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冬夜, 有风,大门外。

季淮视线缓缓的移到两人交叠的手上,纤白的手腕被修长的手指牢牢握紧, 他眉头皱起,抬手直接揪住了阮芝芝的卫衣帽子往自己这边拽了下。

然后迎上颜晟的目光。

路灯下, 颜晟的目光直视着季淮的眼睛, 明明淡淡地似乎没有任何情绪,却隐隐带着压迫感。

他们以阮芝芝为轴心,形成一个三角形形状。

三人谁也没说话, 就这么僵持着。

阮芝芝手扯了下,却发现纹丝不动, 这是什么意思?

她歪头, 便看到颜晟淡而平静的脸,但她敏锐的查觉到了他在不高兴。

她眨了下眼睛, 心思开始飞速转动。

“阮芝芝。”

“芝芝。”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然后两人视线再次相撞,这次,阮芝芝似乎看到了视线相撞时擦出的无形火花。

她吞咽了一下, 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更懵了, 两人接触也不多啊,怎么看起来要用眼神打起来呢?

她悄悄看了眼季淮,他目光黑沉沉的,这眼神她熟,小时候只要她和人打架输了, 他就带着这眼神替自己讨公道去了。

可她现在也没和人打架啊,她目光又移到颜晟脸上。

他脸缓缓转向她,目光冷沉,下颌微绷显的有些锋利。

她眼睛一亮, 脑子里出现两只小手,一只手摊开,另一只用手背往手心一砸。

她明白了!

脸上立刻出现了年画娃娃般喜悦的笑脸。

哎呦喂!他怕师兄带走自己!艾玛!他只是开始在意她了。

他这是舍不得她走了!

他动心了,绝壁动心了,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

阮芝芝强忍自己不让自己爆笑出声,她用另一只手掐住自己大腿歪头看颜晟,大眼睛闪动着嗲着嗓音,“你干嘛拉人家呀?是有什么话要对人家说吗?你说嘛,你说了我没准会答应的。”

说完还对他眨巴下眼睛。

一旁的季淮凭空汗毛立了起来,他揪了下她卫衣帽子额角跳了几跳。

颜晟目光缓缓在她亮晶晶的大眼睛上眼尾挑了下,“我是想说……”

阮芝芝头往他身边凑了凑,眼巴巴地盯着他的嘴唇。

颜晟撩了下眼皮,突然松开她的手腕嗓音淡淡,“路上小心。”

阮芝芝用手掏了下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刚刚说什么?”她手微张放耳朵旁,做出聆听状。

颜晟按下手中的遥控器,颜家大门缓缓打开,他瞥了她一眼,“收拾行李时候动作轻点,这个点大家都睡了。”

说完,就走到季淮和阮芝芝中间,他漫不经心地瞥了季淮一眼,“借过一下。”

季淮望着表情已经定格的阮芝芝,眉又皱了皱松开了手。

颜晟目不斜视的从两人中间迈步走过去,很快就消失在目光可及的视线里。

阮芝芝低着小脑袋,表情像按下了暂停键。

不应该啊,没道理啊,他应该苦苦挽留她,然后她“勉为其难”的留下来和他共谱恋曲。

怎么会让她“路上小心”?这是人说的话吗?

季淮看着她耷拉的小脑袋忍了忍用手敲了下她脑袋,“以后你要再给我卷着舌头说话,我就要揍人了。”

阮芝芝捂着脑袋抬起头,脸上依旧有点懵,好半天她才恢复说话的能力,她眉眼耷拉着有气无力道:“师兄,你怎么这么快就来接我了,不是说好最快一个月吗?”

季淮扯了下唇角,上下看了她一番似笑非笑,“这才几天,你就赖着不想走了,怎么,和人家比和师兄还近了?”

阮芝芝立刻从这话听出了季淮的不满,她马上狗腿地挎住他胳膊狗腿道:“怎么会呢,他怎么和师兄比呢,师兄和我多少年感情了,他才多久,如果真比起来,就是大海和一颗芝麻的差距。”

她嗓音清亮悦耳,在静谧的大门外显的尤为突出。

颜家别墅二楼中间的窗户开着半边,风把窗帘吹地飘起来,隐约中有灰色的衣角摆动着。



阮芝芝上楼的时候,家里人都睡了,她蹑手蹑脚的上楼,在经过颜晟的房门前,她望着门看了一会儿翻了个白眼走过去,站在自己卧室门前打开房门。

什么嘛,连句挽留的话都不说,她吹了这么久彩虹屁,她敢说,慈禧都能被她伺候感动。

手指转动门,她轻轻打开进去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随手扔到门口的衣架上然后长长地吁了口气。

好说歹说,她终于把师兄说动,让她再住一段时间,等他做完这期的武替再来接她。

她得加把劲儿追人了,时间是不等人的。

但这也太难追了吧。

她垂头丧气地抬手摸上墙上开关想要去开灯。

走廊里突然响起来有节奏的脚步声,很快,她耳边便传来低沉的嗓音。

“还没走?”

