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今天是立冬后的第一轮降温, 气温一下子降了快十度,路上的行人裹紧衣服在寒风中匆匆走着。

颜晟双腿交叠靠着椅背,他偏头目光落在坐位旁边的手提袋上。

里面是几套冬衣和鞋子。

手机一直响到挂断, 都没有人接, 颜晟从耳旁把手机拿下来, 盯着屏幕蹙眉。

每次他给她去电话, 最多两声就会接通几乎都是秒回。

今天有些反常。

他抬腕望了下时间,这个点她应该已经到面试的地方了。

司机把车停靠在了颜氏大楼下, 他转过头看向后排的颜晟欲言又止。

颜晟抬了下眉尾淡声道:“有话直说。”

司机看了眼后排的纸袋挠了下后脑勺,“颜总, 这次我还用一样的理由把衣服送给阮小姐吗?”

“嗯。”颜晟漫不经心的应了声,盯着手机屏幕眉心再次蹙了蹙。

还没到九点, 应该不影响接电话的。

司机悄悄看了眼颜晟的脸色憋了憋小心翼翼的开口:“颜总,我是过来人,我觉的男人脸皮要厚, 那窗户纸您得赶紧捅破,追女孩子吧就得不要……”

“脸”字还没出口便被打断。

颜晟:“不要什么?”

淡淡的眼神压过来,司机一紧张马上结巴了:“没……没什么。”

司机马上抿紧了嘴巴默默把车停好。

颜晟又拨了次电话,依旧无人接听,他放下手机揉了下眉心, 手上突然传来震动声,他身体坐直立刻看向屏幕, 看到上面的名字后手指顿了下滑动屏幕接通。

“颜总,早会九点开始,高管们人都到齐了,您现在过来吗?”

“嗯,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他直接打开车门, 迈腿下车站定后扶着车门转身。

他目光扫了下座位上的纸袋对前排的司机说:“你去东盛大厦23楼,找到她,把衣服当面交给她后给我回电话。”

司机听到咬重地“当面”他愣了下马上点了点头。

颜晟站直身体,关上车门,看着车在自己的视线里消失。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目光再次落在手机上,眉头再次蹙了下,单身插袋转身走入颜氏大楼。

——

阮芝芝被困住的这半边楼层是空置的,除了保洁很少有人经过。

因为这边没有被人租用没什么人,所以保洁要两天才会来打扫一次,所以不管阮芝芝在洗手间敲门呼救,都不会有人听到。

她颓然的靠在墙上,眉心拧在一起。

外面的手机在响了几次之后,便没了动静。

即使有动静,隔着一个门,她也拿不到。

她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吴倩这种人,无冤无仇,会用这么恶毒的方法来对人。

她滑坐到地上,头埋进膝盖上。

洗手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洗手台里滴答的水滴声。

难道她就在干等着试镜结束吗?

她抬起头,一双杏眼黑沉沉的。

爷爷说过,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轻言放弃。

她目光在室内扫过,最后落在角落的位置倏然一亮,前方的墙角位置有一个纸箱子,她立刻跑过去打开箱子,里面是一些抹布和一些清洁用品,她翻到最底下的位置时,是一团铁丝。

她立刻把铁丝从里面拿出来,唇角弯了弯。

“太好了。”

她用手把铁丝用力的掰直伸展,头的位置弯成一个小勾子。

弄好之后,发现手心火辣辣的痛,她低头一看,手心的位置有一大片青紫,她揉了下没有停留立刻到门的位置把铁丝对着门缝伸出去。

十五分钟后。

阮芝芝满头大汗,门上的扫把晃动几下后又重新回到了原位,反复了无数次。

她的手臂胳膊酸痛无比,她一只手松开另一只手接过铁丝想去擦汗,一下没抓好铁丝掉下,她急着去捡,一时手忙脚乱,带勾的那头挂到脚踝与脚面相接的位置。

瞬即,血迹就把袜子染红了。

她坐到地上把鞋脱下来扒开袜子,一道半寸多长的口子正在往外渗血,钻心的疼痛直达心口。

她咬紧嘴唇忍着痛把袜子穿好,然后用力系紧了鞋带。

她扶地起来,拿起铁丝再次伸到门外,这次她的动作很慢很慢,感觉勾到了扫把后,她手慢慢的突然一拉。

“咣当”,东西掉落的声音。

她眼睛猛然睁大,手去拉门把手,门开了。

她松了一口气,这时,地上的手机又开始振动,她弯腰捡起来看到上面微信备注后她马上接通。

“阮小姐,我在楼下,您有时间下来一下吗?有点事找您。”

