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40章 第四十章
 
按摩刚开始的时候, 阮芝芝还能勉强忍着,可按着按着,动作逐渐激烈起来。

比如现在他按到了蝴蝶骨的位置, 她感觉这个痛像火箭似的一下子冲到了最高点, 她控制的不“嗷”的一声。

“痛痛痛, 我觉的我已经困了,要不然咱们结束吧。”阮芝芝胳膊在床上倒腾着嗓音已经开始变调。

颜晟手指按在她后背, 盯着她挥动的胳膊力气一点一点压下去, 慢悠悠的嗓音跟着落下去, “我不喜欢半途而废。”

后背上的手指突然加重力气,阮芝芝倒吸一口凉气, 痛到眼泪都飙出来,她抓着床单,带着哭音求道:“求你,放过我吧, 我不想再按……”

话还没说完,只觉的背上的手指猛然下滑, 落在脊椎处压推揉并用,她感觉到后背的皮肤和骨头好像要分离了。

呜呜呜, 她做梦也想不到, 和他在床上“运动”居然是现在这种情况。

颜晟目光落在她抓着床单处, 葱白的手指揪紧床单形成一片褶皱,他眼眸微动喉结滑动了一下, 手慢慢滑到她腰椎处, “现在越疼效果越好,之后你就会越舒服,忍一下。”

随着他手指位置的变换, 阮芝芝后背的痛减轻了些,她终于呼出了一口气头往上抬了抬,总算不疼了,快让她歇会儿吧。

但十几秒钟之后,腰椎上的指头突然一压一揉,她头猛地趴回了枕头上。

然后就是排山倒海的酸胀痛一股脑从按压的位置一直在全身蔓延。

痛到她全身无力,浑身发抖,再这么按下去她非要痛死不可。

“求你了,别再给按了,我受不了,求放过……我吧……”阮芝芝用最后的一丝力气祈求着。

闻言,颜晟按着的手指一顿,目光斜斜地看向床上的人,她头发凌乱额上已经冒出来一层细密的汗,长睫毛上挂着一滴泪珠,有种弱风扶柳的脆弱感。

这副模样,让他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成就感。

这么喜欢乱来,他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那双桃花眼眸慢慢升起笑意,他指腹又一压,按住了某个穴位。

“放过你?你以为我的床是那么好上的?”

“……”

后背的某处陡然一痛,阮芝芝双眼瞪大,这次的痛比之前又增加了几倍,她“咝”了一声,脸就朝着枕头砸下去,

“啊啊啊啊!慢点慢点……啊,哎呦喂……”随着越来越痛,她声音从一开始的大叫变成了嘤咛,连清亮的嗓音都带了丝siya。

在安静的室内回荡着,只听声音是那么的旖旎暧昧。

一小时后,颜晟松开手坐在了床上,他瞥了眼在床上脸朝下摆成个大字的阮芝芝活动了下手指,“感觉怎么样?”

脸埋在枕头上的阮芝芝魂慢慢在归位,她用尽吃奶力气侧过脸眼睛泪盈盈的小声嘟囔着,“魔鬼般的技术,差点把我送走。”

“看来我没发挥好,要不然再来一次?”颜晟手朝着她慢慢伸过去。

阮芝芝吓的差点当场瘫了,她马上抓住他的手干笑着,“没,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发挥的特别好,让我死去活来,嗨翻天了。”

颜晟握了握掌心的那只手,柔弱无骨,还带着些微微的湿意,他伸出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脸慢悠悠道:“这样啊,那以后你睡不着,就来找我。”

闻言,阮芝芝吓的立刻从床上骨碌着爬起来,她抽出自己的手呼啦了下头发硬挤出个笑说,“那个什么,你这技术太好了,就一下就把睡不着的毛病治好我了,我觉的我以后再也不会睡不着了,那个,我回房了啊,晚安。”

她冲到门口,马上就去拧门,但越拧越紧,一想到有可能再来一次刚刚的折磨,她快急哭了,弄的门咔咔地响门锁却没有任何要开的意思。

“你拧反了。”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拧,门锁便开了。

阮芝芝刚要开门,那只手挡住了门把的位置。

她看向他吞咽了一下,“我困了,真的,一挨床就能睡。”

颜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手指在门把上敲了几下慢慢道:“我出了半天力,你就这么走了?”

