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阮芝芝盯在天花板, 无语凝噎,整整三天!她就没出过这屋,只要她有点力气就要被折腾一番, 她红着眼角悲从心中来。

她现在完全确信他确实没病。

禽兽啊, 整整三天啊, 她精疲力竭, 他却像没事人一样神清气爽地去公司了,害的她还要编理由请假, 理由他已经帮她想好了——她生病了。

原来有病的是她,呜!

她在床上躺到中午,正想起来吃点东西, 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她条件反射般的缩进被子里。

很快她便听到了脚步声,她在被子里缩成一小团儿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脚步声越来越近,开门关门声后又是一阵脚步声,之后便没了动静。

阮芝芝躲在被子里久了, 呼吸有些不顺畅, 她头动了动把被子拉下一个边, 空气瞬间充足。

眼底印入笔直的长腿,她在被子里眨了下眼睛,突然,眼前大亮。

被子被人掀开,一大片雪白肌肤露出来。

颜晟低头,眼眸顺着雪白看过去, 窗帘的缝隙阳光恰好扫在雪白上,红色印记与雪白分外的显明。

他眼眸立时幽深,弯腰在朝阮芝芝吻过来, 他吻的很慢很慢直到她颤栗了一下用手抵住他压下来的肩膀,“你给我停下。”

阮芝芝眼圈都气红了,她氤氲着双眼委委屈屈,“你也太欺负人了吧。”

“三天了,给我喘口气吧,烦死了,讨厌。”越说越委屈,说到最后开始抹泪。

颜晟指腹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把被子给她往上拉上去掖好,低低道:“别哭了,下楼吃饭给你带了吃的。”

一听到吃的,阮芝芝眼角的泪立刻止住,她刚想从床上坐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手指点了点下巴问:“你不会真把我当炮友了吧?”

颜晟略带无耐地看着她,捏了下她脸,“怎么总胡说。”

阮芝芝点着下巴的手一顿眨了下眼睛,“那你还没说喜欢我呢。”

颜晟:“我做的不够明显吗?”

一听“做”阮芝芝下意识的就瑟缩了一下,“你看,你看,说什么都要扯到那个,明摆着就是把我当炮友了。”

说着眉眼往下耷拉下来。

“喜欢你,快扶着我起来吧。”

闻言,阮芝芝笑出一口小白牙,她把他的手扒拉开下巴抬起一脸得意,“还不够,除非你说……”

她顿下。

她动作稍大,被子下隐隐勾出半弧,像被云遮住的满月,颜晟的目光一路跟着她动作,心不在焉地问:“除非什么?”

阮芝芝笑的酒窝像旋出很深的涡儿,“除非你说,我的小宝贝,我爱你,才够。”

“……”

阮芝芝其实没想过他会说,她就是想逗他而已。

果然,他如她料到的一样,他无语了看着她,片刻后连人带被子把她抱在怀里下楼:“这位小宝贝,再不吃,饭就凉了。”

下楼的时候阮芝芝在心里遗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听到那三个字。

——

年关将至,阮芝芝从老家回到了帝都,准备和颜晟一起过年。

这段时间颜以辰和圆圆都长高了不少,周末她就去给两人购物买衣服,一圈下来,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

买好后她站在路边等着司机来接他们。

没过多久,车就驶来,阮芝芝看着司机下车,有好久没见到司机,看到他后,她马上弯了弯唇角笑着和他打招呼,“司机大哥,好久不见。”

司机关好车门,立刻去接阮芝芝手中的东西憨厚地笑了笑,“好久不见,阮小姐。”

正要寒暄几句,突然听到一声甜甜的嗓音喊道,“哥哥!”

司机刚接过东西回头便看到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小姑娘正朝着他跑过来,小姑娘跑到他面前弯着眼睛笑着,“哥哥。”

小姑娘十岁左右,长的很可爱。

司机看着她很庞地笑了下,“心心和谁出来的?可不能自己乱跑。”

“当然是跟着大嫂了,我们出来买新年衣服。”小姑娘声音又甜又脆,很招人喜欢。

阮芝芝弯了下唇着和小姑娘打哪呼,“你好呀,叫心心吗?”