“司机大哥不好意思,我现在急着要去试镜。”

手机那头顿了下马上回道:“没事,我在楼下等着您,你完事联系我。”

“好。”

挂断电话,阮芝芝马上看了下时间,试镜的时间已经接近尾声了。

她不能再耽搁了。

她迈步的时候脚上锥心的痛袭过来,她咬了咬牙还是跑着望走廊的另一头。

——

东盛大厦23楼走廊里,面试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吴倩的号码牌靠后,这是她有意为之,这样她就可以多打听一下之前试镜过的人。

沈霏排在她前面,她穿着戏服从试镜的房间走出来,吴倩看到她立刻笑了笑指了下自己旁边的空位殷切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都是什么流程呢?”

沈霏拧开一瓶水喝了一口呼了口气回道:“就是把自己的曲目唱完就可以了,我和另一个妹子搭档,十几分钟,然后导演就告诉我们等通知。”

她目光往走廊进口的位置看了眼,“怎么芝芝还没来,早上我和她微信的时候,她明明说已经到了啊。”

吴倩脸色变了变目光闪烁看向别处随口道:“可能她觉的自己不行,不敢来了吧。”

“不行?这怎么可能,她的身段唱腔已经是第一梯队的了,你说什么呢?吴倩。”

沈霏的语气不太客气,一下子就点燃了吴倩的怒气,她嘴角勾起冷笑,“如果真这么厉害那她现在人呢?沈霏,你有必要这么捧她臭脚吗?咱们可是科班出身,怎么你说话总巴结着她这个打杂的,不丢分吗?。”

沈霏拧了下眉,刚要说什么,这时工作人员走到两人面前,看了吴倩一眼问道:“你是95号吗?”

吴倩马上站起来点头回道:“是的。”

工作人员把号牌递给她,“这是你的号牌。”

“好的。”

工作人员又往吴倩的身后望了眼,“你是最后一个?”

吴倩马上回道:“是的,我后面没人了。”

工作人员顿了下表情有些困惑,“之前试镜的人是双数啊,正好凑成两人一组的,怎么会就剩你一个人?”

吴倩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她顿了下语气有些急,“可能有的人觉的实力不行,弃权了吧,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会儿刚要点头。

一旁的沈霏站起来抢一步开口,“能不能再等等,我朋友还没到,我给她打个电话。”

吴倩手立刻推了下沈霏厉色道:“你没事吧沈霏?让导演等她一个人,我告诉你,阮芝芝要来早来了,她今天绝对不会来的……”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清亮的嗓音在走廊里回荡,吴倩的表情凝滞,僵在了当地。

阮芝芝喘着气走到工作人员面前。

工作人员对她点了下头。“没事,还不晚。”他目光在阮芝芝脸上顿了顿,这姑娘长的蛮漂亮,就是气色差了点,有些苍白。

一旁的沈霏望着阮芝芝脸色小声问了句:“你不是早来了吗?怎么来这么晚。”

阮芝芝她淡淡地扫了眼还僵在当地的吴倩,“遇到野狗,耽误了。”

吴倩铁青着脸没说话,眼睛也不敢去看阮芝芝。

“你是96号,你们两个跟我过来。”工作人员把手中的另一个号牌递给阮芝芝。

——

试镜的地方是一间很大的会议室,正前方是一张长桌,后面坐着导演李秋实和副导演陈峰,以及投资人言子默和女主角岳灵诗。

李秋实抬眼看向两人,“你们出演的片段是《红娘》许婚选段。”

他顿了下,视线落在两人身上:“这段红娘的唱词多一点,你们商量一下谁扮红娘,谁扮崔莺莺?”

话音刚落吴倩抢先一步开口:“我选红娘。”

李秋实看向阮芝芝,“你同意吗?”

