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汤池里的水随着人移动, 一漾一漾的,原本淹没到阮芝芝胸上的此刻正水时上时下,她手指着朝自己越走越近的人她下意识的低下头。

当她看到左侧的被温泉水烫红的皮肤以及那团……, 她脑子“嗡”的一声热气直冲到脑子里, 她张嘴刚要“啊……”, 门外面的突然响起声音。

水突然漫在了她脖颈, 嘴唇被一只发烫的手捂住。

她眼前倏的变暗,颜晟就站在她一尺不到的距离, 她瞪圆了眼睛,那股热气此刻变成了蒸汽机直接要把她的天灵盖掀翻。

他用食指贴了下嘴唇。

汤屋的门开了一个缝, 便听到门外一道带着变声期特有的粗哑嗓音:“有人吗。”

是颜以辰!

阮芝芝要窒息了,怎么都不好好睡觉, 大晚上泡什么温泉啊!

现在怎么办叔叔和侄子加上她,大家一起泡吗?

啊啊啊!救命啊,这场面她真的承受不了啊!

“别进来。”颜晟松开她唇上的手, 往前迈了一步,把她挡在了身后。

听到颜晟低沉的嗓音,颜以辰冒出的小半个头又缩了回去,汤屋里面水雾缭绕,他只能隐约看见颜晟身形, 他握了下门把手,一边抬脚一边对里面说。

“叔叔, 要不然我和你一起泡……”

“不要。”

阮芝芝就坐在他身后按摩床上,他站的很近,近到她都能感觉到他皮肤上的温度,她抬头望向他宽阔的肩膀后慢慢下移,一直到腰的位置, 脸瞬间燃烧起来,不敢再往下看,她屏住呼吸悄悄用脚点在汤池里想站起来。

她两只脚踩地瞬间,她听到了“吱”的一声脚心和地面摩擦的声音,重心不稳就要后倒,她身体晃了晃下意识的往前倾,脚下又是一滑。

她往前一扑,身体直接扑到了颜晟的后背上。

严丝合缝,密不透风,她甚至能感觉到胸前的……在他后背上挤压变形。

“……”

阮芝芝脑子瞬间停滞了,甚至都没能马上站起来。

颜晟感觉到后背一重,他下意识的就用手护住了身后的人,但马上,后背皮肤上有贴上两团软绵,他身本绷紧,甚至能从摩擦的程度判断出来挤压的形状。

他呼吸立刻一滞。

“……”

颜以辰看里面没动静,他抓着门把手又往里推了下又问了一句,“叔叔,我来都来了,要不然一起泡吧。”

“出去,大晚上泡什么温泉,睡觉去。”

沉沉的嗓音透着从未有过的急躁,吓的颜以辰立刻把门关好拔腿就跑,一直到自己房间门口才醒味儿来,他挠了下太阳穴自言自语,“以前也不是没有一起泡过,叔叔有必要这么凶吗?”

汤屋里,安静的只能听到汤池里冒着水泡的“咕嘟”声。

阮芝芝眼睛瞪地圆鼓鼓的,盯着那道肌肉分明的背脊,她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感觉身上也要烧起来。

直到她手指在上面轻轻抓了一下,指腹传来酥麻的触感,她脑子突然清醒过来,然后她在汤池里原地蹦起来。

“啊啊啊!”

然后身体不可控制的往后仰,紧接着一声“扑通”,她倒在了汤池里。

在水淹没头的那一瞬,她被人捞了起来。

水顺着头顶流下来,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嘴里吐出个水泡后仰头看着面前的人。

隔着水,阮芝芝看到那双桃花眼正紧紧的盯着她,眼眸幽暗正在翻涌着,她嘴唇动了动,嘴里又吐出一个水泡。

她身体贴在他身上,手臂下意识的扶住他肩膀。

心脏在狂跳着,似乎早已跳出了她身体。

一直等她脸上的水落的差不多了,她的意识才重新回笼,她手轻轻推了下他肩膀,脑袋低下来。

低头的瞬间,她余光发现他水里深色的泳裤,而想到自己此刻……

她声音小的细如蚊蚋,“那个,你先从这里面出去,行吗?”