心心看着阮芝芝笑了下,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司机说:“这位姐姐好漂亮,是谁啊?”

司机摸了摸她头笑了下说,“是我们颜总女朋友。”

闻言心心似懂非懂地点头:“哦,是霸总的女朋友啊。”

阮芝芝被小姑娘的话逗乐了随口问道:“司机大哥,这也是您妹妹吗?”

司机刚要说什么,心心先一步开口:“我哥就我一个妹妹,是唯一的妹妹,所以没有也。”

阮芝芝愣了下看向司机,“司机大哥,你不是有个有病的妹妹吗?”

“我没病,我身体好着呢。”小姑娘立刻应着。

司机:“……”

这时有个三十几岁的女人走过来拉住小姑娘,“心心,你怎么一声不响就跑了,鞋子还没试完呢。”

“老公我们先走了。”女人对司机说。

然后对阮芝芝抱歉的笑了下,“不好意思,小孩子乱跑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阮芝芝马上摆摆手, “没有,她很可爱。”

女人又笑了下打着招呼离开。

商场停车场位置只剩下阮芝芝和司机两人。

两人大眼对小眼,沉默着。

阮芝芝望着司机半晌才问道:“所以司机大哥,你给我的那些衣服和东西,究竟是谁的呢?”

司机抿了下嘴唇为难道:“阮小姐,我告诉您实情,但您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

阮芝芝点头,“放心,我一定不说。”

“颜总让我找借口送给你,所以那些东西都是颜总给你买的。”

阮芝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那他为什么不直接送给我呢?”

司机沉吟了一下回道:“我感觉可能颜总脸皮薄,可能害羞,嗯,一定是这样。”

阮芝芝:“害羞?不会吧,他脸皮一向很厚啊。”

司机:“要不是害羞,正常谁能做出这事,大晚上给你挑那个……咳还给我发了补贴给你送过去,直接给你多好,还倒一手,这不是有病吗您说。”

阮芝芝懵了一下随口附和:“确实……”

司机意识到自己嘴说秃噜了,马上改口道:“咳,我说错话了,颜总是爱你爱的深沉。”

回家的路上,阮芝芝靠在椅背上看向车窗外,一些画面从她脑中闪过,她有些困惑,似乎早有颗种子埋在心底,经过一场春雨,现在正要破土而出。

他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阮芝芝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号码马上划动屏幕接通。

“芝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成立了一个叫做《戏曲传承基金会》,是为专门扶持戏曲而成立的,尤其是京戏,是他们主要的扶持对像,将来学戏的孩子会有专项补贴,还会对京戏进行推广,咱们戏班子拿着证件可以去申请补贴,还会针对戏班子的人配上专门的营销和推广人员,保证让我们自己就能保持盈利等等,我一时说不清,总之一句话,咱们戏班子不用解散了。”

这消息无疑对阮芝芝是个最好的新年礼物,她眼晴热热的,曾经她多么迫切想挽救戏班子地命运,想用自己的一辈子去推广京剧,现在真的有人帮她解决了。

不是一时的用钱,而是真的想办法去解决戏曲发展与传承。

她挂断手机,指尖颤动,她马上就给颜晟去了电话,但提示音响完他也没接,本来想再打,但想到他可能在忙,她压下了那股想再去打的冲动。

她握着手机百感交集。

手机突然震动又响了起来,她吸了口气看到手机上的号码后弯弯唇角接通了电话。

“芝芝,和你说个喜事,我要结婚了!”江幺幺兴奋的嗓音从听筒传过来。

阮芝芝被她的声音感染笑着问:“我记的上个月你说刚确定恋爱关系,怎么这么快就要结婚?”

