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阮芝芝握着手机, 被颜晟的话震了许久,她把手机拿开,用指头在耳朵里面转了转, 又揪了几下耳垂, 确定不是自己幻听了。

她咽了咽口水刚想说话, 听筒那头却先一步开口。

“你没听错,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不, 不用了。”阮芝芝手背贴着发烫的脸马上回道。

她脑子懵了一下,有点转不过弯来,她搞了这么大一个乌龙的事,还骗了他,那天还一时口嗨说他是“炮友”,以她对他的了解, 他不是应该很生气吗?

他怎么会提出这钟要求?

这完全不符合他人设啊。

她捏着手机另一只手挠了下太阳穴,“你不会是被我气糊涂了吧?”

另一头,车里。

颜晟手里夹着根烟吸了一口, 肘腕抵在车窗上,拇指撑住额角, 烟雾从他鼻腔缓缓出来。

他视线落在车窗外的一处矮房, 气温回升,上面的积雪正在缓慢融化,水滴以很慢的速度往下落。

在第六滴落下的时候,他把烟按进车内的烟灰缸里淡淡的嗓音有些发闷,“你不是不回来了吗?”

这句话让阮芝芝的心突的一抽像被泡进了酸菜坛子里, 又酸又涩,她咬了下嘴唇小声应着:“嗯,不回来了。”

颜晟按着烟的手指突地一顿, 修长分明的骨结逐渐泛白。

在烟完全熄灭时他压下胸中那股翻涌,平静的开口。

“那就当分别前为我们的炮/友关系划上圆满的句号。”

他的声音如平常一样平静淡漠,没有一丝起伏。

颜晟话让阮芝芝鼻尖一酸,听到“句号”两字,她就莫明的开始难过。

但长痛不如短痛,如果这样就可以结束的话,就当是分手“炮”。

她沉默了一会儿带着鼻音回,“行,那说好了,我就履行这一次以后……”

“这种关系没有以后,下来吧。”颜晟打断她,嗓音里透着一丝不耐。

他的话让阮芝芝的心钝痛着,她擦了下眼角溢出的泪“嗯”了一声。



阮芝芝刚从小区门口的通道出来,颜晟一眼便看到了她。

路灯昏黄,她脸往两侧张望了下,

当她走出通道后还在四处张望着却始终没有往正前方看。

颜晟蹙了下眉踩下油门,十几秒钟后,轮胎与地面急促的摩擦声响起,他踩下了刹车。

阮芝芝被横在面前的车吓了一下,她抿了抿嘴,车窗下降。

那双桃花眼正沉甸甸地望着她。

她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不敢与他对视,慢慢垂下头。

“上车。”颜晟抬臂把副驾的车门打开。

阮芝芝指尖抠了抠包带,慢吞吞的上车。

进入车里的瞬间,淡淡的烟草味钻入鼻腔,她怔了一下偏头看旁边的人。

视线相撞的瞬间,阮芝芝目光立刻旁边飘去。

她默了一下语气很随意地问:“你抽烟了吗?以前从也没见你抽过啊?”

颜晟扯了下唇角,淡声回:“嗯,以前不想,现在想抽。”

这话让阮芝芝心突地跳了下,她手拉着安全带系好垂着头小声说了句:“你少抽点,对身体不好的。”

她嗓音软糯,让颜晟有一瞬的恍忽,好像她又在对自己撒娇卖萌。

他没回话,直接启动了车子,踩下油门前他偏头问她,“准备好了吗?”

阮芝芝眨了下眼睛,“准备什么?”

颜晟抬了抬眼,他眼晴目不转晴的看着她脸说:“我们是炮、友,你说准备什么。”

阮芝芝“唰”地脸就红了。

一些画面从她眼前划过,她像被人扔进沸腾的锅里,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一直蔓延到脖颈处。

她头往另一边别过去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这眼神她熟,就像猎人在看煮好的小羊,恨不得马上吞进腹中。

她吞咽了一下小声咕哝,“当你炮友,就还挺不容易的,还好就一晚要不然……”

颜晟踩下油门,车子启动冷不丁的问:“要不然什么?”

“没,没什么……就说你体力好呢。”阮芝芝结巴着应着,还是不敢去看他眼睛。

“你悠着点,要不然我怕你以后就不行了。”

“年轻时放纵,老了就该亏空了。”

颜晟:“……”

阮芝芝一紧张就开始胡说八道起来,她闭了闭眼头又垂下来。

车内陷入沉默,阮芝芝也不敢再说话了,脸朝着车窗外假装看着风景,她望着疾驰而过的汽车脸上闪过懊恼。

对向的汽车经过,车灯略过,她在车窗上看到了他的侧颜。

下巴的线条比之前更加冷刻,好像瘦了许多,是工作太忙了吗?