颜晟盯着她头顶几秒钟后目光又飘忽到了别处,他唇轻轻勾了下不紧不慢地说:“不如你先出去。”

她闭了闭眼抬起头几乎是破罐子破摔语气说:“我光着呢,出去就要被你看光了……”

然后她就看到他唇角往上扬了下,那双桃花眼眸潋滟如波,他松开她腰上的手,指腹轻轻划过她腰窝的位置转身扶着扶手从汤池里走上去。

阮芝芝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走到门口后松了口气,正想坐在按摩床上稳一下刚刚跳出体外的心。

他开门前突然侧了下身。

阮芝芝刚坐到按摩床上,水只淹到了她的腰靠上的位置。

四目相对。

“……”

空气凝固了。

阮芝芝下意识的抠了下池边的位置,哪知她的手指碰到了按摩器,床立刻开始震动起来,她坐着的位置忽上忽下,身体随之上下耸动。

尤其是地心引力的位置,动的最厉害。

这一秒,阮芝芝萌生了生平第一次想死的念头。

片刻的安静后。

颜晟不动声色的细细看了她几秒后说:“这汤池挺不错。”

某个字咬的很重。

然后从衣架上拿起衣服开门离开。

随着关门声响起,阮芝芝手忙脚乱地关上了遥控器。

她站在汤池里,趴到汤池边沿上面锤着上面。

快特么让她原地世吧!

她把睡衣穿好后,在汤池室里坐好很久很久,她只要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觉的自己不该出现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

她磨磨蹭蹭的从打开门,摸了摸发烫的脸抬头。

汤屋外,灯光暖暖,颜晟斜倚在对面的墙上,他长腿微曲,身上穿着件宽松的灰色睡衣,头上还湿漉漉的,整个人是阮芝芝从未见过的松弛感。

他向来西装风衣,即使在家里也很有压迫感,也很少有这种松弛的感觉。

阮芝芝目光不由的就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颜晟从墙上站直,目光轻轻地扫在她脸上也不说话。

等阮芝芝回神的时候,她眼前马上3倍速播放刚刚的画面,她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心脏开始狂跳,然后开启了暴走模式。

她小跑着就往自己左边冲过去,也没看路,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反正她现在就一个念头,一定要躲起来,躲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走着走着,她发现路是死的。

她二话不说就往回走。

她还是不看路,就是疯狂地走着,走着走着,她终于发现了和自己卧室一样的门,她松口气二话不说就去开门。

打开后,看到里面的摆设愣住,正前方的桌子上放着一台打开的笔记本。

她吞咽了一下,一时有点迷惑。

“我记的我房间不是这个摆设啊。”

“因为这是我房间。”颜晟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阮芝芝艰难的转过身,脸别到一边根本不敢与他对视,她把自己缩的小小的,尽量压缩自己的存在感。

“嘿嘿,走错了,我先走了。”她缩着脖子想再次开启暴走模式。

她刚走一步,后脖领子就一紧,她被人拎了拎,重新回到了原位。

她偏头,终于与颜晟的目光对上。

她紧张地吞咽几下,“你这是干嘛呀?”

颜晟神情似乎没什么浮动,依旧是那种老神在在的模样,他手指拢了拢把人往自己的方向拎了拎让阮芝芝不得不与他对视。

他目光很慢很慢的在她脸上扫过,然后用手捏住她的脸郏。

“我是想看看,一个人能紧张到什么程度。”

脸上的手指触感,让刚刚的画面再次播放,阮芝芝脸要烧着了,她强撑着最后的坚强说:“我不紧张,一点儿都不紧张。”

“哦?那你指一下,你房间在哪边?”

阮芝芝想了下,指到了自己右侧,刚刚她左走不对,那肯定是右边,一定不会错!她一点不紧张!

