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颜晟的目光在她指间停滞了几秒种, 有一瞬间,冲动差一点淹没他的理智。

床上的人斜躺着,宽松的睡衣勾勒出腰部的曲线, 睡衣虽大, 却也只是上衣她稍有动作, 衣摆下便露出白腻的皮肤。

他垂着的手指下意识的握紧, 喉结滚动了几下垂下眼嗓音哑了几分, “别闹。”

阮芝芝身体恢复了一些,她骨碌身从床上爬起来跪坐在床上,手还举着那个东西,她杏眼眨了眨看他,“你不愿意吗?”

她说话的时候动作大了点,睡衣领口向左侧滑动, 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小巧细致的锁骨下隐隐勾出半弧的形态。

颜晟呼吸突地一顿,他抬眼, 眸色幽深地望向她,“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

阮芝芝望着他心怦怦的跳着, 手指抠了下那小包, 鼓足勇气迎上他的目光,“我当然明白了,我喜欢你,我们这样之后你就会和我结婚。”

结婚之后,我就能光明正大的用你的钱振兴戏班了。

结婚?颜晟顿了下。

他目光落在阮芝芝脸上, 目光直勾勾地停了许久。

阮芝芝被这目光盯的莫名有些心虚,她吞咽了下刚要怂,但一想到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她一咬牙在床上爬了几下几步跑到他面前,伸手便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他掌心里,然后摇着他手臂。

“我们把个用了,好不好嘛。”

她说完,便踮脚用手抓住他的睡衣领口,用力一拉,他的头便朝她低了低,她便嘟着嘴贴过去。

可动作刚做一半,她的肩膀便被按住。

肩头突然痛了下,她“咝”了声仰头看他。

颜晟一向偏爱冷色调,克制而理性,而此刻,这间平常冷冰冰的室内,这些都因为某个人即将被打破。

阮芝芝望着那双翻涌着的眼眸,这目光又让她感觉自己是那只待宰的小羊,她舔了舔嘴唇,“你……”

刚发出一个音,身体突地一晃,她“呀”了一声,便被抵在了门边的墙上。

动作太猛,颜晟的手背撞在墙壁上,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他手心护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握紧那包东西,他慢慢贴近她耳廓,嗓音是从未有过的沉哑,“如果我说好,你确定不会后悔吗?”

许是他离的太近,唇擦过阮芝芝的耳垂,带着清冽男人气息朝她压下来,她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她有点不敢去看他。

她脸低下来别到一边小声地咕哝了一句:“我主动的为什么后……”

未说出口的话被堵在了口中,颜面最后的理智被这几个字淹没。

很快,阮芝芝就对这个吻招架不住,她几乎忘记了怎么呼吸,手下意识抓紧他的衣领,可即使这样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滑,身体刚滑下一寸,腰猛的被一握,她人就被完全抵在了墙壁上。

他的吻越来越急促,根本不给她后退的机会,只是一味的索取,唇边带着阵阵痛意被他的气息侵占。

阮芝芝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了几下,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衣领滑下来,她推了推他,恰好是他腰的位置。

在她完全倚在他身上时,他松开了她。

唇相离的瞬间,她唇角一痛,似乎被人咬了一下。

颜晟轻吮了下她的下唇,低沉的嗓音有股蛊惑的味道,“你真的不后悔吗?”

阮芝芝迷蒙着双眼,因为呼吸不顺,眼角还带着些许泪意,她摇了摇头,“当然不后悔,你是我最爱的未婚夫……”

话音刚落,就感觉环着自己腰的手臂一僵他慢慢松开了她。

她身体发软,他一松开身体往后一倒顺着墙壁就要往下滑,很快肩膀便被拎住。

是的,不是刚刚的抓紧,是拎住,她仰头看他,有些迷茫。

颜晟手握了握她肩膀,那双桃花眼底残留着刚刚的炽烈,可脸色却恢复了平常的淡漠,他目光带了丝审视的意味,问道:“未婚夫?”

阮芝芝的呼吸还带着他的味道,她抬头看他,有些莫名她深吸了几口气后点头,“怎么了,你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夫啊。”

颜晟沉默,目光渐渐沉下来。

阮芝芝被这目光盯的有点心虚,她舔了下有些发痛的唇角小声问:“好好的,为什么你这么盯着我呀?”

“所以,你主动这样,就是因为我是未婚夫?”

“嗯,有什么不对吗?你本来就是啊。”阮芝芝点了点头,越发的莫名。

颜晟扯了下唇角,“能站稳吗?”

