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10章 第十章
 
岳灵诗表情一滞,视线缓缓移向车窗上,隐约看到副驾驶有个身影,虽然看不清楚,但直觉告诉她,是个女人。

“是谁?”她掐住手心,声音带了丝急切。

昏暗路灯下,颜晟穿了件黑色风衣,眉宇间带着他惯有的冷淡疏离。

秋风下,他的风衣随之扬起,他下巴抬了抬,“我想,我并没义务告诉你。”

嗓音平静且冷淡。

他说话总是这样,好像就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的情绪波动。

岳灵诗认识他近二十年,小的时候还一起经历过生死,她以为自己可以用真心打动他,可他始终这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雷打不动。

眼泪顺着她清丽的脸滑落下来。

阮芝芝趴在车窗前摇摇头,虽然她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想必妖孽也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这么个美人哭着,看的她都要怜香惜玉了。

“哥哥,我想和你一起过生日,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嫁给你,我喜欢你,你一直都知道的。”岳灵诗眼泪一滴滴掉下来,她顾不得去擦,她上前一步想去拍抓颜晟的手臂。

但眼睁睁看着他的手从她眼前闪开。

颜晟蹙眉看了她几秒钟依旧是平静冷淡的语气,“看在从小认识的情分上,我再说一遍,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说完他转身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上车。

岳灵诗马上追上去。

车门关上的瞬间,她隐约看到了女人的侧影,她没看清楚长相,只恍见到长发,很白,看起来年纪不大。

“啪”的一声车门关上,紧接着就是汽车启动的声音。

岳灵诗愣在当地,看着车离开心乱如麻,他车子里坐的是女人,这是从未有过的,她双手捂住了脸小声的啜泣着。

她穿很薄的裙子,身上很冷,可心更冷。

突然她身上一暖,她缓缓抬头,看到言子默阴郁的双眸,他把西装罩在她身上。

他手指轻轻拢紧西装,指节处隐隐泛白。

“诗诗,别哭,今天可是你生日。”他声音温柔像是生怕吓到她。

岳灵诗红肿着双眼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哽咽着,“阿默,他喜欢上别人了,我该怎么办?”

言子默低头,怀里的人身体因哭而微微颤抖着,声音脆弱又无助,他手圈住她眸光晦涩阴沉,他轻轻拍拍她肩膀,“不会的,有我在,他不会喜欢上别人。”

岳灵诗从他怀里抬起头红着的眼睛亮了下,“真的吗?”

言子默点头:“真的,你放心。”

就是喜欢上别人,我也会抢过来。

岳灵诗重新把头靠在他怀里嘴里喃喃道:“阿默,你对我真好,我会一辈子感激你。”

言子默没说话,昏暗的路灯下,他低下头,上半张脸隐匿在阴影里,让他本就阴郁的神色更添了一丝乖戾。

——

坐在车里的阮芝芝,舒服地靠着,座椅下热热的暖流让她渐渐有些困,但……,她不能困还有话想问呢。

她眼睛悄悄往旁边瞄了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颜晟脱下了风衣,他穿了件浅灰衬衣,袖口挽着露出手臂。

他手握着方向盘,露着的手臂肌肉线条随着他动作浮动。

她目光慢慢往上移,他衬衣领口扣子散两粒,隐约可以看到冷刻的锁骨线条,然后她就看到他微微滑动的喉结。

啧啧啧,连喉结都长的这么有型,也难怪被美女惦记,连她都有点心猿意马呢,渐渐的她目光开始肆意起来,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打转。

车子忽然停下来。

她肆意的目光正好撞进那双桃花眼里。

前方信号灯变红,颜晟踩下了刹车,他偏头轻轻一哂,瞥她一眼,“你这个眼神倒让我想到一个成语。”

“什么成语呀?”阮芝芝眨眨眼,长睫毛向上扬着。

不会是含情脉脉吧,难道他终于不瞎了吗?

“这个成语是……”颜晟顿了一下慢条斯理道:“贼眉鼠眼。”

“……”

如果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下,阮芝芝当场就要和他对线。

她这么动人的眼神说她贼眉鼠眼?已经不瞎了,是压根没长眼。

但忍字头上一把刀,她脸僵了会儿突然捂嘴笑了笑,“你真的好幽默呀,我好喜欢。”

颜晟轻勾了下唇角哼了声,这时信号灯变绿,他踩下油门。

阮芝芝目光盯着挡风玻璃,压着心中怒火,她闭了闭眼,调整了下呼吸,在脑子里又幻想了下梦里颜晟吐钞票的样子,怒火渐渐熄灭。

她定了定神扭过头弯起嘴角。

他开车的姿势很随意,却透着一股优雅洒脱,如果不说话,很是让人赏心悦目。

唉,哪都好,可惜长了张嘴。

阮芝芝不说话,车内恢复了安静。

但十几分钟后,她又开始没话找话。

她抿了下唇角装做很随意的问了句:“那个诗诗,你们是朋友吗?”

这时又遇到红灯,颜晟踩下刹车,侧头看了她几秒,“怎么?”

她顿了下,眼睛微微闪动了几下,身体往前倾了倾又问:“你们认识多久了?”

颜晟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思忖了片刻后说:“挺久的,差不多有二十年。”

话音刚落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就倏然瞪大,“这么久了吗?”

二十年,那岂不是青梅竹马?又长的那么漂亮,她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颜晟看着她慌乱闪动眼睛,他眸光微动,眉尾抬了抬,“是啊,第一次见面,她还在上幼儿园。”

这么小认识,那还真是她的劲敌,她抠着手指眉毛拢在一起。

灯再次变绿,颜晟踩下油门,一路上,阮芝芝没再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几次张了张嘴,又慢慢闭上。

颜晟唇角几不可察的勾了勾。

半小时后,车在阮芝芝家前的胡同口停下来。

阮芝芝看了旁边人一眼。

他的侧颜轮廓更加深邃,下颚线条分明到有些锋利。

让人更加有距离感。

阮芝芝缓缓地咽了一下口水问,“那你喜欢她吗?”

颜晟偏头,掀了掀眼皮缓缓道:“你觉的呢?”

阮芝芝愣了下,什么叫“你觉的呢?”我哪知道?

她一咬牙想也没想就问:“那你喜欢她还是我?”

“……”

颜晟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拉下手刹,“下车,到你家了。”

阮芝芝暗自骂了句“死妖孽”低头“嗯”了声便就去解安全带,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按了半天也没解开。

“咦?怎么打不开了?”

她手胡乱的按着,可怎么也解不开。

突然,极具侵略性男性的气息将她包围。

她抬头,便看到了那双桃花眼,近距离又看到他的断眉,

呼吸交错,阮芝芝心跳瞬间加速,她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你……”

颜晟视线缓缓落在她饱满的红唇上最后聚焦在唇上水泽上,眸光一暗,身体又朝她欺了欺。

突然她眼前一暗,他头低下来。

阮芝芝瞬间全身僵硬,死妖孽这是要趁人之危吗?

此时的距离近到她甚至分不清两人的呼吸,陌生的呼吸味道让她脸瞬间烧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