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30章 第三十章
 
阮芝芝脱口而出的话让四周的气压瞬间变低。

颜晟眸色沉沉地看着她, 唇缓缓抿紧。

阮芝芝告诉自己,人穷不能志短,不蒸馒头要争口气, 在他这么说自己她还能没事人一样, 那她就真是一点骨气都没了。

她手用力扯着, 想挣脱他的束缚, 但任凭她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她气的低头用手去掰他的手指, 几乎耗尽全力,却连一根指头都没掰开, 倒把她累的满头大汗。

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挣开,她气的又坐回到坐位上, 她低着头,越来越生气,越想越委屈, 她知道这时候掉眼泪是极其丢脸,但她眼泪从第一滴开始就像破防似地停不下来,一滴接一滴的往下掉。

颜晟垂眼,盯着手背上的水珠,带着温热徐徐滑落, 握着的手指动了动抬眼看她。

她头上的两条马尾一条已经快要散开,脑袋一耸一耸的, 声音虽然极力忍着,但抽气声很重,不用想已经是差不多是在大哭了。

他伸出手揉了揉额角,抿了下唇却没有说话,手却依旧握着她的。

车内一时沉默, 只能听到时不时压抑的抽泣声。

五分钟后,阮芝芝哭的鼻涕出来了,她正想抬头去找纸巾时,一张纸巾横在自己眼前。

修长的手指夹着纸巾,她目光往上移了移,驼色的风衣下露出白色的衬衣袖口,她鼻翼翕动了一下,重重吸了一口气迅速地抓起那只手臂就送到自己脸上。

认真仔细且用力的反复擦了好几回,看到白色袖口湿了一片后,她满意地靠在椅背上头别过去。

颜晟蹙眉望着袖口的水渍,“……”

他目光看向轻轻耸动的窄窄肩膀,她身体快要贴到车门上,似乎想尽办法要和自己划清界线。

望着那两条一上一下轻轻晃动的马尾,他眼眸微动。

他确实低估了她闹的程度。

阮芝芝挣不开手但是身体倾往另一边想和他分清界限。

她每天巴巴地追着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再说了这是颜以辰谁的侄子啊,她就算是没帮好,也不至于这么数落她吧?

从小到大,她哪受过这种委屈,爷爷要是在就好了。

她就立马跟他退了这破娃娃亲,再也不理他!

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阮芝芝被拉着手腕手臂都有点麻了,她身体往里面方向动了动,抬眼便与一道漫不经心的目光撞在一起。

“哭好了吗?”颜晟目光扫在她红肿的眼上,嗓音有些懒懒的。

似乎是因为她哭让他等了好久似的。

阮芝芝气的“哼”了一声,“你管我。”说完她觉的还不够有气势,

她瞪起杏眼又加了一句:“我再也不会理你了。”然后又把脑袋扭了过去。

颜晟抬腕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他下午一点还有个会要开,他拉了下她手腕低声说了句:“先去吃点东西。”

阮芝芝又“哼”了一声,“我不饿!”话音刚落,肚子就很有默契的咕噜了几声。

“……”

她表情一滞眼睛耷拉下来,她好饿啊,但是她就是饿死也不屈服和他吃饭。

颜晟瞥了她一眼,握着手腕的手指微微抚了下,指腹传来柔腻的触感,触碰的地方瞬间一阵酥麻,他眸色微暗,不紧不慢道:“不饿?那真可惜了。

阮芝芝一听下意识地扭头问他,“可惜什么?”

问完就拧起来眉哼了声:“谁稀罕。”

颜晟似笑非笑的看她,“也是,不过是家新开的的店,厨师手艺好些罢了。”

阮芝芝吞咽了一下刚想问怎么个好法,这时她手机突然响了。

她从上衣的衣袋里把手指拿出来,看到手机上的名字她怔了下。

是院长佟梅兰来的电话,她马上按下接通键。

“您好,佟院长。”

马上,温和的声音从听筒落过来,“你好芝芝,你的脚好些了吗?”

阮芝芝坐直身体马上回道:“已经好多了院长,您找我是有事吗?”

电话那头顿了下柔声说:“如果你明天方便的话到戏院一下,关于演出的事想和你商量。”

阮芝芝怔了下问,“演出的事?”

