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雪下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停下。

室外白雪皑皑北风呼呼地吹着,室内的玻璃上晕起薄雾,将寒冷隔绝在窗外, 窗帘后室内只开了盏浅色的壁灯, 将室内映得暖融融的。

颜晟醒来的时候天刚亮, 他手臂一揽, 将怀里的人拥紧, 低头吻了吻她发顶,侧头看了眼墙上的钟, 刚刚6点半, 还早。

他垂眼看了看怀里人。

她脑袋抵在他前/胸, 长发凌乱散在他手臂上, 瓷白的脸上晕起绯红,他视线徐徐下移, 眼底是一片雪白。

被子只盖到了搭在了她腰部正中,碎花的睡裙带已经从肩头滑落, 几乎半挂在身上。

颜晟喉结滑动, 低头便吻住了她, 越吻越深,修长的手指挪动,犹如春风拂过绵软的云朵, 直到将云朵完全覆盖。

很快室内隐约倾泄出旖旎低吟的声音。

睡梦中, 阮芝芝呼吸越来越争促直到唇舌间全是熟悉的味道, 她半睁开眼,澄净的眼眸里带了丝迷茫,直到这个吻往下游走,酥麻的触感在全身蔓延后, 她睁大眼睛,意识到什么之后,她睫毛颤动了几下后,伸手便推了推身侧不安分的男人。

“你怎么又来了,还有没有完了。”她推不开他,就用指甲去掐他的后腰,“每次弄完你神清气爽的,我就要躺很久,讨厌。”

明明是不耐烦的声音,嗓音里因为委屈有了几分撒娇的味道。

颜晟后腰上痛了下,他却无声地笑了笑停下来,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低低道:“那你接着睡,我去上班。”

躺在他怀里的阮芝芝刚松一口气,便听到。

“晚上继续,给你一天时间休息。”

闻言,她卷起被子往旁边一滚眼睛瞪着他没好气道:“晚上也不了,我今天要休息。”

怀里变空的颜晟支起长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现在倒是有点期待你早点胡闹了。”

“我乖的很,才不会胡闹。”阮芝芝往被子里缩了缩,眼睛却往别处飘了飘,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心虚。

颜晟将她的表情收尽眼底,他挑了下眉稍从床上坐起来,“嗯,你记着自己给我的承诺就行。”

阮芝芝脸上瞬间烧起来,她吞咽了下扬起下巴,“当然记着,不过你肯定要失望了,我现在稳重的很,绝对不会再胡闹了。”

颜晟披着睡衣站在了床边,看到她绯红的脸颊忍不住又去捏了捏她脸俯身贴在她耳边低道:“那五个字,你别忘就行。”

低觉的嗓音落入阮芝芝的耳中,耳道内瞬间酥麻如同开了低音炮,想到那五个字背后的意思,脸又“轰”的一下变红,她恼怒的用手推开他,“都说了,你会失望的。”

她最近在家待的多,脸上被养胖了一圈,生气的时候脸圆鼓鼓的,十分的可爱,颜晟唇忍不住上扬,伸手摸摸她头站直身体去洗漱。

阮芝芝躺在床上看着男人洗完澡穿着衬衣,在自己面前打着领带。

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熟练地翻动领带,他眉眼深邃,气质疏离让人很有距离感。

她眨了眨眼睛,很难把眼前清隽冷冽的男人与床上那个对她索求无度炽热主动的人重合。

可偏偏她亲眼所见,亲身所感。

她唇边向上弯了弯,那棵参天大树已经彻底在她心底扎根,她现在无比的明白,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

阮芝芝看着课桌上的卷子,眼尾抽了抽,她预想到了颜以辰会考不好,但没想到会考到如此不好,她翻了翻卷子,各科成绩几乎全军覆没。

这都高三了,这么下去,能考上大学才怪。

家长会后,她和班主任在办公室谈了半小时话才出来,她来到教学楼楼下的时候,颜以辰正低着头在树下踢着地上的积雪。

这几个月,他又长高不长,瘦瘦高高地站在那已经有了属于男人的轮廓,侧面看到他抿着的唇,神色间带了几分落寞。

阮芝芝抿了下唇角握着卷子朝他走过去。

听到踩在雪上“咯吱各吱”的声音,颜以辰抬起头,就看到穿着浅蓝色长款羽绒服的身影正朝着自己走近。

他表情顿了下清秀的脸上带了丝不自然,“你,你出来了。”

阮芝芝在他一米的位置站定,把卷子放到羽绒服衣袋里朝他弯弯唇角,“以辰,在这站着不冷吗?”

