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雪越发的大了, 大片的雪花飘飘扬扬地从空中落下来,一阵北风刮过,雪花飘落向在场的人身上。

阮芝芝愣住, 错愕地看旁边的人, 他侧颜深邃清隽, 表情平静, 似乎在说着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他偏头看她。

望着她瞪大的眼睛,颜晟指腹在她手指上摩挲了几下问,“怎么了?”

阮芝芝看着他眨了下眼睛,“你刚刚说我是你女朋友了吗?我没听错吧?”

她知道不应该在这两人面前承认两人的关系,但听到他说她是他女朋友的时候, 心里瞬间有种很复杂的感觉,甜里透着酸,酸中又裹着甜。

颜晟眼底划过笑意, 他点头,“嗯, 没有。”

阮芝芝唇角压不住地翘起, 她松开他的手,对着前方正望着他们的言子默和言正双手举高兴奋道:“你们听到了吗?他说我是他女朋友,哎呀,太开心了!”

一边说一边原地转起了圈圈。

言子默盯着她弯弯的眉眼,心里突然像被划了一刀, 他知道这种感觉很荒诞,但他很清楚这种感觉,他在嫉妒, 嫉妒到有些喘不过气。

他唇抿紧,没有像从前一样,只要颜晟身边的女人,他都会下意识的去想抢过来。

他目光盯着那道跳跃的身影,心里像被塞进了棉絮,堵的难受。

一旁的言正奇怪的看了眼自己儿子,然后又看向颜晟和阮芝芝,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这姑娘,虽说两家不和,但大面上他一个做长辈的也要过的去。

他朝着颜晟笑着问道:“是女朋友,你怎么不早点说啊,怎么之前还要说你是她舅舅?”

颜晟看着他挑也下眉稍,“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她舅舅。”

“那好好的你这是想瞒着谁啊。”

一旁转完圈的阮芝芝停下来对着言正眨了下眼,“伯伯,您觉的是想瞒着谁啊?”说完她瞟了眼言正旁边的言子默。

言正突然意识到什么突地一笑自嘲道:“原来是防着……”他看了旁边人一眼自动咽下后面的话。

颜晟朝他微点了下头淡声道:“不早了,先告辞。”

言正笑了下点头,“嗯,告辞。”

一旁的言子默一直沉默着,只是目光直勾勾的盯着……

颜晟眼眸一沉,把身边人往自己这边拉了下。

阮芝芝被这一拉,直接就倚在他身上,她朝他弯了弯眼睛,“太冷了,我们回家吧。”

颜晟手包紧她冰凉的手指点头,“嗯,回家。”

“我等你等了好半天呢,脚都冻坏了呢。”

“我说过,不许出来。”

“可我一天都没看到你了,想早点见你嘛。”

娇嗔撒娇的声音落入言子默耳中,他手握成拳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两人的身影,直到大门缓缓关上。

“阿默,你可不要像之前那前胡闹了,这姑娘看着单纯。”言正沉默了一会儿提醒身旁的言子默。

闻言,言子默嗤笑了一声看他,“胡闹?你怎么知道我这次也是胡闹。”说完他拧着眉就转身径直离开。

漫大的大雪纷纷而落,言正望向大雪中的颜家大门怔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我怎么看这姑娘怎么觉的像他……”

——

颜晟刚换洗完澡换好睡衣,门外便响起敲门声,他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进来。”

说完,他走到卧室的桌子前拿起水,拿起一片药放进口中咽下。

门开后,阮芝芝探出脑袋看向房间里的人。

看到颜晟手中的药后,她马上推门进来关好门走近他,“你生病了吗?”

她站在他面前踮脚去摸他的额头,手心里微有烫意,很快手就他被拿下来握住,“有点感冒,没事的话你先回你房间吧。”

闻言,阮芝芝嘴巴撇了撇有点不高兴,她刚进来就赶她嘛。

她瞪他一眼,“你是怕我闹你吗?”