“是的,最近有场新的剧目,我想让你参演。”

阮芝芝眼睛倏然瞪大,她兴奋在在坐椅弹起来,头一下子撞着了车顶上,她痛的小声地“咝”了声。

颜晟蹙了下眉把她的动作看在眼里,目光轻轻落在她侧脸上。

她眼睫轻轻扇动着,脸上的酒窝形成一个深涡,一动一动的,让人忍不住想戳一下。

他握着她的手指松了松缓缓向下滑去手指在她手背滑过后松开。

挂断电话,阮芝芝兴奋地转过头抓住双手刚刚松开的手激动握紧,“颜晟,你知道吗?我要登台表演了,以前我都是跟着爷爷在那种草台班子里表演,底下都没什么观众,这是我正儿八经的第一次登台呢,我好开心啊。”

颜晟望着她闪亮的杏眸,那张瓷白细致的小脸像渡了层光,熠熠生辉。

他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眉稍挑了下揶揄道:“能看出来,开心就差写在脸上了。”

阮芝芝刚想说什么,突然反应过来,她低头骨节分明的手指正被自己紧紧握着,她僵了僵马上松开手,然后白了颜晟一眼后,脸又别过去。

颜晟默默收回手指瞥她一眼,“系好安全带。”

阮芝芝也不看他扯下安全带系好后马上脸朝着车窗。

颜晟没再说话启动了车子。

过了拥堵的路段,车速慢慢提上来,阮芝芝望着车窗外迅速后移的行人车辆,眉眼弯弯。

爷爷如果能看到她登台表演就好了。

她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颜晟捕捉到了这声叹气,他眸光微动,在本来准备直行的路线打了左转向后直接拐弯。

半小时后,车停在了颜氏大厦楼下停车场。

阮芝芝视线落在挡风玻璃上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她缓缓收回视线,“你怎么把我这带你公司了?”

颜晟抬腕看了下时间,看向她淡淡地回:“我一点有个会,赶时间。”

阮芝芝抿下下唇刚要说她要自己回去。

颜晟的手机恰时响了,他对她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她默默闭上嘴巴。

接通电话后没多久,他面色微沉,只是偶尔“嗯”一声,随着通话时间变长,阮芝芝觉的车内四周突然有了股压迫感。

肚子这时又响了几声,她饿的快要胃痉挛了,她捂着肚子眉眼耷拉下来。

颜晟侧头的时候看到了她捂在肚子上的手,他对电话那头说了声:“在会议室等我。”便挂断了电话。

他打开车门下车,快步绕到那一头把车门打开,手臂搭在在车门上看着车里的人。

“下来。”

阮芝芝拧了下眉抬眼看他,“你要带我去哪儿?我想找师……”

颜晟抬腕又看了下时间马上打断她:“我现在很忙,你跟着我过来。”

当阮芝芝想拒绝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这通电话接通后,他面色沉了沉,身上的压迫感更强了,他对阮芝芝做了个下车的手势。

阮芝芝抿了下唇看着他脸色,惯性怂又回来了,不情不愿的下了车。

关好车门,他握着手机直直地看了她一眼缓缓道:“跟在我后面走。”

——

从阮芝芝进入颜氏大楼那刻起,凡是经过她的人,都是做震惊状对她行注目礼,一度让她以为自己是不是脸上沾了什么脏东西,她盯着前方挺拔颀长的背影瞥了下嘴。

死妖孽,就知道讲电话,也不管她快不快饿死了,忍不住就对他背影反了个白眼。

她跟在他身后上了电梯,然后走到最里面站盯着他的后背,他正捏着眉骨回着电话的嗓声带着一丝冷沉,她握着拳头就在空中挥舞着。

一只手不够,另一只也用上,她踮起脚当着眼前的脑袋练起来拳击,虽然不是真的,但也蛮过瘾的。

“叮”地一声,按的楼层到了。

颜晟挂断电话回头。

阮芝芝来不及收回,两只拳头一上一下僵在了空中。

她惦着的脚慢慢回落,干笑了一声:“生命在于运动,我活动一下手脚。”

颜晟慢慢收回目光,扯了下唇角,“这话你自己信吗?”

阮芝芝:“也不是不能信。”

颜晟瞥她一眼,没说话走出电梯。

阮芝芝撇了下嘴跟着出来。

然后她跟着他来到一个非常气派的门前,门前的位置不像一般的房间那样是走廊或者通道,这个位置很宽阔,门口的位置还摆了一张很大的桌子。

上面放着电话和各种材料。

桌子后面还坐着一个人,是个穿着职业装,长相端庄精干的女孩。

“颜总。”

这人是颜晟的特别助理姓宋。

宋特助看到颜晟从电梯方向走过来马上站起来。

颜晟面色淡淡朝她微点了下头。

“高管们已经到齐了,就等您了,会议资料我已经给您整理好了,我现在随您去……”

正当宋助理准备去拿记录本,颜晟打断了她,“今天你不用去了。”

今天是一月一次的总结会议,一般这种重大的会议颜总都会让她在场做记录的,难道是有更重要的事让她去做吗?