阮芝芝僵了下转过身:“……”

晚上,二楼的走廊只开了壁灯,橘色的灯光下,颜晟的脸逆着光,深邃的眉眼隐匿在阴影里,似乎是那么遥不可及。

阮芝芝抿了下唇小声说:“还……没呢。”

他倚在门框上,还穿着刚刚的灰衬衫,只是已经解了领带,领口散开了两粒纽扣隐约露出里面的锁骨线条,他目光轻轻地扫在阮芝芝脸上。

似乎在说,你怎么还赖着不走。

阮芝芝生气了,真的生气了,你就是把我当只猫你养几天也该留恋一下吧。

天天那么巴巴的夸你,捧你,追你,你就没一点感觉吗?

她手还按在墙壁的开关上,手指抠了下开关咬了下嘴唇,“这就走。”

说完,她也没开灯,直接就去柜子前打开,把里面的黑色旅行包拿出来,把自己不多的几件衣服胡乱地塞进去,拉链一拉,拿着包就往门口冲。

可走到门口,颜晟还倚在那儿。

阮芝芝抬起头,迎着他的目光,“你让开,我要走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留我,你还是我最爱的印钞机。

颜晟目光垂下来,落在她发红的眼角上,他缓缓地站直身体侧身,门口位置空了。

阮芝芝怒了,居然真的不留我,都给你那么多次机会了。

她抓着行李包就走,步子迈的飞快,走到楼梯的时候,她看着楼梯怔住了。

如果她现在走了,那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可如果不走,那她咽不下这口气。

她缓缓转过身。

颜晟还站在她卧室门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他眉梢抬了抬,似乎早料到她会回头一样。

阮芝芝差点忍不住对着他伸出中指,她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再见。”

他挑了挑眉毛点了下头:“好走,不送。”

这句一下子把阮芝芝的怒气点燃了,她拿着包转身就往楼下跑。

一边跑一边骂。

死妖孽,有一天,我要让你爱的我死去活来!

走的太快,在快到最后一截楼梯时,她迈的太急给踏空了,但她多年练功,反应能力一绝,但在踩地的一瞬间她突然心生一计。

身体歪了下后稳稳地坐在地上,“哎呦,我的腿好痛啊。”

很快,楼梯上就传来脚步声。

“怎么了?”

阮芝芝立刻愁眉苦脸的抬起头。

“有可能骨折了,我没办法走路了。”

颜晟目光在她的腿上扫了一圈后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冷不丁的来了句,“我把试用期提前结束怎么样?”

阮芝芝兴奋地睁大眼睛一骨碌身就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原地转了一个圈,拍着小手激动道:“真的吗?太好了叭。”

“……”

“你腿好了?”

阮芝芝眨巴了下眼睛,“听到这个好消息,它就奇迹般的好了,爱情是这么神奇吗?”

“那试用期是不是真的提前结束啊……”

“我随口说说而已。”

……

阮芝芝看着他的嘴唇目光闪烁。

她扶着头,身体突然晃了晃就要倒,一只手用力地拉了她一下。

她一下子扑进他怀里。

颜晟目光轻轻地落在她扶在头上的手,忽然笑了一下,“怎么,骨折转移到头上了吗?”

两个的距离很近,呼吸交错在一起,阮芝芝舔了下嘴唇硬着头皮道:“可能是,我头里面嘎巴嘎巴响呢。”

她话音刚落的瞬间,他突然低头直勾勾地盯着她头,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道:“真想知道,你这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

阮芝芝下意识的又吹起彩虹屁,“当然是对你满满的爱,比大海的水还要多的爱。”

颜晟勾了下唇,松开她的腰上的手,凉凉地说了句:“我一颗芝麻,还真是承受不起。”

阮芝芝:“……”

他是顺风耳吗?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听到?

颜晟没再理她直接径直上楼。

阮芝芝目送他挺拔的背影慢慢走上二楼。

她捏着包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

颜晟迈上最后一截楼梯,站在走廊上突然转身,望着楼梯下僵着的身影眸光微动,“我数到三,再不上楼睡觉,就别……”

他话说一半,就看到楼下的身影堪比百米冲刺的速度消息在他视线里。

他站在走廊里捏着眉骨闭了下眼,遮住眼底的笑意。

——

这晚阮芝芝做了梦,又梦到了她的专属印钞机——颜晟,和往常不同,他不但没有吐钱,还像妖孽一样勾人地笑着,看的她心痒难耐就把他逼到墙角,然后掐着他的下巴,头贴了上去。

接下来的画面很和谐,和谐到还很贴心的给打上了马赛克。

第二天醒来,阮芝芝摸着发烫的脸把头埋在被子里,“我这是禽兽啊,以前是馋人家钱,现在连身子也馋上了。”

不行,绝对不行。

她是非常有原则的人,只求财。

今天是周未她不用上班,在床上发了会呆才起床,刚刚洗漱完,就听到敲门声,她马上走过去开门。

颜思远拉着圆圆站在门口。

圆圆看到阮芝芝弯着眼睛甜甜一笑,“妈……妈……”

