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66章 第 六十六 章
 
朝阳徐徐升起, 像是拉开了一天的帷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穿进来,落在室内的熟睡的人身上。

六点半生物钟时间一到, 颜晟的眼睛缓缓睁开, 入眼便是未褪去红潮的双颊。

俊眸望着怀里的人, 他抬手将她被汗浸湿的秀发轻轻的拨开, 手指抚在她脖颈后唇印在她额头上。

先是轻轻的吻着,随后跟着他下滑的位置而加深, 而停在脖颈上的手也逐渐不安分起来。

阮芝芝是被炽热的温度热醒的,她没睁开眼就就伸手去推人,“别弄我, 累死了……”

手没推开,她就用脚也去蹬。

没蹬几下, 脚就被人捉住。

她蹙着眉半睁开眼。

那双桃花眼向上扬着,幽深的眼眸里是她绯红的脸。

“醒了?”他的嗓音沙哑低沉。

这声音让阮芝芝一怔, 脑海里瞬间浮现一些画面,原本就酡红的双颊迅速涨红, 她马上闭上眼睛含糊道:“没,还没醒。”

她头往下低了低往另一侧翻身卷起被子蒙上头。

躲在被子里的阮芝芝脸迅速烧着。

太羞耻了, 真是太羞耻了!

她闭紧眼,把脑海里的画面剔除。

颜晟看着床上缩成的一团,他手臂一捞连人带被一起抱在怀里,他轻轻撩开被子倾身贴在她耳垂上,“原来你士动的时候是这个样子。”

阮芝芝闭着的眼睫抖了抖,脸上快要烧着了,她用手捂住脸,另一只手看也不看便去推他。

“别说了, 我要睡……”她推的时候手被握住,“你快上班去,快去。”

颜晟手捏着软如棉的手指,他朝她贴过去,撩开她耳后的长发,在她耳后吻了吻嗓音带了丝戏谑,“赶我?昨晚你可是抱着我说不要停……”

阮芝芝一听立刻转身用手去捂住他的嘴。

此刻她不但脸已经烧着了,连身上也跟着烧着,她眼睛瞪着他恼怒道:“还不是你非要我……你不,不许再提昨天了。”

颜晟拉下她的手,将两只手一起包在掌中,他掀起眼皮看她,她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蔓延。

他看着她思忖了一下奇怪道:“是我非要?不是有人要履行承诺士动对我……”

“别说了,别说了……”阮芝芝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她瞪着他没好气道:“以前觉的你看着挺正经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你是从哪里找……咳那么多花样的,咳,以后不许再弄这些了……”

昨晚刷新了阮芝芝认知,怎么会有那么多,咳让人难以理解的ti/位。

如果她提前知道会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给她钱,她都不会去看什么乐队小鲜肉。

颜晟将人重新抱进怀里声音额头抵住她的,“昨晚只解锁了七个,还有十一个,你不会想赖账吧?”

阮芝芝脸僵了僵鼻翼翕动了几下不可置信道:“昨晚折腾那么久,才七个,你别以我傻就想蒙我,实话告诉你,猴儿都没我精。”

颜晟闻言笑着松开她手,伸手捏捏她脸,视线扫到她眼下,那里隐约带着青色,他敛眸松开她从床上起来,“你接着睡吧,我去公司。”

躺在床上的阮芝芝眨了眨眼。

今天怎么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了,她对着他平直的肩膀眼珠转了转,“颜晟。”

听到声音,颜晟回过头。

“怎么,饿了?”

颜晟在床边站着,他还没穿睡衣。

即便阮芝芝见过很多次,但看到流畅的肌肉线条依然忍不住想咽口水,这rou体绝了,她吞咽了一下视线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扫着。

“啧啧啧,真是秀色可餐呐,对着你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男,怎么会饿。”

颜晟望着她转动的眼珠掀了掀眼皮躬身手臂压在她侧慢悠悠道:“我体谅你昨晚累,你居然调戏我?看来是我昨晚太小看你的体力了,不如我们把剩下的做完。”

“……”

说着他头一低就朝她下来。

阮芝芝一僵,伸手立刻抵住他的肩膀。

如果把剩下的都做完,那她今天是别想下床了

“别,别,别冲动。”阮芝芝吓的结巴了。

“我不是冲动,我是太克制。”

“昨晚你弄到半夜,你好意思说你克制?”

