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阮芝芝泪眼婆娑, 眼泪成串的往往下掉,她手臂环紧颜晟的腰泣不成声,“你怎么好好的就得绝症了呢, 这才过多久啊, 呜呜呜……”

颜晟望着那肿的像桃核的眼睛手指下意识擦过眼泪, 他沉默了一会儿问:“谁告诉你的?”

阮芝芝被脸上的泪弄的有点痒, 她往颜晟大衣上蹭了蹭抽了好大一声气回道:“师兄告诉我的,你也真是, 怎么告诉他都不告诉我,咱俩这关系多亲密啊。”

颜晟目光微微一顿,嘴角又带了丝哂意, 问道:“咱俩是什么关系?”

闻言, 阮芝芝止住了哭她思忖了一会儿回:“亲密的炮、友关系啊。”

“……”

颜晟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然后伸手把环在他腰上的手拉下来,拉开与她的距离。

雪依旧在下,他头上已经落下一层雪花, 让他清隽的五官更显冷刻。

阮芝芝看着他, 心不可抑止的又痛了起来。

只有一个月而已, 她却觉的有一辈子那么久没见到他了。

和颜晟料想的一样,见到她后,她会对自己说什么。

只不过一个月而已,她居然就那么轻松的和人淡婚论嫁了。

只怕他再晚来一步,她就要成为……

这个念头让他瞬间勃然大怒。

大怒之后在心里慢慢成了一种无奈烦躁,他闭了闭眼转身去开车门, 打开车门的瞬间他转身看了一眼还愣在原地的阮芝芝。

“我走了。”说完他却没有上车,手握着车门,心里的烦燥不断地往上涌, 指节泛白手背上的青筋浮动着。

明明他应该上车马上离开,可当他见到她,他的理性克制就成为了一个笑话。

他究竟来这里做什么?

他逼着自己收回视线,脚抬起准备上车。

猛然间,他后背突的一重,身体小浮度地晃动了几下,他垂眼。

腰上紧紧环着两条手臂,葱白的手指冻的发红,他蹙了一眉手想拉下她的手。

可手刚刚握住,便听到背后闷着嗓音对他说:“别走,我很想你的,梦里都是你,你又要像梦里那样丢下我吗?”

颜晟的手指一顿停下来。

阮芝芝手死死地环住他的腰,又一波眼泪再一次涌出来,她脸贴贴他后背小声说:“让我陪你吧,别离开我,好不好?”

“我真的很想你的,很想很想……”

“我会好好对你的。”

颜晟的手指一颤,他再次闭了闭眼,明知道这些甜言蜜语她说起来很轻易,但他还是被……

无声地叹了口气。

阮芝芝吸了吸鼻子在心里补充,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不,不会的,她会相办法让他开心,让他活的久一点。

一想到他会死,阮芝芝又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颜晟听着背后的哭声,心里揪了下手拉下她手,可刚拉开大衣就被用力抓紧,他怕弄疼她把她的手包在掌心拉下来然后转身。

风大雪大,她皮肤细嫩又一直在哭,风把脸吹的很红,再这么哭下去,脸恐怕要伤了。

他松开她的手,刚要去关车门,就被她抱她抱的更紧。

他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带了丝复杂,“你打算让我在风雪里待多久?”

阮芝芝突然就止住了哭,马上就敲了下自己脑门,“看我这脑子,你病这么重,冻坏了怎么办?”

颜晟:“……”

他无语地看着她,没说话。

阮芝芝手松开他指着不远处的房子弯了下唇角,“那边就是我家,走,我带你看看去。”

说完就拉着他走,嘴里还在碎碎念着,“你第一次来这里吧,我家这边可漂亮了。”

颜晟手回握着她的,抬眼望向远处,山岥下坐落着一处院子,被白雪覆盖的屋顶上炊烟袅袅,他收回视线落近在咫尺人身上。

默默的在心底补充了一句,我是第二次来这里。

风雪中,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在雪地里越走越远最后汇聚成一个点。

——

晚饭后,颜晟推开门从院子里走出来,他站在一片空地上从大衣口袋里把烟掏出来,手指刚夹上烟,便听到一道“咳”声,他手指一顿偏头望过去。

便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视线交汇后停顿了几秒钟,很快他又听到了“咳”声。

颜晟没说话,只是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季淮摸了下鼻子说:“你不用这么感激的看着我。”

颜晟挑了下眉哂笑道:“确实要感激你,感激你说我快死了。”

季淮没回话走过去伸手,“给我来一根。”

颜晟默了一会,把一烟盒递给他,“自己拿吧。”

季淮熟门熟路地掏烟点火,很快就从鼻腔里喷出烟雾来,他用小指挠了下眉心说:“我家芝芝傻,等她意识到喜欢你,十年后都够呛。”

颜晟手指夹着刚点着火的烟抬头看他,“你家?”