虽然阮芝芝更擅长红娘,但这场戏词她早就熟记于心,戏台上面无大小,演好才是真本事,她脸色未变抿唇笑了笑回:“那我选崔莺莺。”

李秋实点了点头说:“那换戏服吧。”

十几分钟后,两人换好戏服站在试镜室中央。

室内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落在两人身上。

先出场的是阮芝芝,她抖了抖袖子,神态立时变了,缓缓伸出一双葱白尖尖的兰花手。

头顶的射灯打在她脸上,她手指翻动,身段娇柔,手慢慢贴在脸颊上。

一张脸肤如凝脂,清澈的杏眼流转娇羞。

“母女孀孤甚凋零,道声追荐存孝心,奴家崔莺莺,爹爹崔钰,不幸亡故……

……还不见红娘到来。”

这嗓音一开,李秋实便愣住了,这个唱腔实在是绝了,他眼睛倏然亮起来。

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么地道的嗓音唱腔了,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

一旁的言子默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站在中心的灵动身影,即使他曾经听过见过,却依旧被震撼,只是,他皱眉目光落在她脚上。

鞋上面有红色的液体渗出来,他目光顿住,看着那双脚在地上灵活地动着。

岳灵珊目光微沉余光看了眼身边的言子默,后者目光直勾勾的,她循着他视线落过去,眸色变的更沉。

十分钟后,轮到吴倩的红娘上场了,她深吸一口气,这戏词她她以前唱过几次,基本上全记住了,她迈着步子走到阮芝芝面前,表情微扬做出活泼状,“这兄妹本是夫人话,只怨张生一念差,说什么待月西厢下……”

她张了张嘴,脸色一变,她好像忘词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脸上,越是这样她越急。

她咬了咬牙,刚要开腔。

李秋实打断了她:“可以了,时间到了。”

他看了眼吴倩没说什么,直接把目光落在她身旁的阮芝芝脸上,微微颌首说:“唱的都不错,你们可以走了,等消息吧。”

阮芝芝朝几个人微微鞠躬弯了弯唇角,“谢谢导演,还有各位老师。”

说完也没看身旁的吴倩便退转身离开。

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她咬着嘴唇扶住了墙,还好她坚持下来了。

她现在每走一步都像在刀尖上跳舞,疼的她直抽抽。

额上的汗一层层的往外冒着,她扶着墙咬着牙下楼。

走到楼下后她打开手机,上面有几条颜晟的来电,她手指马上回拨了过去,电话那头响了很久才接通,背景里有些嘈杂的声音传过来似乎在开会。

“怎么了?”低沉的嗓音略带不耐从听筒传过来。

阮芝芝脚上疼的厉害,她吸了口气声音很轻,“我脚……”

她刚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阮芝芝,你等等。”

握着手机的手垂下她转过身,言子默正朝着自己走过来,她手中手机的屏幕显示还在通话中。

言子默望着她苍白的脸,目光顿了下往下移过去,“你脚没事吗?”

阮芝芝脚上痛的厉害,只想早点回家,她咬了下嘴唇摇头,“我没事。”说完咬着牙迈开步子。

言子默看到她鞋上还在不断渗出的血迹,他眉头皱了下马上跟了过去,“你鞋上很多血你知道吗?”

他拦住阮芝芝脸色难得的正经起来,“你待好别动,我去开车,待会我送你去医院。”

阮芝芝想叫住他,就看他快步走向大厦的大门方向。

她低头再看手机时,那边已经挂断了。

死妖孽,居然挂她电话。

她扶着墙拖着步子往门口走去,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她生生走了快十分钟,她站在门口,眼前开始发黑,她抠着手指想缓解疼痛,手机突然响了。

是颜晟司机的,她这才想起来司机还在等着她,她马上接通了电话。

“阮小姐,您好了吗?我在停车场,我现在去接你。”

阮芝芝刚要说什么,眼前一暗,有个人影挡住了她。

言子默低头望着她,目光闪动,他伸手想去拉她手臂。

“我扶着你。”

阮芝芝马上闪开,脚下稍一用力,她“咝”了一声,疼的飙出眼泪。

言子默望着她发红的眼睛,泪光闪动,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他抿了唇,往前一步,“你疼成都这样了,是想让我抱着你走吗?”