颜晟掀了掀眼皮看她,“你确实挺闹的。”

阮芝芝眼睛瞪的更大了,她晚上为了等他回来在外面冻了好久,一回家就想着来看他,现在居然被人嫌弃闹。

“那我走可以吧,省的被人嫌弃。”

颜晟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圈,脸颊鼓鼓的,他眼底划过笑意忍不住捏了捏她脸,“可以。”

然后松开她的手。

阮芝芝:“……”

她眨了下眼,连留都不留下她吗?她站在原地,眉眼耷拉下来没动。

颜晟看她,“还有事?”

阮芝芝抿了下唇,有谁家的男朋友这么慌着赶女朋友的,她想赖着不走,又觉的太没面子,她瞪他一眼小声说:“我走就是了,不惹你烦了。”

说完转身离开,刚走一步手腕便被拉住。

阮芝芝扭头看他脸绷着,不高兴三个字就差写在脸上了。

颜晟望着她默了默低沉的嗓音带着鼻音,“我感冒了。”

阮芝芝:“所以呢?就更觉的我烦吗?”

“不是。”

“放开我,我要去睡了。”

看到她垂着的眉眼,他不自觉的叹口气,“是怕传染给你。”

阮芝芝怔了下抬眼看他,他的眼睑下拓着淡淡的阴影,连那双好看的桃花眼还带着疲惫。

连握着她的手也比刚刚还要烫。

她眼睛立刻瞪大看着他,“我不怕传染。”

“我怕。”

阮芝芝眨了下眼睛靠近他,“那我照顾你睡觉,好不好?你看你生病了,我想照顾你。”

颜晟很想拒绝,但望着这双忽闪的大眼睛,最终他还是点了下头,“好,但要保持距离。”

“放心吧我一定保持距离。”

室内静谧,卧室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暖色的光线洒在室内。

吃过药的颜晟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他抬眼看床边的人,“好了,你去睡吧。”

阮芝芝坐在床边打了个哈欠,然后帮颜晟压了下被角,“你睡着后我再走。”

颜晟抿了抿唇说,“我吃药了应该很快睡着,你回房吧。”

“闭上眼睛,都生病了话怎么还这么多。”

话多?这还是颜晟人生第一次听到这种评价,他无声的笑了下,头上感觉越发的昏沉,他揉了揉眉心闭上眼睛。

睡着前想到一件事,他有很久没有感冒过了,上次感冒好像还是是上大学时候。

这大概就是冲冷水澡后遗症。

阮芝芝注意到床上的人没了动静,她用手贴了贴他额头,似乎没那么烧了,她打了个哈欠,困意袭来,她眼睛瞥了眼他旁边的位置顿了下。

就让她眯一下,眯一下她就回房睡。

她在他身旁躺下来,掀开一个被角钻进去。

颜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侧了下身想坐起来喝水,入眼便看到贴在自己旁边的人,她嘴巴微张着,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睡的很香。

他无奈的往旁边挪动了一下身体,刚要起来,就看到旁边的人在床上翻了个身,她闭着眼突然把身上睡衣撩开。

入眼便是浅蓝色的文胸下的……两tuan雪白,他怔了下立刻别开眼。

“勒死了……”

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声音。

床上晃动了几下后,颜晟身上横了一只手臂,他垂眼看到葱白的手指间的内衣后眼皮跳了跳,目光下意识的往旁边看过去。

床上的人睡衣掀开了一半,雪白纤细的腰肢上隐隐露出两团半弧……

颜晟喉结滑动了几下,深吸一口气。

好半天,他才移开自己的目光,他闭了闭眼,认命的从床上起来往浴室走去。

很快浴室里便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

阮芝芝要拍摄的部分上午10点,她来到摄影棚的时候,李秋实正在拍摄着,看到阮芝芝后立刻把她叫过来。

岳灵诗也在旁边穿着戏服,脸色似乎不大好。

李秋实抬眼看着阮芝芝问道:“芝芝,嫦娥奔月你来试试,主要要拍水袖动作,尽量一镜到底。”

阮芝芝还没回应,一旁的岳灵诗拧着眉开口:“李导,我的角色已经给了她两个,这个再给,那我还演什么?”