季淮无语地看他,“你还有这功夫和我扯这个,是谁在芝芝一走就把自己搞到胃病的?”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颜晟垂眼沉默了一会儿冷不丁地问,“她喜欢我?”

季淮瞥他一眼,“多新鲜啊,她不喜欢你能天天在你面前……”

话刚说一半,就听到门板“咣当”一声,两人齐齐看向大门。

就看到一双瞪圆的大眼睛。

两人夹着烟的手一齐抖了下,烟灰齐齐掉落。

阮芝芝一手撸了把袖子冷笑,“我说怎么一吃饭就找不到人了,又搁这里偷着抽烟呢。”

她几步走过去,来到颜晟面前,一把就把他手里的烟夺了扔雪地里用脚踩灭,“你身体都这样了,还抽呢?是怕自己死……”她顿了下眼睛一红声音低下来,“总害人这么担心。”

颜晟看着她眼圈又红了,下意识地伸心在她头上摸了下,“别哭,我没事。”

阮芝芝瞪他,“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颜晟还没说什么。

季淮在一旁附和,“对,听芝芝的,把身体好好养着,这烟就留给……”

话还没说完手里的烟就被抢走了。

阮芝芝拿着烟二话不说揣兜里,然后指着季淮,“你也不许抽,你看看他的现在,就是你的将来,小心把自己抽死。”

阮芝芝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自动闭下嘴巴低下脑袋。

一旁的颜晟:“……”

季淮“咳”了一声,不意外的看到一双沉沉的眼睛,他浮夸地打了个哈欠,“困了,你俩聊,我睡觉了。”

雪下午的时候就停了,天气放晴,晚上,月亮爬出来,和城市里不同,这里满天繁星,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偶乐听到隐约的狗叫声。

阮芝芝盯着自己脚尖小声说:“对不起,我又胡说八道了,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想让你……”

颜晟手又摸上她的小脑袋,声音不自觉地低下来,“想让我什么?”

阮芝芝抬头看他,“想让你健康顺遂。”

“我怕你死,你别死……”她突然眼泪就往下掉一下子抱紧他。

她手臂紧紧抱着他,声音又开始哽咽。

颜晟下巴贴在她发顶回抱住她然后无声地叹口气,“我不会死的。”

阮芝芝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脸上的泪,然后抬起头挤出一个笑,“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绝症没有那么可怕的。”

颜晟望着这双蓄满眼泪的大眼睛,“……”

“今晚我睡哪里?”他捏了她脸一下问道。

阮芝芝脸贴在他怀里望着他笑了下,“睡我床上。”

颜晟眉梢扬了扬,“你确定?”

阮芝芝眨了眼睛,“这有什么不确定的,咱俩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

颜晟唇角很轻地扬了下似笑非笑,“哪种睡?”

他顿了下有说道,“名词还是动词。”

阮芝芝伸手就在他腰上掐了一下瞪着他,“都这时候了,你还想这事儿?你病好之前,你就别想这事儿了,清心寡欲病才好的快。”

颜晟还想说什么,就被无情地打断,“重病你也不行,给自己留点面子吧。”

“……”

--

舞台上,窈窕动人的身姿带着风情悲悯,一双葱白纤细的手指摊开绕出兰花指,她步子突地加快,披风飞舞,另一手中持着把宝剑,剑舞衣动,突地,宝剑在脖子上一抹。

虞姬翩然倒下,戏结束。

掌声雷动,台下的观众开始鼓掌叫好。

谢幕之后阮芝芝来到后台把戏服换下,洗去脸上的妆。

刚刚弄好,就听到后台门外有人叫她。

“芝芝,有人找你。”

阮芝芝回头,门口是戏团演员小美,她对自己暖昧地眨了眨眼,然后侧了下身体,便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

深邃的眉眼,正含笑地望着她。

“芝芝。”

阮芝芝怔了下也冲他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男人抱着一大束花站在门口。

后台不能随便进,她站起来走出去。

“我来看你演出啊,你的虞姬绝了,本来要送你玫瑰的,说来也奇怪,全县的玫瑰都被人买光了,其它花也是,现在只剩下康乃馨了。”

宋晨望着阮芝芝清澈的眼睛把花束递给她。

阮芝芝接过花垂眼了一眼,一大捧的白色康乃馨,她表情有些古怪抬头,“谢谢了。”

宋晨直勾勾望着她脸上的酒窝笑了下嗓音更加温和,“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吗?我从国外带来的深海鱼,空运过来的,我爸妈也在,他们想见见你。”

闻言,阮芝芝脸色微僵正要斟酌着怎么拒绝。

就听到一道低沉的嗓音:“她去不了。”

阮芝芝抬眼望去,挺拨如松的身影站在宋晨的身后。

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阮芝芝惊喜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要周末才过来吗?”

