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15章 第十五章
 
颜晟转身刚抬脚,风衣的衣角就被揪住,他侧头,视线轻轻落在她手上,他抬去手慢悠悠的把风衣衣摆一点一点拽出来。

阮芝芝手里一空,大眼睛带着恼怒,嘴里却可怜兮兮地说道:“我好像好点了,你拉我起来吧。”

她伸出手,等着他拉自己,可那位手插着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根本伸手的意思。

她胳膊抬着都有点酸了,硬挤出个笑,“算了,我自己起来吧。”

手刚要收起,却被突然握住,她怔怔的抬起头,没反应过来

便站了起来,只是她重心一歪,扑在他身上。

带着寒气的冷冽气息扑面而来。

她抬头看他,黑色眼眸里倒映着她微怔的脸。

一辆车在两人身边疾驰而过,带动的风吹过,让两人的衣摆交缠在一起。

又一阵刺耳的车鸣声在耳边响起,可阮芝芝心里却没了刚刚的恐惧。

他桃花眼眸微微浮动,手慢慢握紧她的,侧身走在前面,他背对着她淡声道,“跟着我,别乱动。”

他的手掌温暖干燥,阮芝芝不自觉的握紧,边走边把视线落在他背上,他肩膀平而宽阔,把风遮住了大半,她眼睛弯了弯,跟紧他的步子。

十分钟后,两人从天桥上下来。

颜晟拉着她在一片夜市前停下来松开手,垂在裤缝的手指捻了捻,指腹间隐约残留着柔软。

阮芝芝弯了弯眼睛,一对酒窝若隐若现,她往他身边凑了凑,“多亏你拉我着下来,要不然我都要被吓坏了呢。”

她顿了下直白的夸道:“刚刚你来接我的样子好帅呀。”

闻言,颜晟淡淡的扫她一眼,“刚刚你坐在地上的样子,很可笑。”

“……”

阮芝芝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钱她可以忍,她生生地挤出一个笑生硬地夸道:“你怎么总是这么幽默埃”

幽默个大头鬼!

她目光向四周扫了扫,看到夜市里的摊位后眼睛亮了亮兴奋着,“这里是夜市啊,一定有好多好吃的。”

颜晟顺着她目光看过去,蹙了蹙眉低道,“垃圾食品怎么可能好吃。”

他说话的空隙,眼前的人已经没影儿了,他转头,看着已经跑到夜市摊位的身影他闭了闭眼,站在原地没动。

阮芝芝早就饿了,来到帝都这还是她第一次逛夜市,她什么都想吃,只是现在钱紧,她不敢乱花,就在一个又一个摊位上流连着。

“姑娘,来份烤猪蹄吗?很好吃的。”

阮芝芝望着烤的油滋滋的猪蹄吞了下口水问道:“多少钱呀,老板?”

老板是个胖胖的大叔,他看着阮芝芝笑眯眯的回道:“40一个,祖传秘方,特别好吃。”

“这么贵啊?便宜点好了。”阮芝芝又咽了下口水,好久没吃猪蹄了,好想吃。

“这已经是成本价了,小姑娘。”

“怎么可能,你这猪蹄很小的,40两个好了。”

“你砍的也太狠了,姑娘你是让我亏出血啊,算了60给你俩吧。”

“大叔,就40不能再多了。”

颜晟看着眉飞色舞正在手笔划着的阮芝芝,他揉了揉眉骨忍耐道:“给她包两个,打包走。”

老板看向阮芝芝身后的男人,样貌矜贵英隽,衣着考究,与夜市格格不入。

他视线往阮芝芝身上瞄了下眼睛闪了闪,“100两个精品猪蹄,请在这儿扫码?”

这人一看就有钱,有钱人向来不还价。

尤其还是带着女朋友出来。

阮芝芝眼睛一瞪刚要说什么,就听到淡淡声音落过来,“60两个,我听到了。”他顿了下眉尾抬了下看向老板,“我看起来很蠢吗?”

“……”

老板脸垮了下,把猪蹄包好递给阮芝芝,又看了她身后颜晟一眼对着阮芝芝小声嘀咕,“你男朋友人看起来很难搞。”

“……”

阮芝芝接过猪蹄深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颜晟也压低了声音:“老板你虽然做生意挺奸的,但眼挺毒,他确实难搞。”

凉凉的视线扫过来,她自觉地闭上了嘴。

阮芝芝拿着猪蹄走着,过几分钟扒开袋子看一眼,还闭着眼睛很享受地闻一下,样子十分陶醉。

一旁的颜晟漫不经心的扫她一眼,“你小时候一定很胖。”

阮芝芝歪头瞪大眼睛震惊道:“你怎么知道?”