阮芝芝:“……”

这是?她仰头看他,他衬衣领口扣子散了两粒露出锁骨的线条,她视线慢慢往上移,他流海垂下来整个人带了丝慵懒。

这副样子太过诱惑,让阮芝芝瞬间忘了刚刚的痛,她嘴巴不受控制又开始嗨起来,“那要不然我帮你按一下,就用传统姿势给你按,怎么样?”

“……”

颜晟一言难尽的看她一眼,手一动,门开了。

“让我帮你也爽一下怎么样。”阮芝芝越说越嗨,刚想更嗨,耳边响起清脆地掌声。

“啪啪啪!”

她转身看向门口。

颜思远和颜以辰两人站在门口,

颜思远极度兴奋地看着两人,“以辰快扶住你二爷爷,我怕我站不住,我太感动太激动了,这次咱家真的要办喜事了。”

阮芝芝眨了下眼睛试着解释道:“那个,我们只是在床上单纯做按摩,颜伯伯你先别激动。”

“床上,按摩?”颜思远立刻伸手把颜以辰的耳朵捂起来,他欣慰地看着阮芝芝,“我懂,我懂,别说了,孩子还在呢。”

“你们继续,我们马上就消失。”

说完,他拖着颜以辰就走。

走了几步后,颜以辰突然转过身看了眼正靠在门框上的颜晟抿了下唇说:“叔叔,以后你能不能让她叫的小声点,我带了耳机都不管用,吵死了。”

阮芝芝:“……”

颜晟瞥了旁边人一眼,挑了下眉点头。

阮芝芝没清打采地回到卧室,她坐在床上身上依旧酸痛着。

大晚上,床上,一男一女运动一个小时,说出去谁信居然是在按摩呢?

她果体也被看过了,床上也“运动”了,他怎么还是那副死样子。

她盯着地板上的缝许久,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撩个人怎么这么难呢?

——

第二天,阮芝芝去摄影棚拍摄,几段关于自己的戏份很顺利地拍摄完。

她正要去换下戏服时,李秋实找到了她。

李秋实把她叫到没人的角落里,表情带了一丝不自然欲言又止。

阮芝芝猜到了他找自己的原因,她一点没有怪他,昨天在饭店里,只有他在想办法为自己解围,虽然最后并没有成功,但她也能理解他的难处。

现在她明白了钱对一部电影有多重要,她抬着看李秋实笑了笑提前开口,“李导,我明白你的难处,您不用在意昨天的事。”

李秋实看着阮芝芝清澈的眼睛,心里越发的过意不去,他最讨厌这些潜规则,却差一点做了帮凶,可是在这个圈子想独善其身太难了。

拍一部戏,最难的就是钱,不管你本子有多好,立意有多棒,没有钱一切都白费,尤其现在题材是京剧,被业内的大多数人不看好,投资拉起来就更是难上加难。

昨晚他其实看的出来,这姑娘和那位首富关系匪浅,就想着能不能让她也跟着拉点投资。

但这话他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李秋实抿了下唇硬着头皮开口:“芝芝,昨晚为难你了,都是我考虑不周,那个我有个事想请你……”

他正要说,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马上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是李秋实导演吗?我是江映传媒的,就大厦楼下,我对你的新电影很有兴趣,想投资这部电影,你看可否详谈一下。”

李秋实愣了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江映传媒可是业内数一数二的传媒公司,口碑很好很专业,如果能得到他们的投资以后拍片都会得到很大的帮助,他马上应道:“好好,我现在马上下楼去接您。”

挂断电话,李秋实眉宇舒展开笑呵呵的对阮芝芝说:“芝芝,回头再说,我还有事,你拍完就可以回去了。”

阮芝芝望着李秋实急匆匆的背影有些困惑,怎么刚刚还心事重重的李导会突然这么开心,看着就像是突然有人给他送钱一样。

沈霏拍完戏站在阮芝芝旁边,看她发愣拍了她肩膀一下,“芝芝,我也拍完了,待会咱俩一块逛街怎么样?”