她头斜倚在车窗上,轻轻地叹口气。

颜晟听到声音,瞥了她一眼,她头靠着车窗,脸侧着,只能隐约看到尖尖的下巴,车辆经过,从车窗上看到她大大的眼睛,像是蒙了层灰,让他心里一揪。

他还是喜欢她闹一些,每当她在闹的时候,那双大眼睛就像溢出来无数颗星星。

握着方向盘的手捏紧,手背上的青筋隐隐浮动。

——

半小后,俩人来到了市中心那套跃层里。

阮芝芝慢吞吞的跟在颜晟身后上楼,她手紧紧揪着包不断地吞咽口水。

一直到卧室门口,她心脏开始狂跳起来,甚至想临阵脱逃。

上次她是酒装怂人胆,可现在她可是完全清醒的状态。

她又连续地咽下口水,却感觉更紧张了。

颜晟推开了房门,转身看她,“进来吧。”

阮芝芝探头往房间里瞄了一眼,依旧是冷冰冰的色调,她收回视线眨了下眼睛,长睫毛一扇一扇的,大眼睛透着心虚,“那个,要不然我先去整两盅?”

她边说边做出往喝酒的姿势。

清亮的嗓音因紧张有些发颤,颜晟喉结滑动了一下目光盯着她,“不用。”

“还是整点吧。”

说着就想往楼下跑,刚有个转身的姿势,手腕便被拉住。

颜晟的手指慢慢拢紧,“我说了,不用。”

阮芝芝“咕咚”咽了一口水颤着声音,“好,好吧。”

当她被拉着进去听到“呯”地一声关门声时,身体很没用的跟着瑟缩了一下。

颜晟迅速拽下了领带扔在了床上,然后扭头看了阮芝芝一眼,他的视线先是在她的脸上,然后以极慢的速度往下移。

几个来回之后,把阮芝芝给盯毛了,她手往外抽了抽挤出一个笑,“不如,先洗澡吧。”

颜晟看着她慌乱的眼神,点头认同,“嗯,确实应该先洗澡。”

阮芝芝松下一口气,先让她洗澡缓一缓,她手又往外抽了下声音明显松轻松了一些,“那你也去洗吧,洗好你再过来。”

握在她手腕上的手却拢的更紧,她看他一眼,“你松开我啊,要不然我怎么洗澡?”

颜晟极轻地笑了下,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拉,突然便伸手去解她的衣服。

阮芝芝嘴当场张成了个十分标准的“o”型。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衣被扔在床上。

然后是身上的打底衫,她眼前一黑,打底衫被利落的从头上拽下来。

她眼睛倏然瞪大,眼睛往下一看,肩上有什么滑落下,窸窣落地的声音。

!!!!

她的鼻翼快速翕动了几下,她下意识的就去想伸手挡。

“你……”

只吐出一个字,夹杂着烟草的味道便朝她扑过来,她的话被堵进了嗓子里,下一秒她挡住的手被拉了下来,他手从她腕上极慢的滑落,手指慢慢屈下与她十指相交。

阮芝芝刚动了一下,下巴便被捏住,他的唇舌十分蛮横地向她压过来。

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她脑子来不及思考,连呼吸都一起被他略夺。

她嘴里“呜”了一声,身体往后缩了下,下巴上的手突然松开,正当呼吸将要顺畅之时,他的手直接用力按住她的后脑勺,唇舌以更霸道地力度掠向她。

很快她唇舌就开始发麻胀痛。

仿佛真的要将她卷入他的腹中,不给她任何躲闪的机会。

呼吸越来越急,她的身体终于撑不住往下滑,很快便被人从身后环住。

如春风中的花朵般被轻轻拂过,她身体下意识的绷紧,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地板上一声摩擦的声音,当她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滚烫的热气一股脑的往上涌。

她像一只被扔进沸水中的冻汤圆,疾速的被融化。

空气突然顺畅,他抬起来唇,在离她一公分的位置。

阮芝芝大口地喘着气,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扶住了他的肩膀。

颜晟突然又吮住她的唇,手却没有停下。

突然,他变换了方向,犹如捧住了空中最柔软的云朵。

阮芝芝呼吸突然一滞。

她用最后的力气颤着声音说:“还,还,还没洗澡。”

话音刚落,身体一轻,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他抱了起来。

她从他怀里抬起头,入眼便是他幽深的眼睛,此刻的眼底如波浪般翻涌着,是毫不掩饰的欲/念。

他视线直勾勾地盯着她,嗓音浓重暗哑,“我帮你洗。”