江幺幺:“虽然刚确定关系没多久,但我认识他已经有一年多了,他长的完全在我审美点上,关键是我倒追追上的,这多有成就感啊,我下个月9号结婚。”

阮芝芝回老家的这段时间,没事就和江幺幺聊天,一来而去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阮芝芝顿了下提醒她,“幺幺,结婚的话还是要慎重一点。”

江幺幺:“好了,我知道了,那说好了,你做我的伴娘。”

“放心,你不让我做伴娘,我都要做。”阮芝芝笑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也有个好消息《戏曲传承基金会》我家戏班子符合条件可以申请补贴,还会有人帮助营销和包装,关键如果将来有孩子想学戏,还可以申请补助,这些是我从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阮芝芝说着说着,眼睛有些发酸,听筒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她刚要开口,就听到听筒那头不可思议道:“不会吧,你俩都和好了,颜晟哥还没告诉你啊。”

阮芝芝怔了下问:“告诉我什么?”

“这个基金会因为颜晟哥才成立的,资金他出了7成,那我就都说了吧,当时你都要和他分手了,他还是坚持把这件事做成,你拍的电影,他怕言子默为难你,让我出面做了投资人。”

阮芝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他说,她想做的,会尽量帮她去做,我不想她那么辛苦,也不想因为我做了让她有负担,所以他不让我告诉你,但你们都和好了,我就做这个大嘴巴,让你们更恩爱,不用谢哈哈……”

挂断电话,阮芝芝脑子懵懵的,心里那颗种子突然间冒出了新芽,她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像被什么东西慢慢地涨满。

她眼睛有些发热,对着前排司机说:“司机大哥,麻烦你带我去找他。”

司机愣了下问:“现在吗?”

阮芝芝捂着心口点头,“对,就现在。”

——

骄阳灿烂,正午的阳光照进颜氏大楼。

会议已经进入了尾声,颜晟抬腕看了下表,看到指针差10分不到12点。

她应该已经回家了。

会议室里最后一位高层即将做完分公司本季度销售额的分析报告。

“颜总,我说完了,您还要问什么吗?”

颜晟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淡淡道:“这个月为什么比之前的几个月少了百分之五的销售额,你说一下你认为的原因。”

高管瞬间从这句话听到了不悦与压力,他头上开始冒汗斟酌了一下开口,“我认为……”

突然他被一声“滋滋”地振动声打断。

颜晟做了稍等的手势接通了电话。

“喂,怎么了?”他揉了揉眉心嗓音依旧淡淡的却不自觉的放低。

“我在你办公室里呢,不打扰你工作的话,你出来见我一下。”

听筒里的声音有些发颤,带着点别样的情绪。

颜晟马上站起来,“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他抬眼看了看在场的高管平静道,“散会。”

说完便阔步走向会议室门口。

阮芝芝站在办公室里盯着自己脚尖,心脏在怦怦地很欢快地跳动着,听到了脚步声她缓缓抬起头,大眼睛有些红却比平常还要亮。

颜晟走过去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圈后,低声问她,“这是怎么了?”

一看到他,阮芝芝心里那棵刚冒出的小芽迅速长成了参天大树,那种涨满的感觉像要直冲出心口,她猛地扑过去抱住他。

手臂紧紧环住他的腰。

颜晟低头,手在她脑袋上拍了拍,眉心蹙起:“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阮芝芝在他怀里抬起头,眼圈明明红着却笑的十分灿烂。

“颜晟。”阮芝芝突然叫他。

颜晟手摸了摸她脸,“嗯,你究竟怎么了?”

阮芝芝手臂从腰上抬起来勾住他脖颈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从前我不懂喜欢,也总是忽略我内心的想法,虽然你做的事我很感动,但我现在要说的话不是因为这个,哦不对,这个也是小小的一部分,因为这是你为我做的事。”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我现在很明白,很清楚。”

“颜晟,我不骗你,我喜欢你,不对,喜欢不够多,我爱你,特别特别爱。”

颜晟没说话,桃花眼眸里像有什么要翻涌出来,他手一拥让他们之间没有距离。

阮芝芝眨了下眼睛,“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吗?”