颜以辰摇了摇头,“不冷。”

垂在裤缝边的手握了松开,反复几次之后,他垂下眼睛声音很低地开口:“我是不是很没用,听二爷爷说,叔叔的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每次他来参加家长会,都特别有面子……”他顿了下声音低下来,“不像我……还好妈爸都死了,要不然让他们来更丢人……”

说着,他头垂的更低。

闻言,阮芝芝眼中一酸,以辰和圆圆的父亲是颜思远大哥家的孩子,大哥去世的很早,几年前以辰的父母也在一场空难中遇难,全家只剩下以辰和圆圆兄妹,颜思远就把两个孩子接到家里做了他们监护人。

颜晟平常对颜以辰又比较严格,尤其是在功课方面。

阮芝芝是第一次听到颜以辰用这种语气说话,她望着他垂着的脑袋,用手拍了拍他肩膀,“胡说什么呢,咱们家以辰长的又帅,又会打篮球又会踢足球,游泳也好,优点多的数不清。”

颜以辰的脑袋往上抬了几公分叹口气,“这又什么用,成绩那么差。”

“成绩差可以提,你长的这么帅整容都整不了,体育好是天赋,天赋你懂吗?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东西,你抓住自己擅长的努力就好了,以辰,你很棒的。”

这声“你很棒的”让颜以辰眼眶一热,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说,他抬起头看向阮芝芝。

“你真的觉的我很棒吗?”

阮芝芝看着他发红的眼睛点点头,“当然了,我都是实话实说。”她顿了下又揉了揉他脑袋,“你叔叔平常对你是比较严厉,不过他这样是想严格要求你,是想要你成材,虽然学习你没有那么擅长,但现在也要尽可能努力去学习,明白吗?”

这些话让颜以辰的眼眶更热了起来,他重重地点头,“明白……”他顿了下不自觉的叹口气,“明明是明白,可学习真的好难,一学我就困……”

阮芝芝也跟着叹气附和道,“我懂,我学我也困,唉,要不然我再让你叔叔给你找个补习的老师吧。”

“没用的,叔叔已经把全市最好的老师给我找来了……也没作用……”

“这……唉学习好难……”

一淡到学习,两人大眼瞪小眼,一点辙没有。

“我可以帮他学习保证提成绩,但我有个条件。”

清亮的嗓音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

阮芝芝和颜以辰一起回头,看到一张蛮秀气的脸。

阮芝芝怔了下马上反应过来,“你不就是追以辰那女同学吗?”

女孩抱着手臂点头下巴扬起来,“没错,就是我。”

颜以辰看她一眼忍耐道,“陆又晴,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去去去一边玩去。”

陆又晴没理他直接朝阮芝芝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颜以辰马上挡在阮芝芝面前,“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家长,你别针对她,有什么事冲着我。”

陆又晴仰头看颜以辰冷笑,“我当然知道她不是,上回我就看出她在装嫩,正常高中生哪有那么大胸。”

颜以辰:“……”

阮芝芝躬了躬身体低头看了自己前胸一眼,“……”

“喂,以辰家长,我帮他学习,你让他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阮芝芝从颜以辰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目光在陆又晴身上打量了一圈儿,“这位同学,你学习很好吗?”

“别理她,我们走。”颜以辰转身示意阮芝芝跟着自己走。

“我这次是年级第一,让他跟着我学,我保证给他提成绩。”

刚转过身的阮芝芝听到声音立刻停下步子转身对着女孩眨了下眼睛,“只要你能给他提成绩,我肯定同意,不过……”

陆又晴一听眼睛立刻亮起来。“不过什么,只要你答应,我今天就开始替他补习。”

颜以辰在一旁眉头一拧刚要说什么,便被阮芝芝打断。

“不过,你们大学才能当男女朋友,十八岁之前不行,不能早恋,但可以预定。”

陆又晴闻言沉吟了一会儿回道,“行,就这么定了。”

她走近阮芝芝和颜以辰,“走吧,跟我去复习。”

颜以辰瞪她一眼,“我绝对不会和她这个小太妹一起学习的。”

“我又没问你,我问的是姐姐。”陆又晴笑眯眯地看着阮芝芝,表情带了一丝讨好。

阮芝芝也笑眯眯地看着她, “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开始吧,我们要出去玩。”

陆又晴眨了下眼睛凑到阮芝芝旁边,“姐姐,我能和你们一起出去玩吗?”

