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12章 第十二章
 
阮芝芝错愕地怔了下,马上抱着花瓶跑到了颜晟面前。

近距离发现颜晟额上有一层细密的汗,饭店走廊灯光下,那双桃花眼眸冷冽像蒙上一层寒霜。

他视线越过阮芝芝不经意地扫过去。

谢康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他愣了下,瞬间酒醒了一大半,他结巴地叫了一声:“颜……颜总,您怎么……”

明明是不经意地目光,却让谢康不寒而栗,他的话自动咽了回去,立时滋出一身冷汗。

“你怎么来了?”阮芝芝仰起脸问他。

颜晟垂眼看向她,她怀里抱着一个白色花瓶,握着花瓶的指节处,隐隐泛白。

他眼底晦暗不明,没说话,弯腰捡起地上西装淡淡看她一眼:“你猜呢?”

阮芝芝紧绷的情绪稍松了松,她抱着花瓶翻着黑眼珠想了想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呢?难道你是太想我了吗?”

颜晟轻飘飘地看着她,朝她伸出手,“给我。”

阮芝芝低头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有些懵,“给你什么?”

他一言难尽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去拿她怀里的花瓶,可当他伸手去拿的时候,她却死死的不松手。

“把花瓶给我。”

他看着她有些发懵的脸,声音淡淡的。

“可是我有点怕。”阮芝芝抱着花瓶,声音有些发颤,她缓缓吞咽了一下看着他:“给你。”

她手慢慢的松开,把花瓶递到他手里,他一只手接过花瓶。

她先收回了右手,正要把左手收回的时候,手上一暖,她的左手被包裹祝

她愣了下看他。

他脸逆着灯光,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灰色的衬衫,领带松着,领口的扣子也松开了一粒。

他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往包房门走。

阮芝芝看着他深邃的侧影,恐惧紧张又驱散了些。

妖孽也不是一点优点没有,这不是也很体贴吗?

隔着门颜晟把花瓶放到门口的柜子上,他抬眼扫了眼还坐在地上的谢康。

这一眼,让谢康的脸色倏然变白,像有块巨石压在他心口。

两人关系一定不简单,他这是闯了大祸,梅兰戏院能有现的地位,是因为有颜家背后的支持,他在戏院干了好些年,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位置,可现在却得罪了自己老板的老板。

他该怎么办?

他嘴唇张了张小心翼翼的开口:“颜总,我不知道她和您的关系……”他虽然没弄清两人关系,但从刚刚颜总的举动,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身上的冷汗再次冒出来。

“和我没关系,你就可以骚扰她吗?”

谢康吓的连忙摆手,“没,我没骚扰她,是误会,误会。”

颜晟“哼”了声,目光却变的更冷。

他拉着阮芝芝一言不发的往饭店外走。

饭店外面下起了小雨伴着冷风吹到阮芝芝脸上,今天似乎刮起了北风,风比平常还要冷。

她马上缩了缩脖子,手攥紧衣领,瓷白的脸上被吹的通红。

颜晟脚步停下,偏头看她一眼,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毛衣,很薄,毛衣织的比较稀疏,风一吹就透了,他眼眸微沉问她,“冷吗?”

阮芝芝一愣又缩了缩脖子,“当然冷了。”

下雨还刮风,是个人都知道冷啊,好端端问这种白痴问题干嘛,她余光看到他手上的西装,眼睛倏然一亮。

难道他是想给我披衣服,不好意思明说?

哎呦,挺闷骚的嘛。

她弯着唇角低头做作道:“真的好冷呀。”说完还瞄了眼他手中的西装,意思不言而喻。

颜晟抬了抬眉尾,“我看你还不够冷。”

阮芝芝愣了下,“?”

颜晟轻轻扫她一眼,淡“哼”一声,“冷还穿这么少,看来是冻的不够狠。”

“……”

死妖孽,就知道没好话。

雨似乎越下越大了,慢慢的在地上聚成了水坑,两人站在饭店门廊下,雨水已经打在了两人身上。

颜晟松开她的手,“我去开车,你在这等着。”

他手指刚刚松开,便又被抓紧,掌心里凉而柔软,他看向她。

阮芝芝像个小朋友似的两只手抓住了颜晟的手,她掩饰地笑了笑,“要不然我你一起去吧,我怕你一个人害怕。”

“哦?你倒挺体贴的。”颜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阮芝芝手抓的更紧,像生怕丢下自己似地朝他靠了靠,眨了眨大眼睛:“那当然了,毕竟我那么喜欢你嘛。”

颜晟收起笑,目光在她脸上慢慢的打量着,这眼神让她有些发怵。

她干笑了声问:“怎么这么看着我呀?”