颜晟额头抵上她的,那双好看的眼睛灼灼而炽热,他声音依旧淡淡,“嗯,我很欣慰。”

阮芝芝:“……”

就这?不是应该更热烈的表白然后甩对方舌头吗?

她小声音嘀咕了一声:“你这人反差挺大的。”

颜晟正要问,便听到吐槽的声音:“床上挺热情,床下冷冰冰。”

“……”

“算了算了,谁让我喜欢你呢,”

阮芝芝发现,只要她一说到喜欢,他的眼睛就会有亮光闪过,她伸出一只手拉住他领带,“咱们来个办公室play吧。” 说着便亲了上去。

颜晟刚要去关门,突然听到门外“扑通” 几声。

两人均一怔齐齐看向门口。

几位高管像叠罗汉一样倒在地上,压在最下面的市场总监朝颜晟招招手,“颜总,我们马上消失,你们继续play……”

颜晟: “……”

阮芝芝头埋进他怀里,小声嘀咕着,“糟了,我社死这毛病连你一块传染了。”

——

春节前夕,阮芝芝回到老家去戏院办离职,虽然没工作多久,但是她和剧团的人相处很好,和同事们吃饭聊天很久才回到半山腰的院子里。

戏班子已经搬到了市里,只剩下几位年纪稍大又不愿离开的家属还住在这里,阮芝芝住了一晚,准备先去市里的戏班子看看,刚起床就听到人敲门。

她披上衣服趿上拖鞋对着门外问了声:“谁啊。”

“芝芝,是我,张婶。”

她立刻站起来去开门。

门打开后,张婶笑眯眯地看着她,递过一个信封。

阮芝芝接过问道:“这是什么?”

信封上打印着一排字——阮芝芝亲启。

“早上在信箱发现的,我就给你拿来了,我还做着饭,先走了。”

阮芝芝握着信封抬头,“好,你去吧。”

张婶走后,她关上门回到房间里,打开了信封,眼睛往里面看了眼,怔住。

她顿了顿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是一个蓝色布艺蝴蝶节发夹,已经有些褪色,她错愕地看着发夹莫名有点眼熟。

她收起发夹,又往信封里面看了眼,发现里面还有张信纸,她马上拿出来把纸展开。

芝芝:

还记得14年前半山腰后的山洞吗?我来找你了,打开信封就来山洞外见我,就现在。

14年前你叫我——小哥哥

上面的字也是打印的字体,阮芝芝眼睛瞪大,想起来这是她当年丟的发夹,这真的是那个小哥哥吗?惊喜之余,她有些困惑,这件事除了小哥哥和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连爷爷她都没告诉。

应该不是有人恶作剧。

好奇心越来越旺,她想了想决定去看看。

换好衣服,她就往后山山洞的位置走去,这些年,后山早已被开发现在还建了个度假村,只不过很难得的是那个山洞还保持着原样。

清晨,后山薄雾缭绕,朝阳还没从东边升起,山岥上还残留着积雪,不远处有推土机正在工作着。

阮芝芝站在山洞前的大树下,她向四处望了望 ,没发现有人。

她弯了弯唇角掏出手机拨出号码。

嘟了一声后马上接通。

“喂,这么早起床?”低沉的嗓音似乎伴着风声。

阮芝芝弯着唇角笑的得意,“你猜我今天干嘛了?”

“干嘛了?”

“我来见我初恋了,就我和你说过的那个小哥哥,就是那个我说我长大后要嫁给他那个。”阮芝芝转着眼珠期待着那头的回应。

“嗯,知道了。”

闻言,阮芝芝有点不高兴了,这是什么回应?是男人听到都会吃醋吧。

她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她“咳”了一声捏着嗓音嗲声嗲气道:“呀,小哥哥你来了!哇哦,你好帅啊,我要当场嫁给你!”

说完她得意扬起下巴,小样儿,我都这么说了,我不信你不醋。

她捏着手机等着听筒那边回应。

很快低沉的嗓音落过来,“你背对着我,怎么发现我帅的?”

