会同意?”

“那你想怎么样?”颜思远调门也抬高了几分,他为什么要有这么一个难搞的儿子,有时候他甚至希望他是个纨绔,至少好糊弄。

颜晟低头轻飘飘地看了阮芝芝一眼:“你觉得呢?”

阮芝芝很想厚着脸皮直接说‘’我觉得咱们应该原地结婚‘’,但她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她在心里给自己喊了声“加油”然后厚着脸皮说:“我要追到你同意为止,用我的真心打动你,谁让我对你一见钟情呢。”

颜思远震惊地看着阮芝芝

颜晟冷哼了一声道:“那拭目以待,看看你的真心能坚持多久。”

“我上楼换衣服,你俩先聊。”说完他转身径直走向楼梯。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阮芝芝才收回视线,发现颜思远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她乖巧的问道:“颜伯伯,您想对我说什么吗?”

颜思远顿了下叹口气问:“你这孩子是不是视力不好啊?”

阮芝芝眨眨眼:“我视力10,很好的。”

颜思远又叹了口气:“对那小子一见钟情,那得多瞎埃”

“……”

她很想赞同这个观点,但她忍住了。

晚饭后,虽然颜思远一再挽留阮芝芝住下,阮芝芝怕季淮不放心,还是婉拒了。

深秋的晚风很凉,阮芝芝只穿了件毛衣风一吹就忍不住打冷颤,她站在大门前看到颜晟的车驶过来马上小跑过去打开车门坐下。

车内的暖流瞬间把她包裹住,她呵了呵手,“好冷。”

颜晟瞥了她一眼,手指在方向盘上的按钮上按下。

一分钟后,就听到阮芝芝惊喜的声音:“哇好神奇,座位可以发热呢。”

颜晟眼尾微扬了下驱车驶出大门,刚出大门便看到一道高挑的身影站在颜家大门旁。

阮芝芝扭头望向车窗外。

是那个诗诗。

她似乎正要按门铃。

颜晟眉心蹙了下,下车。

岳灵诗看到颜晟眼睛一亮走近他,她柔声叫他:“我的生日会,你怎么来了一会儿就走了?”

颜晟看着她淡淡道:“我有事不能多待。”

岳灵诗眼中带泪柔声道:“我有话和你说,可以上车说吗?很冷。”

颜晟越过她目光扫向不远处停着的宾利车。

低沉的嗓音不带一丝起伏,“不可以,我车上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