颜晟勾了勾唇角,嗓音带了一丝哂意,“人在说谎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眨眼睛。”

“……”

阮芝芝瞪着眼睛,又眨了几下,“是……是吗。”

颜晟眼底隐约有丝笑意浮动,他抬起另一只手把紧握着自己的小手,一根一根指头慢慢地掰开。

然后他把搭在手臂上的西装掸了掸抻开。

阮芝芝手上被冷风吹过。

她在心里暗骂一句,死妖孽,一点情面不讲,她垂下眼,鼻子突然有点酸,爷爷在的时候,虽然穷了点,但从没让她受过欺负。

她怎么不知道换衣服,来的太急了,根本没有带换季的衣服。

她是没有衣服可换。

她转过身,手遮在头上低低说了句:“我先走了,不用你……”

“送”字还没说出来,眼前一暗,一股清冽气味将她包围,他抻开西装兜头将她罩祝

西装很大,从头到下将她罩住,他手握着西装领口,只给她露出脸。

颜晟掀了掀眼皮看她,“抓好,跟着我。”

说完,他转身迈步走进雨里。

阮芝芝望着他颀长挺拔的背影,下意识的拢住了衣领,鼻间还萦绕着他的味道,她怔了怔没动。

雨中的背影走了十几米后突然转过身,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觉的心里的那股不安恐惧,正在慢慢消散。

“还不过来。”

淡淡的声音里带了一丝不耐。

她朝着他扬着嘴角笑着跑了过去。

坐到车上,阮芝芝才发现自己把微信发错了人,她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歪头看着正在启动车子的颜晟。

“是司机大哥告诉你的吗?”

颜晟手握着方向盘,正要踩下油门,他侧目看了旁边人一眼,“嗯。”

阮芝芝了然地笑了笑,“怪不得你能马上找到我,多亏了司机大哥呢,那你帮我好好谢谢他,今天多亏了他。”

颜晟挑了下眉梢瞥了她一眼,“多亏了他?”

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地抓紧。

阮芝芝毫无眼力价地点了点头,“对啊,可不多亏他吗?要不然我就要拿花瓶去砸人了。”

“司机大哥人真好,他马上就告诉你了呢。”

颜晟唇抿了抿,手臂上的青筋浮动,一脚踩下油门。

惯性让阮芝芝身体往前倾了倾,她看了颜晟一眼忍了忍说:“我觉的你应该让司机大哥教教你开车,你开车有点太急。”

车内气压骤然变低,刚刚身上有些暖意的阮芝芝身上骤然一凉,她奇怪地看了眼正开车的颜晟。

他下巴微绷着,线条比平常看着还要锋利,看起来不太高兴,她默默闭上了嘴巴。

一路无话,阮芝芝几次想打破沉默,都被车内的低气压劝退。

妖孽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不高兴?

她低着头想啊想,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难道是刚刚她夸司机大哥,他吃醋了吗?好事啊,知道吃醋就是上勾的表现埃

她悄眯眯地偷瞄着他,眼角眉稍都带着喜意。

半小时后,颜晟把车停到了胡同口,他偏头,视线与正在偷瞄她的阮芝芝撞在一起。

她杏眼亮亮的,露着那口小白牙。

颜晟指了指车门:“下车。”

阮芝芝解开安全带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么快就到了,我真是舍不得下车离开你呢。”

颜晟冷哼了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欺身向她,“那别下了。”

这次比昨天还近,阮芝芝呼吸一滞,鼻间全是他的气息,她脸猛然一红:“我,我没,没说不下。”

就听到“咔”的一声,一股冷风灌进来,车门开了。

阮芝芝垂眼看着横在自己面前的长臂愣了下就听到头顶的冷淡的嗓音落下来。

“数到三,不下,我就要锁车门了。”

阮芝芝一骨碌身就蹿下车,下车时她发现雨已经停了。

车子启动的声音响起,她伸手去帮他关车门。

在关了半边车门的时候,她对他笑的眉眼弯弯,“今天,谢谢你。”她顿了下,脸上的酒窝又深了一分,“多亏有你在。”

颜晟缓缓抬头看她,桃花眼眸微微浮动,只淡淡瞟了她一眼,低声说了句:“和小时候一样,没良心。”

车外的阮芝芝没听清说什么,她歪头问道:“你说什么?”

颜晟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冷淡地说了声:“关车门。”

阮芝芝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默默关上了车门。

车没有任何停顿的离开,甚至连车窗缝都没给她开一点。

这么难搞,她要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妖孽拿下埃

她低头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发现自己还披着颜晟的西装,她叹了口气,转身走进胡同里。

只是当她刚刚进入胡同里的时候,隐隐约约有道颀长的身影站在了不远处。

——

翌日一早,阮芝芝到戏院上班的时候,刚进戏院就遇到了谢康,他看到自己脸色慌了慌立刻朝她走过来。

“芝芝,昨天,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颜……”

阮芝芝马上打断他:“昨天的事别提了,就当个误会,有个事,想拜托你。”

谢康马上殷切道:“你说,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帮你。”

阮芝芝抿了下唇说:“别和别人提起我和颜晟,你明白吗?”

谢康愣了愣立刻点头,“我明白,我绝对不会说的,你能不能和颜总解释一下,就昨天的误会。”

闻言,阮芝芝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上午十点的时候,阮芝芝把自己手头的工作做完,就拿着昨晚填好的表准备去佟兰梅的办公室。

佟兰梅的办公室在二楼,她是专门找演员排练的时候去的,这时候人最少,上了二楼,她走到走廊最深处那间办公室门口停下来,抬手敲了敲门。

很快她就听到房间里传来脚步声,她拿着表站好。

门缓缓打开。

抬眼便看到一张年轻男人的脸,身材高大,眉眼清俊,只是带着点玩世不恭气质。

言子默正接着电话,他边说边抬眼看门外的人,“就是挖地三尺,你也要给我找到那个女人1

挂上电话他抬眼望着眼前的阮芝芝微怔了下挑了挑眉笑道:“美女,是新来的吗?”

阮芝芝看着这张脸蹙眉,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