她语气带着不满,很冲。

闻言,李秋实扯了下唇角回道:“拍了两个小时,一条都不能用,难道我要给你往袖子里安上两根棍子?诗诗,拍之前你可是和我保证过这动作你都能做好的。”

岳灵诗脸色变的更加难看,这一年,她实在太忙了,这些动作之前她是能做下来,但现在她各种工作,没办法做到每天练功,自然也会有失误。

“拍摄每天都有进度,人工机器各种都需要人力物力,也就这么一段,让她试试再说吧。”

阮芝芝一直安静的站着没说话,岳灵诗胸口重重地起伏了几下把身上的戏服一拽,扔向地上扭头就走。

戏服不能乱动,更不能乱扔,这是老祖宗的规矩。

阮芝芝耳边突然闪过爷爷的话,戏服飘落的瞬间,她伸手接住。

李秋实望着岳灵诗的背影叹了口气然后看向阮芝芝,“芝芝,你先试试吧。”

阮芝芝没什么犹豫点了点头,“好,我试试。”

一个小时后,李秋实盯着监视器,满眼震撼,这一套动作加上戏词真的出来成片也不过几分钟,但如果一镜到底需要花很久的时间,这考验的是演员的功力是否扎实。

藕色的水袖在舞台中央随着轻盈的身姿旋转飘动,时而成圆,时而像云,在她的手中自由的变换。

言子默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这幅场景,他有种恍惚感,仿佛戏台上的人真的要去奔月。

他目光随着戏台上的人移动,直到她的动作停止。

“阿默,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耳边的声音让他回神,他偏头看旁边的人。

岳灵诗脸色阴沉,眼睛有些发红,似乎是刚刚哭过,他扯了下唇角回道:“怎么?不行吗?”

岳灵诗被这话噎了下,脸色越发的不好语气也不由的带着嘲讽,“是啊,我差点忘记你有多风流了,女友多到数不清,对感情很随意。”

她顿了下哼了声说:“哥哥就和你不一样,他这个人虽然冷淡,但不滥情,他一看就很专一。”

这几句话像把刀子直接扎进言子默的心头,这些年,他所做的一切在现在这一刻起,就是个笑话,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用从未有过的残忍语气说:“是啊,他确实专一,不过,永远不会对你。”

岳灵诗心中忽地一跳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言子默手指了下前方的戏台似笑非笑道:“只会对她。”

“你猜她是谁?”

岳灵诗望着他的脸色,心里莫明开始发慌,她深吸一口气问:“再怎么他们也是亲戚总不能乱……”

“伦”字还没说出来,便听到嘲讽的声音:“他们根本不是亲戚,她是颜晟女朋友。”

闻言,岳灵诗脸色大变,嘴里喃喃着,“不可能,他从没交过女朋友的,怎么可能,不可能……”

言子默看了她一眼,心情复杂,他默了下转身离开。

临走前,他看向戏台上的人眯了眯眼。

他真想知道,如果他把她抢走,颜晟会是什么反应。

——

因为加了拍摄任务,阮芝芝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回到楼上的时候就看到颜思远带着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颜晟的房间走出来,她怔了下脸色变了变立刻走上去问道。

“颜伯伯,颜晟怎么了?”

颜思远看到她担忧的目光安抚道:“没事,他就是着凉感冒发烧了,已经给他打了退烧针,现在已经睡着了,睡一觉退烧应该就没事了。”

一旁的医生也附和道:“别担心,晚上给他量几次体温,如果超过385喂他吃两粒布洛芬,让他多喝水就可以了,如果明天不退烧,打电话给我,我马上过来。”

阮芝芝点点头,“我明白了,谢谢医生,那我进去看看他。”

“嗯,好,你去吧。”颜思远说完带着医生下楼。

阮芝芝打开门,马上朝床边走过去。

她坐到床边,看向床上的人,颜晟的眼晴闭着,清隽的脸上有些潮红,她用手背贴了贴他额头,滚烫滚烫的,她咬了下嘴唇手握住他的手。

平常看着挺健康的怎么身体这么弱啊,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感冒了。

她望着床上的人叹口气,“等你好了,我就拉着你去运动,这身体也太弱了。”