“我要不克制,你觉的你现在能这么轻松的和我讲话?”

阮芝芝抬眼对上他变幽深的双眸,本想顶嘴的,就看到他朝她倾下来,她吓的立刻改口道:“对你特别克制,是我冲动了!我男朋友最克制,最最克制!”

颜晟盯着她一会儿,捏了捏她脸从床上起身,“你这见风使舵的功夫,不去做太监可惜了。”

“……”

阮芝芝瞥了下嘴,小声嘀咕,“我要做太监,一定把你弄成傀儡折磨你。”

披上睡衣的颜晟扫她一眼,“你说什么?”

阮芝芝立刻笑的弯起眼睛谄媚道:“我说,我最爱我男朋友。”

颜晟没说话哂笑。

“我没聋,小太监。”

阮芝芝:“……”

——

颜晟上班后,阮芝芝瘫在床上又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她从床上坐起来把睡衣披在身上。

她垂了垂眼,窗帘缝隙后的阳光恰好打在身上,皮肤上的点点红痕让昨晚的画面再次在脑中浮现。

脸颊再次烧起来,她用手背贴贴脸想降下脸上的温度。

怎么平常看着那么淡漠克制的人,会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热衷。

很难想象,昨晚在她耳边诱哄的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她脸更热了起来。

更难想象的是,她在这种诱哄下做出的事,呼吸变的灼热而稀薄,好半天,她才调整好呼吸扶着床站起来。

这一站,她大腿肌肉撕裂般的痛,她小心的站稳走向浴室。

为了让身体快速恢复,她泡了半小时澡才从浴室出来,她看了看墙上的钟,十一点半,她想了想给颜晟拨了个电话。

听筒里只响了一声便被接通。

淡淡的嗓音落过来,“喂,你起来了?”

阮芝芝握着手机正对着梳妆镜正梳着头发,她弯着眼睛说:“你下班没,我想和你一起吃午饭。”

电话那头的颜晟坐在餐厅里,他往椅背上靠了靠看向自己对面的人表情顿了下,“我中午约了人,我给你点了李记的甜皮鸭。”

他抬腕看了看表,“应该快到了。”

“你中午都要工作吗,可别把我男朋友累到了。”

颜晟抿了下唇刚要说什么,便从听筒里听到门铃的声音,手机那头传来急匆匆的声音,“甜皮鸭来了,先挂了。”

他拿下手机无声的笑了下。

“看来,你女朋友很黏人。”

调侃的声音落入颜晟耳中,他收起眼底的笑抬眼看向对面的人淡淡道:“还好。”

他顿了下漫不经心道:“黎颖,你回国第一天就来找我,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坐在对面的黎颖望着眼前的人,时隔两年,眼前的男人却越发的有魅力,并不是单纯长相上的,而是混身散发着一种男性魅力,她拨了拨耳边的短发抿了下红唇轻笑,“怎么,没事就不能约你吃饭了,怎么说当初我们也差点有婚约的。”

她声音带了丝娇嗔配上娇艳的长相,很是勾人。

可对面的人却不为所动。

颜晟放下手中的餐具语气依旧冷淡,“那不过是家父搞出的乌龙,我下午还要开会,有事你直说吧。”

黎颖闻言忍不住笑出声,“你还是老样子,还这么冷淡,你女朋友是怎么受得了你的?这次我回国就不走了,是有些事想请教你,我店已经开了,现在想营销一下,你有空帮我参谋参谋怎么样?”

颜晟问她:“你还是在做……”

“还是老本行,给你看下我店里的照片,说不定你以后用的上……”

颜晟瞥了眼手机屏幕目光顿住,他身体朝前倾了倾,“营销的事简单,但你也要帮我一个忙。”

黎颖朝他笑了笑点头,“你肯帮我就行,别说一个忙,多少个都没问题,怎么说我们也算老相识了。”

……

餐厅外玻璃窗外,一抹红色身影正拿着手机对着餐厅里面悄悄拍着。

——

阮芝芝正在家里吃着甜皮鸭,刚吃几口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看了眼手机然后滑动了下手机屏幕拿起来。