阮芝芝的呼吸已经渐渐恢复了点正常节奏,身体虽还有些发软却也在慢慢恢复,她点了点头,“嗯。”

颜晟松开她,“我去洗澡,你先睡。”

他转身就去开门,很快就被拉住。

他回头,那双大眼睛正眼巴巴地望着他,“你说好一起睡的。”

忽闪忽闪的把他的心搅乱。

他微点下巴低声道:“嗯。”

得到他的肯定,阮芝芝松开了他的手臂,他没有停留直接开门走出去。

随着关门声,阮芝芝眨了眨眼,滑坐到地上发愣。

她伸手抚了下还隐隐发痛的唇角,眼底带着困惑小声咕哝着:“我刚刚哪句话说错了?”

直到手脚开始冰凉后她才扶着地站起来走到床前躺上去。

她把被子卷在身上瞪着房顶的吊灯抓了抓头发,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

脑海里突然浮现刚刚的画面,她脸一烫捏着被角捂上了脸,腿在床上扑腾了几下。

“哎呀,真的好害羞呀!好难为情呀。”

明明是在害羞,却生生被她说出一股兴奋的味道。

她人在床上滚了几圈后慢慢的安静下来,随后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窗外不知道知什么时候刮起了北风,呼呼的风声隔着窗户的缝隙吹进来,窗帘跟着风微微摆动着,床上的人把被子往身上裹了裹,身体蜷缩成一团。

颜晟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床边上的那一小团,他目光微顿走了过去。

他按下墙上的开关,调高了室内的温度,然后转身视线落在了床上。

她低着头,头发遮住了半边脸,露出的唇角微肿着,他喉结滑动了一下躺在了她身侧。

长臂支起静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她呼吸均匀睡的很香,随着室内气温变暖,她手臂从被子里突然伸出来随意的搭在他腰上。

颜晟眸光一暗,伸手把她脸上的头发撩起来,指腹温热细腻,指尖酥麻的感觉慢慢蔓延,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用手托了托她下巴,低头便亲上她。

他微吮了下她的唇,不可思议的柔软,他深吸一口气,刚要松开她,就和一双迷蒙的大眼晴对上。

“……”

“你都不承认我是你女朋友,呜……”她嘴里咕哝了一会儿带着哭腔。

说完便又闭上了眼睛,睫毛的尾部还挂了一颗泪珠,似乎是委屈极了,还抽噎着,“你都不承认……”

颜晟心突然像被扎了下,他手轻轻拍拍她的背,贴近她耳边低声道:“别哭了,睡吧。”

她闭着眼睛往他怀里一钻,脸贴着他锁骨的位置慢慢的呼吸再次均匀起来。

十几分钟后,当颜晟感觉她睡熟之后想要拉开她时,她手脚并用的攀在他身上,只要他一动,她就开始小声哼唧,带着哭腔。

颜晟闭了闭眼,无声地叹气,漫漫长夜,他的呼吸慢慢变的急促,而身上的人时不时的往他身上贴着,五感从未像此刻这么敏感。

他重重地呼吸了几下,闭上眼想靠安静等待着身体的炽热消退。

终于,身上的人突然翻了个身,他松了口气,又从床上起来,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后站起来,揉着眉心再次走向浴室。

然后去冲了今天的第二次冷水澡。

——

阮芝芝第二天很早就赶到摄影棚,今天她要拍的部分较多,她换了几套戏服,又上了几次妆,因为需要多角度来拍,就一直从早上拍到了下午。

李秋实从监视器前站起来,对着阮芝芝鼓掌,“很不错芝芝,可以说是完美。”

阮芝芝还穿着戏服,她走过去看向李秋实弯弯唇角,“谢谢李导,主要还是您拍的好。”

闻言,李秋实笑了笑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哦对了,后天有个综艺需要主创去,主要是为了电影做宣发,你也要一起去,之后我会让助理和你说一下综艺流程和注意事项。”

阮芝芝愣了下,不可思议地问道:“综艺?就是说我要上电视了吗?”

李秋实看她眼睛瞪地圆鼓鼓的,带着点孩子气,他笑着点头:“对,你要上电视了。”

“哇哦!太棒了吧!我要上电视了吗?太神奇了吧!”阮芝芝微张着嘴,语气十分兴奋。

不远处刚卸完妆的岳灵诗盯着前方的阮芝芝表情有些不自然,她对一旁的言子默压低了声音说:“阿默,我总觉的李导对她有点过于好了,不对劲儿。”

一旁的言子默瞥了她一眼,目光移向前方,阮芝芝侧对着他,戏装下的腰肢不堪一握,他目光缓缓上移,酒窝随着她说话渐深渐浅。

他的唇角不由自主的也扬起来。

“阿默。”

手臂被推了下,言了默回神扭头看旁边的人。

岳灵诗皱着眉看他语气有些酸,“至于吗,你看的眼睛都直了?”