颜以辰绕到她旁边看着她弯着的眼睛,耳尖一红没好气道:“不能。”

“当然能了,但是你要告诉你爸妈,可不能影响学习。”

“放心吧,只要我不在学校打架,我爸妈从来不担心我学习。”

“我要去ktv还要去酒吧听歌,未成年人是不是不能去啊。”

“颜以辰能去我就能去,大不了我在外面等着你们。”

“那怎么能行,这样,我听以辰说,这两地方跟着大人能去,你跟好我,别乱跑呀。”

“嗯,好的姐姐,我拉着你手好不好?”

“好呀好呀。”

颜以辰看着两人亲密地拉着手渐行渐远,他眉头拧了拧无奈地闭了闭眼还是跟了上去。

——

一个半小时后,三人从ktv里出来,阮芝芝和陆又晴有说有笑地走在前面,颜以辰揉着眉心走在两人身后。

刚刚的一个多小时,他的耳朵遭受了巨大的冲击。

平常他听阮芝芝唱京戏的声音很好听很上头,但今天她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直在唱包公的唱词。

不是说不好听,而是她一直唱反复的唱还嗓门还奇大,让他总有种要被狗头铡斩了的错觉。

他视线往旁边更矮的身影移了移,那个小身影对阮芝芝比划着正开心的说着什么,她嘴角噙着笑,看起来十分的软萌。

这位就更离谱了,唱了好几首,十分的投入,但没有一个字在调上。

直到现在出来他的头还在痛。

前头的两人手挽着手已经混熟了,陆又晴悄悄看了眼身后然后看向旁边的阮芝芝,“姐姐,你说你是他叔叔的女朋友吗?但你看着好年轻啊。”

阮芝芝笑了下,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嗯,他叔叔年纪是比我大一些。”

陆又晴了然的点头,“哦这样啊,看来姐姐是找了个老男人,姐姐这么漂亮,想必这位叔叔一定很有钱。”

阮芝芝眨了眨眼晴,老男人?她失笑然后点了点头,“他确实有钱,不过他不老,很帅的。”

“明白明白,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姐姐,我还是喜欢年轻点的,颜以辰长的就不错。”

阮芝芝点点头,“以辰长的是很帅。”

陆又晴看着她脸上的酒窝在心里惋惜,颜以辰这年纪,叔叔怎么也奔四了,这姐姐比她也大不了几岁。

可惜了,便宜了老男人。

——

洒吧里,人群涌动,围着的人群手里挥动着荧光棒。

《觉醒》乐队正抱着吉它正对着人群唱着。

主唱的嗓音磁性低沉,长相又是时下最流行的花美男的样子,他每唱一句,低下就传来各种尖叫和口哨声。

其他的几位长的也是各有各的帅。

阮芝芝眼睛亮晶晶望着酒吧搭起的舞台上,随着周围的人尖叫和挥动着手里的荧光棒。

一旁的陆又晴看了眼阮芝芝忍了忍终于没憋住问道:“姐姐,你看着这些年轻帅气的脸有什么感觉啊?”

阮芝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主唱的脸,双手捧住脸激动道:“好看啊,想多看啊,要能天天看,都能多吃两碗饭。”

陆又晴往她旁边挤了下又问道,“姐姐,那待会儿我陪你去后台找他们签名吧,还能让你多看两眼,要不然你回家就只能看……”

她看了眼阮芝芝旁边的颜以辰,默默把“老男人”三个字咽下去。

颜以辰头歪了下,正好与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对上。

他怔了下,马上转开视线,只是耳尖开始烧起来,他垂了垂眼睛,为什么今天感觉这疯丫头看起来变的似乎好看了一点呢?