阮芝芝僵了僵,把耳边的电话拿开看了眼,还在通话中啊,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机械地转身。

颜晟握着手机身长玉立就站在她身后二米的位置,静静地望着她。

他眼睛向上扬着,晨光将他的眼睛笼罩着里面流出细碎的光。

他在对她笑着。

好一会儿,他迈步上前,手捏了下她被风吹红的脸颊,低声问:“怎么不回话。”

阮芝芝眼睛瞪大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你不会是想说,你是我小哥哥吧?”

颜晟拿下手机挂断点头,“嗯,我确实是。”

他望着已经瞪到正圆的大眼睛嗓音带着笑问:“我是你初恋?”

阮芝芝吞咽了一下,“我瞎掰的。”

颜晟又近了一点,“不是说一眼就认出我吗?”

阮芝芝望着这张脸,心里还没消化完这事,好一会儿她冷不丁地问:“所以,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颜晟伸手将她脸上的碎发掖在耳后,拇指在她耳垂上摩挲着,“再次见你的第一眼。”

“可我小时候长的像汤圆,你怎么认出我的?”

颜晟又凑近了些,将她拥进怀里没说话。

周围突然亮了起来,阮芝芝从他怀里转头指着东方的位置,“太阳出来了!”

颜晟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朝阳缓缓从东方升起,金黄色的朝霞将天空照亮,瞬间光芒万丈,薄雾很快散尽。

“颜晟,你看,和当年的太阳一样好看,对不对?”阮芝芝头靠在颜晟怀里兴奋道。

颜晟直勾勾地看着她脸眼底溢出笑意,“嗯,和当年一样好看。”

阮芝芝突然想到了什么,斜眼看他,“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颜晟伸手捏了下她鼻尖,眼眸微动,低声道,“你不说一眼就能认出我?”

阮芝芝被噎住。

“那你也不能瞒我这么久吧,讨厌,生气了。”阮芝芝脸别向另一边,脸气鼓鼓的。

“什么都瞒着我,我看你是根本不把我放眼里,生气了。”

颜晟凑近她神色不变,说的话却是在哄着,“乖,别生气。”

“就生气,除非你说点好听的。”阮芝芝压下唇边的笑,继续绷着脸。

她说完这句话后,他就沉默了。

阮芝芝眉毛一拧,真的要生气了,就哄一句就完了,让你多哄一句,是能要你命还是咋滴。

她眉眼耷拉下来低下脑袋。

突然耳边一热,她便听到了一直想听到那三个字,她错愕了个一下马上喜滋滋地看向他,“你得加上小宝贝……”

话还没说完,唇就被吻住。

金色的太阳升的更高了,绚丽的光芒笑眯眯地望着两个身影看着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了,后面都是甜甜甜,第一个番外是小时候等过几天开始更新番外,有什么想看的记着告诉我呀。

————

推荐基友文《那个胆小鬼》by天外飞石

甜文两个倒霉蛋的互相救赎。

全校师生见了萧哲都要绕道,谁都知道惹到这位萧氏财团的小少爷会是什么下场。

一天,萧哲却主动跟班上最清贫刻苦的同学坐了同桌,还推过去一杯奶茶温声道:“不是说肚子疼,快趁热喝了。”

俞肆染三岁称霸幼儿园,七岁就把高出她许多的小胖子揍到哭爹喊娘。

在看到人人畏惧的萧哲侵入她的地盘时,她暗暗摆出了战斗姿态。

天边突然一声惊雷,俞肆染就见萧同学猛地哆嗦了一下,脸都变白了。

两人意外分离,俞肆染问萧哲:“我们可不可以偷偷联系?”

萧哲看着她一汪清泉似的眼睛,心都要化了,恨不得立刻把命交到她手里。

却听俞肆染又说了句:“你不在都没人给我讲题了。”

学霸大佬萧哲:……

原来他只是个无情的讲题机器。

对外大佬气场一米八对内胆小黏人学霸男vs武林高手外柔内刚霸气女

两个倒霉蛋彼此依偎相互救赎的故事感谢在2021-10-16 06:42:20~2021-10-16 16:56: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倒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