床上的人睫毛动了动,眉心蹙了蹙。

阮芝芝晚饭后就一直待在颜晟房间里,每隔一小时她就给他量一次体温,12点之前温度一直在375左右,可到过了12点后,他身上又开始烫起来。

她一量,看着体温表上的数字眼晴瞪大,39度了,她立刻从床上起来倒了水又把药倒好来到床边,她轻轻推了下床上的人。

“颜晟,醒一醒,吃药了。”

她推了几下,颜晟才睁开眼,他瞳仁有些涣散看着她,声音嘶哑,“不吃,困。”

声音里不似平时那么淡漠腔调,竟让她感觉到一丝萌来。

她忍不住笑了笑,低头做了平常不敢做的动作,捏了捏他脸,“不吃不行。”

颜晟恍惚中看到似深似浅的酒窝,他怔了下,喉结滚动突然笑了下喃喃道:“好看。”

“好看?”阮芝芝愣了下有些莫明:“什么好看。”

颜晟又笑了下轻轻道:“酒窝。”

阮芝芝反应过来,唇角更弯了起来,“你在夸我吗好看吗?”

他很认真地点了下头,“嗯,你好看,笑着好看。”

阮芝芝第一次看到这么听话的颜晟,忍不住又捏了捏他脸,“那你要把药吃了,我就多笑给你看。”

“好。”他马上应道。

她靠近他扶起他的头,把药放进他嘴里,很快他就把药咽下去。

然后让他躺下掖好被角。

当她坐回到床边时,他已经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她低头靠近他,弯了弯唇角,“没想到你生病后是这个样子。”

她感觉到有点累,侧躺在他身侧,手摸了摸他额头,还是很烫,她看着他深邃的侧颜叹口气。

又过了十几分钟,正当她在打哈欠时,身边人突然朝着她的位置靠过来,身上似乎在打着寒含糊道:“冷……”

阮芝芝立刻清醒过来,她摸了摸他的头,比刚刚还要烫。

身体似乎在发抖,她立刻拍拍他小声问,“颜晟你还好吗?”

听到她的声音,他的手臂突然压住她将她抱时怀里嘴里依旧含糊着:“冷,很冷。”边说边抱的她更紧。

阮芝芝在他怀里抬起头,她抿了下唇伸手把被子往让提了提盖好,然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这样好点吗?”

他身上滚烫,手却冰凉冰凉的。

阮芝芝拉住他的手想用自己手上的温度帮他暖一下,似乎感觉到热度,他手臂抱的更紧,手贴到她身上的皮肤,立刻贴紧。

阮芝芝注意到他的动作,眼眸微动小声嘀咕了一句:“电视剧演的居然是真的吗?发烧了用体温温暖?”

身上的手在她身上胡乱的贴着,似乎很想汲取温暖。

她抬头看他,犹豫了一下把睡衣往上撩了下,把他的手放在了腹部,那手很快就贴上去,人渐渐安静下来。

她松了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她额头抵住他的,然后眼皮往下垂了垂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没睁眼就去摸摸他的头,似乎不怎么烫了,她往他怀里靠了靠又睡过去。

睡着睡着就感觉越来越热热,她扯了扯睡衣,扯开了几粒扣子,感觉凉快了许多后又睡过去,旁边的人身体也动了动,手臂一动,手心恰好压到扯开的扣子位置。

修长的手指动了动贴上去,他眉心蹙了蹙手指微动。

清晨,颜晟醒过来的时候,头上的昏沉感轻了许多,他手指动了动指腹间软软绵绵的,他呼吸一滞,偏头看向自己手的位置,看到自己指腹捏着的位置僵住。

他沉默了几秒钟后,手一松,眼睁睁地看着……回弹了几下后恢复了原本的形态。

“……”

作者有话要说:  评审爸爸,真的什么也没有,从今天开始你们都是我亲爸爸,求放过。

颜总:蚌埠住了……

芝芝:我真的好体贴。

最近更新都是临近十二点,如果有事我会请假,祝大家国庆快落,祝祖国母亲永远繁荣昌盛。

那个这章肥吧。。

那个真的感冒发烧要去医院测核酸治疗认真响应国家规定。

文里设定没有新冠所以颜总他没测核酸。

感谢在2021-09-30 23:30:28~2021-10-01 23:59: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浠 40瓶;小若若若若 13瓶;大病初愈 3瓶;不倒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