阮芝芝偏头看她笑了下点头,“好啊,正好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呢。”

“我知道了,肯定又是你那个男朋友吧,说吧,你又有什么骚操作了。”

“都说了,不是我,是我朋友。”

“行行行,是你朋友,怎么样了,你朋友把他拿下了?”

“这个事,说来复杂,一会路上和你说。”

“……”

两人说说笑笑挽着手一起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这边刚刚拍完一组戏的岳灵诗望着渐行渐远的纤细背影眉头拧起。

言子默刚刚过来,他给岳灵诗带了两杯饮品看到她拧着眉,走到她旁边柔声问:“诗诗,怎么了,拍的不顺利吗?”

岳灵诗转身看向旁边的人,她眼睛马上一红点点头:“这个阮芝芝大概是来克我的,她一来,抢我的戏不说,连哥哥也事事向着她,现在师父也对她赞不绝口,阿默,我不喜欢她。”

言子默望着她清丽的双眸试着劝她,“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她什么也没做,诗诗,对于颜晟,我劝你放手。”

岳灵诗脸色一变,“放手?我从小喜欢大的人,凭什么放手!”

“我总觉的她和哥哥的关系有些奇怪,不知道她隐瞒了什么,我一定要想办法查出来。”

言子默望着她有些狰狞的眼神,第一次产生了一种陌生和厌烦感,他抿了下唇没回话,把手中的饮品随手放在了旁边的小桌上,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远处快要消失的背影。

——

阮芝芝和沈霏到大厦楼下的时候,看到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停在楼下正门外,车门自动向上升起,纤长匀称的长腿下地,从车下下来一位身着及膝红裙的年轻女孩。

女孩脸上戴了一个大大的墨镜,红唇雪肤,极其亮眼,她站在车前瞬间吸引了路过行人的目光。

她浑然不觉的向四周扫了扫,目光落在阮芝芝站着的方向,她伸出食指把墨镜往下勾了下,一双极美极魅的眼睛露出来。

阮芝芝眨了下眼,在心里暗叫了声“妖精”,这女孩也太好看了叭。

那女孩深深地看了眼阮芝芝把墨镜推回脸上。

“您好江总监,让您久等了。”李秋实朝着女孩伸出来手客气道。

女孩朝着李秋实笑了下,微仰着下巴,“你好,李导。”

李秋实伸出个请的姿势,“那我们上去谈。”

女孩点点头,拨了下乌黑如云卷发又朝阮芝芝那边看了眼,“嗯,可以。”

阮芝芝目送两人上楼,她轻轻摇头啧舌,“好漂亮啊,这女孩。”

一旁的沈霏掐了下她的脸打趣道:“我们芝芝也好漂亮的。”

阮芝芝弯了弯唇角点头,“我也这么觉的。”

两人互看一眼,一起笑起来,然后挽着手臂往马路对面的公交站走过去。

两人来到附近的商场里,吃吃喝喝一直逛到了下午五点,逛累了,两人一人买了一杯奶茶坐在商场外面的长椅上休息。

阮芝芝靠着椅背吸了口奶茶叹口气。

沈霏看了一眼,“说吧,怎么了?”

阮芝芝把奶茶放到腿上撇了下嘴说:“昨晚,我朋友和男朋友上床了。”

正在喝奶茶的沈霏被这句虎狼之语呛了下,“咳,这不是好事吗?你叹什么气?”