阮芝芝弯腰捏了捏她的小圆脸笑着说:“这么早圆圆就起来了,真乖。”

“芝芝,今天李姐有事不在,其他人圆圆不习惯,你帮我带一天她可以吗?这孩子喜欢你,不会怕生。”颜思远今天和人约好了要去参加保龄球比赛,现在正急着出门。

圆圆小时候遇到过意外,到现在还没办法正常说话,从小跟着李嫂,换别人就会哭闹,说来也巧,这孩子见一面就很黏着阮芝芝很喜欢她。

阮芝芝马上点点头,把圆圆拉过来笑眯眯的摸摸她头,“好的,颜伯伯,你去吧,我也喜欢圆圆。”

圆圆马上抱住她腿就不松手了。

颜思远松口气,打了个招呼便走了。

阮芝芝望着抱着自己腿上的圆圆,弯腰把她抱起来用手戳了下她的脸颊:“我带圆圆吃好吃的好吗去游乐场好吗?”

圆圆马上点头,笑的眼睛眯起来,“好……”

这时,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阮芝芝身体僵了下,余光看到颀长的身影从隔壁房间走出来。

两人的视线慢慢相交。

“……”

她脑子突然闪过昨晚梦的画面,她脸一红,刚想躲,圆圆就甜甜的叫了声:“爸……抱。”

阮芝芝收回目光对怀里的圆圆说:“你爸,不是你叔叔忙,跟我玩吧。”

圆圆在她怀里拱了拱朝着颜晟的方向奶声奶气的,“爸,妈……圆,全玩。”

“他没空。”

颜晟没穿西装,身上只穿了件休闲装,流海随意地搭在前额,他目光在阮芝芝酡红的脸上顿了下,缓步走过去站定在她面前,“谁说我没空?”

阮芝芝憋了憋硬着头皮去看他,“我要和圆圆一起吃东西去玩,难道你要一起去吗?”

颜晟挑了下眉轻轻在她脸上扫了下,“好好的,你脸红什么?”

阮芝芝看着他脸强做镇定道:“你看错了,我那是腮红。”

阮芝芝除了上台,从不化妆,皮肤细腻白皙,平常就带着淡淡的绯红色,而此刻,脸上红晕已经蔓延到了小巧的耳垂。

颜晟垂在裤缝的手轻轻敲了几下后把圆圆接过来,“赶紧去换衣服,我带圆圆下楼。”

阮芝芝望着他颀长的背影愣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亮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要和自己一起出去啊!

太好了!她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重新把好感刷起来。

让他早日对自己神魂颠倒!

让他早日给自己吐钱!

——

阳光明媚,白云像棉花糖一样在空中飘着,这是最近一段时间最暖和的一天。

周未的游乐场里人很多,阮芝芝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来游乐场玩,见到什么都新鲜,她能玩的,不能玩的,全玩了个遍。

颜晟看着她抱着圆圆从在游乐场里兴奋地跑来跑去。

他揉着眉心默默在心里数着。

旋转木马坐了5次。

碰碰车6次。

海盗船3次。

摩天轮2次。

……

快到中午的时候,她终于停了下来,拉着圆圆两人脸上都笑眯眯地朝着他走过来。

颜晟站在游乐场里的餐厅外,他单手插兜,大衣的衣摆落在衣兜后,疏离矜贵,英隽挺拔,在人群里十分的亮眼。

路过的人频频的回头看他。

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子,经过他的时候更是悄悄的议论。

“好帅啊,比明星还好看,想去要微信。”

“是啊,不过看起来好有距离感,不敢要。”

“万一能要上呢,冲……”

其中一个女孩,缓步走到颜晟面前,她笑靥如花,随手撩了下头发,“你好,有个忙想请你帮下,我没带现金,可以给我换一下吗?”

几米外正在给圆圆喝水的阮芝芝余光看了那边一眼,颜晟面前驻足的两个女孩,其中一个身材高挑,长的蛮漂亮,她警觉地眯起眼。

女孩顿了下很随意的开口:“加个微信,我还你红包好吗?”

颜晟垂眸,望着面前的人蹙眉,伸在衣兜的手刚动了下。

耳边便落过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老公。”

那个要微信的女孩脸僵了下转身。

阮芝芝抱着圆圆走到颜晟身边,她唇角弯弯自然地挽住他手臂然后抬头望着他,“老公,孩子给你抱。”

这时,圆圆很给力的张着小胖胳膊伸向颜晟:“爸,爸……”

颜晟接过圆圆,垂眸看旁边的人挑了下眉稍看着她,她望着他目光退缩了下,但马上迎了上去,用更加嗲的嗓音说:“人家也累了,也要老公抱抱。”

旁边的女孩脸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女鹅可爱吗?颜总你不心动不是人。

今天晚了抱歉呀感谢在2021-09-08 19:40:25~2021-09-09 22:43: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病初愈、西柚泡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