宋特助怔了怔问道:“您有什么事吩咐我吗?”

颜晟顿了下,平静道:“嗯,帮我招待一个人。”

宋特助松了口气,原来真的是有更重要的事让她做。

只是不知道是哪位重要客户。

站在颜晟身后的阮芝芝从他身后探出脑袋挥挥手,“小姐姐,你好呀。”

宋特助看到阮芝芝弯弯的眉眼怔住,一向端庄的表情差点龟裂,天啦噜!颜总居然带女人来公司了!

“我去开会。”颜晟从已经僵化的宋特助手中抽出会议材料。

说完转头睇了眼身后正四处乱看的阮芝芝,“你有什么事,找宋特助。”说完又加了一句:“别乱跑。”

阮芝芝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好,你赶紧走吧。”

颜晟没说什么,转身走向电梯,他按了电梯下行键没有停留直接进去,转身刚要按了关闭键时,看到宋特助小跑着过来。

他抬眼看她:“什么事?”

宋特助回头看了眼十米外正背着手四处看着的阮芝芝抿了下唇问:“颜总,招待这位女士,需要注意什么吗?”

电梯到了自动关闭的时间,在门要闭合时他抬了下手按住,“没什么,别让她饿着。”他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尽量满足她合理的要求。”

宋特助点了点头,心里还是有点困惑,但此时,电梯门已经缓缓合上。

她站在原地内心哀嚎了一声,这个合理应该怎么界定呢?颜总你倒是说清楚啊。

——

偌大地办公室内,一张低调奢华的红木办公桌后,一把真皮高背椅缓缓的转过来。

“女人,一千万我买你一夜。”

“想接近我的女人不少,给你一次机会,说吧,想要什么?”

“你是世界上唯一对我动粗的女人。”

宋特助目光望向那张凝重的小脸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下,她视线缓缓下移,落在那张一向整洁的红木办公桌上,颜总有轻微洁癖,桌上除了工作的材料什么都不允许摆放,而此刻,上面摆了各式各样的吃的。

她闭了闭眼,强作镇定。

阮芝芝背着手站起来,从身后拿起一块披萨咬了一大口来到宋特助面前弯起眼睛:“特助小姐姐,你看我刚刚像霸总吗?”

宋特助面无表情地称赞道:“像,特别像。”

闻言,阮芝芝立刻弯起眼睛,“小姐姐,你脾气可真好。”

她顿了下看着宋特助的目光里带着同情,“也是,在那么一个魔鬼身边当助理,脾气不好点怎么行。”

宋特助眼睛倏然瞪大,“您说的魔鬼不会是……”

阮芝芝立刻点点头,“对,就是你们颜总啊。”

宋特助吞咽了一下看她,这小姑娘可真敢说啊,小说里说的果然没错,霸总果然就喜欢这种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

没想到颜总也没能免俗。

想到平常颜总雷厉风行的作风,她心里不由的佩服起这小姑娘来,她忍了忍终于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问:“请问一下,我知道颜总身上优点很多,但我还是想问一下,他最吸引你的地方是?”

这话,让阮芝芝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她抬眼认真的看向宋特助说:“……”

——

颜晟这边会议一直开了快两个小时,一直到散会一些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方案,当高管们陆续起身要走时,他抬眼看向坐在他旁边的市场总监和研发部主管沉声开口:“你们来我办公室一趟。”

市场总临与研发部主管马上应声:“是,颜总。”

颜晟在前,两人在后,很快就到了30层总裁办公室门口。

因为忙,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今天还带了一个人来公司。

他揉了揉眉心开门。

阮芝芝站在门口不远的位置正对着宋特助眉飞色舞的说道:“虽然你们颜总,铁石心肠,冷血无情。”

“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吸引我的地方。”

宋特助看到门口的人,脸色一变马上给她使眼色。

阮芝芝奇怪看着她嘴却没停下,“一句话,他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钱”

说完话的这一刻,阮芝芝突然背后凉了一下她隐约有了点不好的预感,她机械的转身。

颜晟就站在她三米开外,他手还握着门把手,目光沉沉的,带着寒意十足的压迫感。

阮芝芝吞咽了一下,小声说:“其实刚刚的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了呜呜呜≥﹏≤

颜总:扎心了

芝芝:你听我解释

今天这章我好像有点不在状态,唯唯诺诺

感谢在2021-09-15 21:44:53~2021-09-16 22:55: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多加一点可爱 4瓶;不倒翁!、大病初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