“芝芝,快去看微信。”江幺幺急切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阮芝芝手指滑动边打开微信边对着听筒说着:“什么东西啊,有必要这么急吗?幺幺。”

“你看了就知道了,你家后院要失火了。”

是一段视频,阮芝芝眨了眨眼嘴里还开着玩笑,“你又给我发帅哥视频吗?不看了,我家这个好看多了。”

虽然嘴里说不看,手指还是点了下去,等她看清里面的人后,眼睛倏然瞪大。

看着清隽深邃眉眼似乎含着笑,她视线缓缓移动看到了他对面的人鼻翼翕动着。

“芝芝,你怎么不说话了,你看到这美女了吗?这位和颜晟哥以前是大学同学,听说他们还差着订了婚,你要没来,搞不好他们就……”

阮芝芝闻言,血压一下子窜上来。

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说怎么中午不和我吃饭,原来是和别人吃去了。”

“芝芝,要不要去堵人,我都替你踩好点了!你猜他们在干什么?”

当阮芝芝听到他们去的地方,腾的一下站起来声音都气到发颤,“我马上过来!”

——

颜晟视线店里扫过,落在一个一大一小的指环上,指环的样式很简单,是最原始的造型,他抿了下唇手指点了下这个位置。

黎颖示意服务员拿出来。

她指着指环勾了下红唇,“你果然有品味,这是仅有的一对,设计师在指环内侧刻下婚姻誓言,意义代表是忠贞不二的爱情。”

她拿起那枚指环,想去拉颜晟的手替他戴上,“我帮你戴上。”

颜晟眉心一蹙后退一步闪开,冷冽的目光朝黎颖压过去,“不必。”

黎颖看到冷淡的样子,眼眸微动笑道,“我很好奇,你对你女朋友也这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吗?”

黎颖大学时候就很吃颜晟的颜,他越对她冷淡,她反而更想把这座冰山融化。

听说他交了女朋友,她很好奇,他是不是还会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颜晟没说话,目光看向她手中的指环拧眉。

他看着黎颖问:“我要设计师的联系方式。”

黎颖勾唇笑了笑,“你让我给你戴上我就告诉你。”

颜晟看着她的笑,脸一沉:“黎颖,玩笑要有度,设计师的联系方式,你以为我不问你就找不到?”

黎颖望着他冷冽的双眸心里一跳刚要说什么。

便听到清清亮亮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颜晟。”

听到声音,颜晟回头,看到阮芝芝朝着自己小跑着奔过来,他怔了下,唇角向上牵了牵,“你怎么来了?”

话音刚落,人已经站在他面前,她瞪了他一眼挡在他面前,气的脸颊都红了。

阮芝芝眼睛在黎颖身上转了一圈儿抬起下巴,“凡是戴圈的东西,除了我谁都不能给他戴。”

黎颖望着阮芝芝怔了下下意识问道:“你是哪位?”

阮芝芝冷哼一声就抱住身后地颜晟一字一句道:“我是他女朋友,他已经有士了,姐姐你给他戴这个不合适。”

黎颖闻言望向她身后的人,那双淡漠的眼眸此刻像如春风一般柔和,正一瞬不瞬的望着眼前的女孩,她拿着戒指的手僵住。

原来,他是有冷淡以外别的表情的。

阮芝芝说完,抓着他手臂就走,一直走到店外面走了很久,被身后的人拉了一下停下来。

颜晟望着她鼓起的脸颊忍不住捏了下,嗓音低下来,“为什么生气?”

阮芝芝抬眼瞪他,“我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你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来挑戒指,还问我为什么生气?”

颜晟目光落在她气的扇动的眼睫上,“那你不陪我来,你又不想结婚,我只好……”

闻言,阮芝芝气到眼睛瞪圆,“谁说我不陪你的?谁说我不想结婚的?!”

颜晟盯着她脸,眼底涌动着笑意慢悠悠道“哦?我不信。”

阮芝芝一咬牙便说:“走,现在就走挑戒指,明天咱就去领证。”

“好。”

作者有话要说:  芝芝你被套路了。

说好的比猴还精呢?

凡事带圈的东西,唔,我感觉芝芝不小心开车了。

感谢在2021-10-26 19:10:03~2021-10-28 20:0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雨连江、笑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病初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