宋晨愣了下转身,瞬间极强的压迫感朝他袭来,一个男人站在他半米处。

后台的走廊上,男人脸逆着光,让清隽眉眼更添冷刻,宋晨抿了下唇刚想说什么,一阵风带过,男人略过他直接往前迈了两步。

颜晟朝他掀了掀眼皮往前一步拉住阮芝芝的手腕,“她晚上和我有约。”另一只手把她手里的花束接过直接塞给愣着的宋晨。

“这花送你母亲更合适。”

一旁的阮芝芝直勾勾地望着他侧颜,心跳不知道为何突然加速。

颜晟手指将她的手腕拢紧拉着她便走。

阮芝芝眼睛弯了弯步子跟上他的。

两人刚走几步,身后传来声音:“芝芝,他是谁?”

颜晟和阮芝芝恰好站在安全出口的通道处。

宋晨看着颜晟温和地笑了下。

阮芝芝认真在脑子里想了下放弃了“炮友”这个选项,她弯了下唇角说:“他是我朋友,好朋友那种朋友。”

清亮的嗓音在走廊里回荡着,每个字都在颜晟的神经上跳舞。

他被气笑了。

好朋友,亏她说的出来。

“好朋友啊。”宋晨声音明显是松了口气,他笑了一下迈步走过来,“那晚上一起吃饭吧,是我从国外找朋友空运过来的鱼。”

颜晟扯了下唇角哂笑, “我吃素。”

一旁的阮芝芝望着他脸上的笑,后脖子有点发凉,她觉的这时候打个圆场比较好,就对着宋晨笑了笑回道:“有机会再吃饭吧,谢谢你。”

宋晨马上就要走到两人面前,他盯着阮芝芝脸上的酒窝刚要说什么。

就看到那男人扯了下阮芝芝手臂,她便扑进他怀里,在宋晨怔愣的瞬间,两人在他眼前消失。

眼前猛然一阵晃动,阮芝芝便被抵在安全通道的墙上。

颜晟双臂撑在墙上,目光沉沉地盯着她。

“你这是要干什么呀?”阮芝芝被他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毛,声音不由自主开始发虚。

出口外突然有人叫了声:“芝芝……”

阮芝芝刚要应一声,带着寒意的冷冽气息就朝着她压过来。

还没等她反应,后脑勺就被按住,几乎是在吻上的瞬间唇齿就被猛地撬开。

呼吸也是在这一瞬被掠夺,耳边便是急促到让她没办法直视的羞耻喘息声,她没几下就要被吻的迷迷糊糊。

后脑又被一压,她无法抑制轻哼了一声。

这声音,在安全通道里回荡,关键门口还站着一个大活人呢。

她推了推他的肩膀,马上手就被按着墙上,刚有冰冷的触感便被一只温热手包裹住,放在她后脑的手动了动然后捏住了她的脸颊。

他放慢了速度,却加深了这个吻。

很快阮芝芝手脚发软,呼吸越发的急促,在身体即将下滑时,被人按在了怀里。

宋晨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然后与那双黑沉沉的眼睛撞在一起,冷飕飕的目光带着压迫感,他呼吸一滞就听到一声“咣当”,安全出口的门被人关上。

他的视线被阻隔。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芝芝不断地游走在窒息的边缘,在她快要晕的那一瞬,他松开了她。

急促的喘息声不断在安全通道中响起,她睫毛颤动,眼角有了泪意。

便听到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问,“我是谁?”

阮芝芝大口喘着气,连声音都像是能化出水来,“颜,颜晟……”

“我是你什么人?想好了回。”

带有明显威胁的语气,让阮芝芝找回了她的惯性怂,“你是我……”她喘了下后说:“男……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颜总:终于……

芝芝:其实这是一种安慰

醋精这就是个醋精。

这个算肥章吧,心虚,我今天守时了啊。

如果觉得不够,那你们明早再看一章吧我怕我更新晚,对手指。

明天正文完结,你们中午十二点来看一章,如果今晚我努力点可能明天中午一起发。

如果发不了就是晚上六点加一章。

想看什么番外告诉我。

感谢在2021-10-14 23:38:35~2021-10-15 17:09: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橙子 3瓶;不倒翁!、小土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