言子默脸色一沉语气有些冲的回道:“你什么意思?”

这是第一次他用这种语气与自己说话,岳灵诗咬了下嘴唇眼泪马上掉下来,“你为了她,就这个态度和我说话?”

她一哭,言子默表情立刻缓和下来,他抿了下唇说:“对不起。”

“你会永远站我这边的帮我的,对吧,阿默?”岳灵诗拉了拉他手看着他问。

言子默望着岳灵诗闪烁的眼眸顿了顿垂下眼睛,“嗯。”

岳灵诗开心的抓着他手臂,“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耳边兴奋的声音没有像从前一样牵动着他的情绪,他目光轻轻往那边一瞥,那道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目光一顿,心里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

阮芝芝在家吃完饭洗完澡,一直到晚上八点,颜晟还没回家,她盘腿坐在床上拿出手机盯着屏幕看了会儿给他拨了个电话。

只响了一声,那边便接通了电话。

“怎么了?”

听筒那边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还带着鼻音。

阮芝芝手指抠了下床单,“没事。”她顿了下又说:“就是想你了,你几点回家?”

“九点左右。”

阮芝芝看了下墙上的钟,“还有一小时吗?那我一会儿在门口等你。”

“别出来等我,今天降温很冷。”

“我穿厚点。”

“不行。”

颜晟在会议室捏了捏有些酸胀的眉心耐着性子说:“别闹,我在开会。”

手机那头“哦”了声,不情愿地挂了电话。

颜晟放下手机抬眼,在坐的主管都直勾勾的盯着他,尤其旁边的市场总监,他憋了憋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颜总,我觉的要不然就早点散会吧,别让人等着。”

话音刚落,凉飕飕的目光就朝他落下来。

颜晟“哼”了一声,“你觉的?”

市场总监望着那双沉沉的目光话锋马上就转,“我不要我觉的,我要颜总觉的。”

“……”

——

临近九点钟,阮芝芝裹上了羽绒服带上了帽子围巾下楼来到大门外,她往东侧的方向张望着。

北风呼呼的刮着,像小刀子一样吹在脸上,她脖子缩了缩,把脸埋进围巾里,只留下一双大眼睛。

过了十分钟,她看了看手机,她穿了单鞋,脚有点冻麻了,她只好在原地跺着脚。

她又往右侧望了望,还是空无一人,她失望地望向天空而后怔住。

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下来雪花,她眼睛一亮,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她伸手去接飘落的雪花,刚数到第三瓣,雪花便融化凝成水珠。

雪花越来越多,她弯着眼睛不停的去接雪花。

直到她听到了一阵刹车声,她停下动作扭头看过去。

车门打开,长腿落地,当她对上那双桃花眼时,立刻奔跑着过去。

颜晟在车上就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人,他加快了车速在大门前停下,看着朝他跑着过来的人,他立刻走过去。

阮芝芝口中冒着白气仰头看眼前的人,雪花落在他睫毛上,很快变成了水珠。

两人的距离很近,阮芝芝在那双好看瞳仁里看到自已的脸,她眉眼弯弯看着他问:“你知道初雪我们一起看会怎么样吗?”

颜晟牵住她的手,低声问:“会怎么样?”

阮芝芝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的回;“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说完她没等他回应,她踮起脚就嘟着嘴想亲他。

颜晟看着她的样子,眼底划过笑意,刚要低下头便听到耳边一道沉沉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颜晟转身,几米外,言子默和言正站在车前,正盯着自己的这边。

阮芝芝愣了下马上反应过来,马上站直刚想抽出自己的手想解释一下,手马上被反扣住。

颜晟偏头看了她一眼,手指慢慢往下滑然后与她十指交/插。

他抬眼看过去,对上言子默的目光面不改色道:“在接吻。”

言正嘴巴微微张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言子默脸色倏然一变,他拧着眉看着两人,“你们是究竟什么关系?”

阮芝芝拼命和他使眼色,大哥,你可不要当着他乱说啊。

颜晟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安静,他掀了掀眼皮朝言子默看过去说:“她是我女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恕我直言,在坐的评审都是我爸爸,求放过。

文案内容大家得等几天,被锁了两次了,就啥也没有写,挠秃头。

我知道大家都等着看,我也想看。

颜总大家这次更加怀疑你不行了,可咋整啊我滴儿。感谢在2021-09-29 01:08:22~2021-09-30 23:30: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病初愈、小土豆、不倒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