阮芝芝脑子又“嗡”了一声,直接原地爆炸,她脸上像被烧着了一般,嘴里断断续续说:“啊,不,不,不,用了,我可以……”

后面的话他没有给她机会再说。

浴室里,水流声“哗哗”地响起,带着回音在浴室里回荡。

阮芝芝手指扒着浴缸的边头身体往里面缩了下,偷瞄着前眼的人。

萦绕白色的水雾下,他宽肩平直,手臂修长肌肉线条流畅又分明,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感觉炽热的气从心口往头顶冒,她的目光慢慢下移。

1,2,3……她一块一块数着腹肌。

窄腰下是十分优美的人鱼线,当她目光又向下移时,“轰”的一下,视觉的冲击力太大,她身子一滑身体便没进了水里。

浴缸打滑,她扑腾了几下,咕噜喝了几口水后被人从浴缸里捞起来。

像溺水的人下意识反应一样,她下意识的就勾住了他的脖颈。

水从脸上缓缓流下,遮住她的视线,她嘴里吐出一口水,迷濛地想睁开眼睛。

透过水流,她看到了他如深海般浓重的眼眸。

他指尖炽热游弋着,像把火一样将她点燃。

浴室的灯光在她眼前突地开始晃动变形,她周身的毛孔瞬间张开。

她斜靠在浴缸边缘,双颊像烧起了红云,她嘴唇动了动,眼晴看着他。

水花猛然溅落在地上晕成一片。

颜晟弯下身体,一只手撑浴缸旁墙壁上,另一只手移动按住了她的后脖颈,指腹在上面摩挲了几下。

阮芝芝身体一抖,红晕瞬时在全身蔓延,她睫毛动了动颤着声音连不成句:“我……我想……自己洗……”

“你洗不了。”他头越来越低,声音哑的不像样。

“我……”

“能”字即将要说出口时,阮芝芝唇上一很轻地痛了下,那个字又被生生地“堵”回嗓子里。

他按着她脖颈的手捏了下,如愿的听到想到一声轻咽。

“阮芝芝。”他声音低沉似乎带着叹息,他贴近她哑着的嗓音在她耳边,“说我是炮、友,嗯?”

阮芝芝瑟缩了一下,不敢去看他,想说话,却找不到发音的节奏。

“还有没有点良心了?”

她耳垂上如电流穿过般酥痒,嗓音变了调子,“别,别这样……”

“我要洗了。”

突然阮芝芝眼前的灯光被挡住,水猛地从浴缸里漫上来。

她呼吸突地急促起来,只听到阵阵水花贱落的声音。

“不用了,别洗那边……”

水花突地声音变大,越来越大,水流在她身上一漾一漾的,她扶着他肩膀,灯光忽明忽暗着,灯光和水花的声音开始遥相呼应。

她像一艘被海浪卷起的小船,在一明一暗中不断地起伏着。

风浪逐渐变急,一股巨浪猛然扑来,她这艘小船承受不住睁眼,灯光急速的变换着,她指尖掐紧,不可抑制的呜咽着。

朦朦胧胧之中,风浪变慢,她听到他在耳边低低问:“喜欢吗?”

阮芝芝的脑子混沌着,下意识应他,“喜欢……”

“喜欢什么?”沉哑的嗓音带着诱哄,他控制着风浪变慢。

阮芝芝这艘小船被风浪送到了半空,不上不下,她蹙眉眼角红委屈地看他,“你……喜欢你。”

她几乎是最后的力气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然后用手勾住了他的脖颈,人朝他贴过来。

他眼眸因这这几个字突地一变。

海浪伴着疾风一波接着一波推着小船往风浪的尽头飘去。

“喜欢谁?”

“你……”

“我是谁?”

“颜晟……”

“再说一遍。”

“喜欢……颜晟。”

“……”

不厌其烦人声音在浴室内不停的响起,直到变成小声哭泣声才慢慢停下来。

阮芝芝在最后的意识涣散前想着。

就让她再骗他一次吧。

明天她就走了,就是想骗他也没机会了。

灯光地明暗急速的变换着,最后,在她的眼前变成了灰明的重影,到最后她分不清眼前是明是暗,只记的她这艘小船在风浪中飘上了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  十一点更新第二章。

虽然我没写但是他们有那个避那个,用了小杜。

叉腰,等着被夸。

猜猜怎么会他们怎么和好捏,想到和好原因,我发现我就是个小机灵鬼。

推荐《我的巴比伦恋人》这部剧,全员演技在线,绝了!太好看了,今天一边哭一边码字。

感谢在2021-10-12 23:00:53~2021-10-14 08:20: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am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柚泡泡 3瓶;多加一点可爱 2瓶;same、不倒翁!、小土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