他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诞的念头甩掉。

就在此时,他手机突然响起来,他从衣服里掏出手机一看,吓的立刻站起来。

这时乐队刚刚唱完最后一首,他还没来得及对阮芝芝说什么,就听到她兴奋的对自己说,“以辰,快带我和晴晴去后台吧,我想近距离看他们,好帅啊。”

颜以辰抿了下唇角,“你们先去吧,刚刚我和他们说了,你说我的名字就行,我接个电话去去就来。”

“好啊好啊,那我们先走了。”

颜以辰目送两人离开,他握着手机到洒吧的偏僻处接通了电话。

“喂,叔叔,我们快回家……”

他话刚说一半便被打断。

“你们还在酒吧?”沉沉的嗓音落过来。

颜以辰吓了一跳,叔叔怎么知道他们在酒吧的?

他吞咽了一下,刚想解释一下,就听到了一声冷哼,“别告诉她,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颜以辰揉着眉心神色惊慌。

糟了,又被叔叔抓到了!

_

阮芝芝喜滋滋地拿着签名照坐在角落的桌子前拿吸管吸了口果汁,“呀,也太帅了吧,刚刚主唱对着我唱歌的时候,我心脏都要停摆了。”

陆又晴也吸了口果汁看了眼旁边无精打彩的颜以辰说道:“姐姐,刚刚那个主唱好像对你有意思,一直盯着你看,还一直笑呢,你看就给了你签名照,上面还有他手机号呢。”

颜以辰闻言抬起头,看到了阮芝芝身后几米处正走来的挺拨身影一下子坐正。

阮芝芝看着签名照上的手机号遗憾道:“可惜我有男朋友了。”

“大姐,你快别说了。”颜以辰给阮芝芝使着眼色。

陆又晴奇怪的看了颜以辰一眼奇怪道:“怎么不能说了,你叔叔又没在,姐姐这么漂亮配个老男人本来就可惜嘛,姐姐,其实没结婚可以再重新选择的。”

阮芝芝放下照片叹口气,“算了。”

颜以辰看着高大的身影站在她身后张了张嘴又默默咽下去。

陆又晴往阮芝芝旁边凑了凑眨了眨眼睛问:“姐姐,你觉的男朋友帅还是主唱帅呀。”

这话问住了阮芝芝,她摸着下巴沉吟了片刻后回道:“那还是我男朋友帅一点。”

“不过,主唱年轻啊,如果不是我已经交了男朋友,没准我会追……”

她话音一落,四周的气压骤然降低,颜以辰使劲“咳”了一声顶着压力叫了声,“叔叔。”

阮芝芝的表情在脸上凝固,她手抖了下把照片扔在桌上,僵着身体转身。

然后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

颜晟单手插袋,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那双桃花眼黑沉沉的,压迫感十足。

颜晟扯了下唇角目光慢悠悠地朝她压过来,“你会追谁?”

阮芝芝吞咽了几下,小声说:“你听错了,我是说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谁都比不上……”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七点更新,我怕六点我会晚,sorry。

那个五个字下章揭晓,顶锅盖跑。

哈哈哈其实有些宝贝的拼音我也没有猜出来。

年龄差六七岁,老男人扎心了。

感谢在2021-10-24 18:14:42~2021-10-25 18:37: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倒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基友文:《小玫瑰》by莓莓熊

校园甜饼。

1

苏酥遇见陆淮洲时是盛夏。

他背着大提琴逆光而立,眉眼晕染在晨光下,温淡柔和,苏酥只一眼就记住了。

一中人人都说那个安静的陆学长是个有些高冷的人,不喜与人交往,最开始苏酥也是这样认为的。

2

与陆淮洲成为同桌的第三天,苏酥给了他两颗奶糖。

放在他桌子上的时候,陆淮洲低声道谢,清润的少年音还夹杂着未睡醒的困顿,眸子里像是撒着点点星光。

他盯着糖,在苏酥的注视下耳朵染上粉红。

舞台上演奏时的陆淮洲优雅从容,是童话本身。

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和苏酥说话时耳朵会悄悄地泛红,说长句子时会慢吞吞的,还会有紧张的小动作。

这怎么会是个高冷的人呢?

苏酥最常做的事情就在他脸红的时候,凑上去亲亲他,软软地说:“洲洲,你怎么这么可爱呀。”

也许世界上也有五千朵和你一模一样的花,但只有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小王子》

优雅大提琴王子x慢热小软妹

两个小可爱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