“好什么啊,上床做按摩了。”

沈霏眼睛瞪大,“刺激!是我想的那种按摩吗?”

阮芝芝瞥了一眼,语气十分丧气道:“就字面意思那种按摩,大晚上在床上,你知道吗?孤男寡女,就最纯洁的那种按摩。”

沈霏的眼睛慢慢缩回原来大小,她想了下说:“如果不是你男朋友不行的话,他恐怕是外面有人了,要不然哪个男人在床上和女朋友纯按摩,这纯属有病啊。”

阮芝芝咬了下吸管,“他这个我还是了解的,他眼里除了工作,就没有人。”

“你别太自信了,男人有人他也不能告诉你啊,别傻乎乎让人给绿了。”

“怎么可能,他要有人,我当场就把这奶茶吞了。”

话音刚落,阮芝芝余光看到前方不远处,有道熟悉的身影,她目光一怔,便看到清隽的侧颜。

淡漠的眉宇舒展开,似乎正在笑着。

这一笑连那双桃花眼都生动起来。

阮芝芝目光往随着他的视线移过去,在他半米的位置,站着一道窈窕修长的身影,红裙乌发,虽然她看不清脸但只看背影就觉的十分亮眼。

两人离的很近,一阵风吹过,女孩的卷发飘起来,几乎要擦到某人的大衣上。

她放下奶茶猛地站起来鼻翼快速地翕动了几下。

沈霏奇怪的看向她,“芝芝,你突然站起来干什么?”

阮芝芝看她一眼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回道:“被绿了,去捉奸。”

说完,她伸手撸了撸袖子就朝着那道挺拔的身影冲过去。

颜晟单手插兜望着眼前的人礼貌地笑了下,“劳烦代我谢下你哥哥。”

女孩勾了唇角笑了笑,她一笑眉眼生动起来,“该谢的是我吧,都是我出头做的呢,什么时候介绍我和她认识一下呢,好奇,她是怎么让你这老棵铁树开了花的。”

颜晟瞥了她一眼语气淡淡道:“她胆子小,人比较单纯。”

“你的意思,我不单纯,怕我吓到她?”

颜晟掀了掀眼皮刚要说什么,突然,他耳边带了一阵小风,眼底落入一道熟悉的身影,他侧了侧身,眼看着那道身影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

阮芝芝余光看了眼旁边的女孩,心里有一股酸水往上冒,她二话不说,一把便拽住了颜晟的领带,踮着脚便嘟起嘴亲了上去。

颜晟眼睛一眯,甜腻软润的唇瓣便贴在他唇上,身高差距,在她的撑不住身体往下滑时,他及时扶住了她的腰。

阮芝芝望着那双幽深的眼眸,呼吸交错,他的味道冲进她的鼻腔,唇上温热的触感让她嘴唇抖了下,心虚地松开了他的领带,咬了咬牙用手臂环在他腰上头贴紧他胸膛上嗲着嗓音朝着那道红色身影娇嗔道:“宝贝,我好想你呢,昨晚你真的好棒好持久哦,就把人家折腾的死去活来的,今晚,我还想要。”

颜晟:“……”

红衣女孩眨眨眼睛,说好的胆小又单纯呢。

作者有话要说:  拜托评审大大求放过,我这写的是按摩,一点没有违规啊?求放过评审大大,真的是单纯按摩啥也没有。

男主在给女主单纯的按摩,就像盲人按摩那种,真的求求评审大大看清楚。

关于文案后半段,我想说快了。

红衣女孩让我买个关子。

颜总:你确定你还想要?

芝芝:唯唯诺诺

颜总有人质疑你不行了,你可要证明一下自己哟

感谢在2021-09-25 22:17:44~2021-09-26 23:23: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justin最可爱 1个;谢谢你破费了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想取名字 2瓶;大病初愈 1瓶;谢谢你们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