阮芝芝现在疼的快晕过去了,实在不想再和他纠缠,她强忍着痛抬头看他:“我……”

刚发出一个音,身体一轻,她便落入一个带着寒气的怀抱里。

外面的风很大,阮芝芝耳边还响着呼呼的风声。

颜晟呼吸微促,他额前的流海被风吹乱,那双桃花眼眸涌动着晦暗不明,他目光定定地落在她脸上。

马上委屈就排山倒海的朝阮芝芝心头压过来,她扁了下嘴,眼泪马上滚下来用极其委屈的声音说:“你挂我电话,我脚好疼,都快死了。”

“你挂我电话太过分了……”

说着便哭了起来,阮芝芝很少哭,因为她一哭就停不下来,有次她藏的好吃的被戏班小孩偷吃了之后她哭了整整一天。

颜晟视线落在她脸上的泪,抱着她的手指突然收紧。

和小时候一样不是真的难受,她不会轻易哭。

他视线移向她的左脚,上面印着大片的血迹。

他目光突地缩了下,手臂抱紧她,“我带你去医院。”

他看了眼挡在自己面前的言子默,绕过他一言不发的离开。

言子默转过身看向颜晟的背影,他阔步走着,很快便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在原地愣了许久,心中那种别扭的感觉更重了,他拧了下眉拿着车钥匙走向相反的方向。

吴倩下楼到大厦门口时,因为试镜没发挥好正烦躁着,却刚好看到刚刚那一幕,男人轮廓英隽深邃,气质疏离矜贵,朝大夏的方向阔步走来,在她看清他的脸时,她看到他抱起了阮芝芝。

她怔怔的愣在当地,言子默脸上的阴郁也映入了她眼底。

这两个人怎么都……

仓惶害怕在她眼底蔓延。

——

省人民医院急诊科诊室里。

医生抬眼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十分十分的无语,他都等半小时了,她鞋还没脱。

阮芝芝坐在凳子上脸埋进站在她身旁颜晟怀里,她嘴里抽抽噎噎地:“我……害怕医院,一闻到这味儿我就哆嗦,我也害怕医生,你别让他给我输液打针……”

医生叹口气,十分无奈道:“你能不能让你女朋友把鞋先脱了,要不然伤口感染就麻烦了。”

闻言,阮芝芝头摇的像拨浪鼓,“我绝对不脱,一脱要疼死我的。”

之前她是撑着股劲儿,但现在真的来到医院,她看到鞋上的血迹就怕的哆嗦,难以想象拖鞋那会要有多疼。

刚刚听医生说,还要给她打破伤风和输液。

这简直要了她的小命啊。

她身体扭动着就想逃。

医生看了她身后的颜晟一眼忍无可忍道:“你帮我压住她,别让她动,要不然再拖下去真要出事了,这血都流这么多了,伤口必须马上处理。”

颜晟抿了下唇,垂眸望着已经就差原地打滚的阮芝芝,他点了下头,用手按住阮芝芝手臂从身后抱住她。

“那有劳医生了。”

话音刚落,医生马上就拿着镊子去解阮芝芝的鞋带,手刚挨到她脚便听到便听见“嗷”的一嗓子,吓的医生差点把手里的镊子给扔了。

他无奈地看向颜晟,“我出诊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比你家这个更能闹的,你给力点行吗?”

阮芝芝手被压着嘴里边哭边争辩着:“我哪闹儿了?我可坚强了,我伤了脚都还试镜去了呢,我不脱就不脱……”

她正想着胡搅蛮缠,耳边突然一热,带着冷冽的味道朝她压过来,就听到低低的声音落入她耳中:“你要乖乖听话,我就把试用期去了。”

阮芝芝突然就止住了哭她仰头看他:“真的?”

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眸带了丝无奈,比平常多了一点温度。

他微点了下下巴:“真的。”

呼吸缠绕着他身上的味道,阮芝芝觉的脚上的痛似乎减轻了一些,她舔了下嘴唇说:“那还得再加一个条件。”

颜晟耐着性子,淡淡的开口:“说吧,只要我能做到。”

“你当然能了。”

阮芝芝用葱白的手指点了点自己嘴唇:“要我听话,除非你现在亲我一口。

颜晟:“……”

医生的镊子“咣当”一声掉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颜总亲啊,冲冲冲

不亲你不行

感谢在2021-09-10 22:36:01~2021-09-11 21:55: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病初愈、夜星羽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