脸上的手松开,她的手腕被拉了住,颜晟指着自己身后的走廊,“前方右手第二间。”

阮芝芝恍然大悟,难怪她找不到呢,原来是这边,她松口气下意识的说了声:“谢谢。”

动作太猛,往前的同时,忘记自己被拉着,一下子又退回来,后背贴到了一个胸膛上,她手下意识的扶住他胸肌上,然后很神的来了句,“身材不错啊。”

颜晟拉着她的手腕,食指轻轻在上面摩挲了一下,眉稍挑了下似笑非笑道:“你也挺不错。”

“轰”地一下,那股热气再次把阮芝芝的天灵盖掀翻了。

一直到阮芝芝瘫在卧室床上,那股热气还没消散。

她把被子卷在自己身上,在床上缩成一团,一直到第二天,她都没敢把脑袋露出来。

——

早上,阮芝芝起来后,一直到躲在房间里没出去,连早上保姆李姐来叫她吃饭,她都没敢出去。

她现在不能和颜晟碰面,一碰到他就想到昨晚的画面,她就想立刻原地去世。

她自己实在无法消化这个事情,想了想给沈霏发了条微信。

【霏霏,你忙吗?我有个朋友遇到了点事,想请教你一下。】

发完之后,没两分钟那边就回了消息。

【正好闲着呢,说吧,什么事?】

阮芝芝盯着手机屏幕斟酌了一下回,

【我这个朋友吧,先说清楚,是我的朋友不是我,她果体被她男朋友看到了,这以后她该怎么办?】

沈霏:【后来呢?】

阮芝芝看着这三字眨了下眼睛如实相告,【各回各屋,各睡各觉啊。】

沈霏:【那男的对那女的没意思,劝分。】

看到这句阮芝芝一骨碌身坐床上爬起来,【为什么啊?好好的你就劝分。】

沈霏:【既然不是你,那我就直接说了吧,男的看到女朋友果体,还不马上来个饿虎扑食,颠鸾倒凤,怎么可能各睡各觉啊,要不然就是……】

阮芝芝脸一红马上问:【要不然什么?】

那头很干脆的回了句:【要不然就是这男的不行。】

阮芝芝脑中立刻闪过某次梦中的画面脸色凝重了起来,脑中滚过四个大字:虚有其表。

很快那边又来了消息,【你可以再多撩拨几次试试,也许他比较内敛需要多次那啥,加油哦!】

阮芝芝看到那个“你”眼一瞪马上回:“什么你,我说了是朋友,请注意你的措辞!”

沈霏就回了四个字:【无中生友。】

和沈霏这边聊完,阮芝芝又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才走出卧室。

她来到温泉提供的餐厅想吃点东西。

一家人都在,只除了一个人,颜思远看到阮芝芝进来,马上招呼她坐下来。

“芝芝,睡的还好吧?快多吃点东西。”

阮芝芝在餐桌上扫了一圈后“咳”了声很随意地问:“颜晟,他没在吗?”

颜思远还没回,一旁的颜以辰在一旁瞥了眼她红着的脸颊说:“叔叔回公司了。”

阮芝芝瞬间松了口气。

而颜思远在一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原本给那臭小子和芝芝安排了好多情侣项目的,这周围是度假村有许多玩的地方,哪知这小子呆了一晚又跑没影了。

他再这么工作下去,自己死前恐怕没机会看到他和芝芝成家了。

算了,来都来了,玩了再说。

他用餐巾擦了擦嘴,笑着对阮芝芝说:“不管他,咱们玩咱的。”

就这样,颜思远带着阮芝芝几人,把度假村的周边全玩了一遍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大家泡完汤就去睡觉了。

晚上,阮芝芝一个人坐在温泉里的院子里,望着满天繁星托起下巴想着心事。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但她和他的关系,似乎没什么实质性进展。

他好像怎么撩都撩不动。

这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她什么时候才能挥金如土的振兴戏班啊!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后马上接通了电话。

“芝芝,你昨天转的钱不够啊,大家都催的我撑不住了,你还要多久才能……”

电话那头突然嘈杂了起来,“给钱,让她给钱,”这些字从电话那头不断地落过来,阮芝芝眼睛酸了下对那头说:“沈叔,你放心,我马上就要拿下他了,他有很多钱,很快我就会有钱给你们的。”

挂上电话她从木凳上站起来。

抬头的瞬间,对上一双沉沉的目光。

颜晟站在大门下,脸逆着光,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快乐呀,希望每一个宝贝都圆圆满满像中秋的月亮一样。

芝芝,妈妈想看看你怎么解释。

谢谢捉虫小天使,谢谢每一个留言看文小天使。

谢谢你们感谢在2021-09-18 23:09:27~2021-09-19 22:45: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土豆 4瓶;大病初愈、不倒翁! 1瓶;谢谢你们的营养液。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