颜晟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后眼底带着一丝复杂,淡声回:“你一看就很贪吃。”

“……”

他收回视线,转身往夜市口的方向而去。

阮芝芝盯着他背影好一会儿眼底闪过一丝困惑:“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那道背影停在五六米处突然停下来转身,目光看向她。

“还不过来。”

阮芝芝马上弯了弯眼睛小跑着过去。

颜晟望着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人,风把她的长发吹着飘起来,发丝跟着风扬起,弯弯的眼睛里似乎只注视着他。

他眼眸浮动,微不可见地勾了下唇。

回到车上,阮芝芝打开车门,才发现司机大哥没在。

她愣了下坐到副驾驶上,歪头看向正在系安全带的颜晟问道,“司机大哥人呢?”

颜晟淡淡瞥她一眼,“怎么?你有事找他?”

明明是挺平常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阮芝芝就有种他不太高兴的感觉,她马上摇头,“没有,我就是想告诉他,这衣服很暖和,谢谢他妹妹送给我衣服。”

她脸上笑盈盈的,葱白柔润的手指落在身上的蓝色大衣上,“我最喜欢蓝色。”

“也很喜欢这件大衣。”

她脸上的酒窝若深若浅,细致的眉眼弯成月芽。

他缓缓收回视线,淡淡回道:“他下班了。”

然后启动了车子。

一路无话,阮芝芝抱着猪蹄,打开包装袋看了,又合上,反复很多次。

密闭的空间,车内弥漫着烤猪蹄的香气。

颜晟眉头蹙起,他一向对煎炸过的东西不喜,尤其是这种油腻的味道。

等红灯的间隙,他侧目看向旁边的人,她正低着小脑袋往包装袋里深深吸气,紧接着就是咽口水的声音。

他嘴唇动了动,收回了视线。

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子在胡同口缓缓停下,他解开安全带看向旁边的人,怔祝

阮芝芝头斜倚在车窗上睡着了。

他视线往下移了移,她手里还握着那包猪蹄。

她呼吸均匀,饱满的唇瓣微微张着,长长的睫毛在言下投下两排阴影。

他目光顿了顿,从身旁的扶手箱里取出一包东西。

车外狂风依旧,昏黄的路灯下,树上簌簌地往下落着树叶。

她身体动了动,脖子往衣服里缩了缩小声咕哝着:“振兴戏班……”

他眼眸微动,抬手想把她手里的猪蹄拿过来。

可当他碰到那包猪蹄的时候,她的手立刻收拢,他手碰到了她的手,他微怔了下,指腹传来冰凉的触感。

他蹙了下眉,另一只手重新启动了车子,打开了空调。

然后他把她手里的猪蹄拎起来打开,把那包东西放在猪蹄下面。

他垂眸看向手里的猪蹄,烤的油滋滋的,泛着油光。

这种东西有这么好吃吗?

鬼使神差地他伸手用里面的签子扎起一块放到鼻下闻了闻,眉心立刻拢在一起。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声惊呼:“我的猪蹄呢?”

颜晟的手僵了僵侧头望过去,四目相对。

几秒钟后——

“你不说这是垃圾食品吗?”

阮芝芝斜眼看着他,憋着笑。

……

颜晟手指微顿把猪蹄放回去塞到她手里面微沉着脸道:“到你家了,下车。”

阮芝芝拿着猪蹄对他眨眨眼:“想吃就直说嘛,干嘛趁我睡着了偷吃呢?”

“……”

车内没开灯,借着车窗外昏暗的路灯,他的瞳仁里映着她弯弯的眉眼。

还有那口小白牙。

他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好一会儿突然说了句:“这么多年了,你还没吃腻吗?”

阮芝芝愣住,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这么些年?

正当她愣神的时候,车窗外突然响起“咚咚”地声音。

阮芝芝扭头看向车窗外,季淮站在车外。

她立刻打开车门下车。

季淮手里拿着件灰色大衣,看到阮芝芝身上的衣服后他怔了一下皱眉问道:“你怎么又回来这么晚?”

阮芝芝弯着眼晴笑了笑把手里的猪蹄拎起来给他看,“师兄,我给你带猪蹄回来了,待会儿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季淮眼底闪过笑意,刚要说什么,就听到“啪”地一声很重的关车门声音。

颜晟下车,抬眼望过去。

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

阮芝芝看向颜晟,他眸光微暗,面色如常,看起来和平常区别不大

她歪头又看了眼季淮,虽然他脸上一半都是大胡子,但她依旧能感觉到他脸沉着。

为什么她觉的空气里有种剑拔弩张的紧迫感呢。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凑近季淮压低了声音,“这个就是爷爷给我订的娃娃亲对象。”

季淮的眉皱的更紧。

阮芝芝头往季淮身边凑了凑语气亲昵:“这是我师兄,叫季淮,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特别照顾我。”

说完她对着颜晟笑了笑说:“他是爷爷好友的儿子。”

颜晟没吭声,他眼眸暗沉沉地带着一丝锋利。

阮芝芝紧张地眨眨眼,她说错话了吗?

两人都没有说话,目光再次相撞时,季淮抿了下唇先突然问道:“说起来师父的好友我都认识,请问您贵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