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70章 第 70 章
 
寒风萧瑟, 民政局前的几片枯叶被风吹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又缓缓落下,阮芝芝极力止住笑瞥了眼旁边的人,他面色淡淡, 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寒风萧瑟,民政局前的几片枯叶被风吹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又缓缓落下,阮芝芝极力止住笑瞥了眼旁边的人, 他面色淡淡,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寒风萧瑟, 民政局前的几片枯叶被风吹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又缓缓落下, 阮芝芝极力止

寒风萧瑟, 民政局前的几片枯叶被风吹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又缓缓落下, 阮芝芝极力止住阮芝芝极力止住阮芝芝极力止住嗯

阮芝芝拉住他的手歪着头, “你要在站到什么时候?”

颜晟头偏了偏看向旁边的人,他双眸微眯, 目光在她脸上扫过, “等到民政局开门为止。”

阮芝芝望着人来人往的马路, “……”

“周一才开门, 你这要在民政局门口安营扎寨吗?”

颜晟把她的手包进掌心里好一会儿缓缓点头, “我确实想。”

“有必要这么急吗?”阮芝芝手臂晃动了几下身体凑近他眨了下眼睛,“你不是还有两年才30吗?还很年轻的。”

“年轻”两字咬的很重, 颜晟手握紧静静看着她。

恰好阳光映在他脸上, 将他清隽的轮廓渡上一圈光晕,尤其是那双幽深的眼睛, 在光晕的勾勒下像是在发光。

阮芝芝望着他瞳仁中的自己怔住。

就看到他靠近她, 手在她脸上摩挲了几下,“我不该急吗?”

“脑子里幻想过无数次和你来领证的情景,我很想和你结婚。”

“非常非常想。”

突如其来的表白, 还是在大街上,阮芝芝眨了眨眼,“看出你真的想了,不过……”

她顿了下身体倾向他弯着眼睛不解道:“我和你已经在一起了,结婚不结婚重要吗?”

“不是说有钱有人都要签那个什么婚前协议吗?你不怕我和结婚以后再和你离婚,分你一半的钱……”

颜晟听到“离婚”两字眉心一蹙打断她,“我们不需要那个。”

他手指拢紧将她的脸捧在掌心里,“不是结婚重要。”他顿了一下,“是和你结婚重要。”

“以后关于你的快乐、难过、希望、理想,不管发生什么,都由我站在你旁边,不好吗?”

低沉的嗓音一字不落的落进阮芝芝耳中,她头靠在他前胸眼睛突然有些热。

关于结婚的事,她知道他想,却不知道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他一向话少,情话就更少,经常是在特定情况下他才会说那么一两句。

像今天这么直白地讲出来,这是第一次。

“好。”她手环在他腰上紧紧抱住。

颜晟下巴贴在她发顶将她拥在怀里目光看向不足一百米的大厦,“那我们就住这里吧。”

阮芝芝从他怀里抬起头有些摸不着头脑,“住这里?大马路上?你真是想结婚想疯了吗?”

阮芝芝顺着他目光望过去,不远处和处高楼耸立,大厦玻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那边好像是一家星级酒店。

她手在他腰间伸到他眼前晃了晃,“喂,你盯着那大楼干嘛,大哥,你盯成也成不了你的……”

阮芝芝突然停下来抬头看他,“该不会……”

他指了指大楼低头看她,“是我的,没错。”

“……”

“以前觉的这酒店位置营业额都一般,没现到它的作用居然在这里。”

说着,他拉着阮芝芝便走。

一直到酒店房间里,阮芝芝拉着床帘看向楼下,她在三十楼vip套房里,楼下的车流如爬虫般缓缓驶过。

她转过身看着正解领带的某人。

“你从家里开车到民政局,不过半小时吧,何必浪费住这里呢?”

颜晟扯下领带解开了一粒领口的扣子掀起眼皮看她,“住这里几分钟就到,周一一大早就去,免的夜长梦多。”

“……”

阮芝芝放上窗帘一时无语,她走过去倒在床上掀起背子盖上打了个哈欠,“昨晚弄那么晚,一大早就叫我起来,你慢慢等吧,我要补觉。”

她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儿,身侧便听到窸窸窣窣声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人从身后抱进怀里。

“我刚刚安排妥当了,提前排好周一第一号码,各种材料都准备好了,不会再出问题了。”

随着他低沉的嗓音,呼吸一下一下落在阮芝芝脖颈,弄的她很痒,她缩了下脖子从身后推人,“我困,你躺远点。”

话音刚落,手落在她腰上一轻轻一翻,她便面对着他。

“别睡了,昨天的事还没做完,不如……”他低头吻住她的唇角轻轻吮吸,手没也没闲着,直到阮芝芝身上的只剩下一件打底衫。

阮芝芝脸酡红一片拉住他的手瞪他,“你还有完没完啊,你都不累吗?都说别弄我了。”

颜晟反手把她的手包在掌心里捏了捏,只觉的手心里柔软的不可思议,他头抵住她额头很简洁的吐出几个字,“没完,不累。”

“……”

阮芝芝伸手推他拿眼翻他,“可我累,想睡觉。”

“你昨晚比我睡的还晚,早上醒的还早,你不困吗?”阮芝芝往床那边缩了缩与他拉开距离。

颜晟闻言桃花眼微微掀了掀一本正经道:“一点不困。”他个手帮她掖了掖被角轻叹一声,“该死的周六。”

这话把阮芝芝逗笑,她伸手过去捏了捏他下巴,“你不会要睁着眼睛干等着到周一吧?”

“那不至于。”

他瞥她一眼目光从她脸上慢慢扫过不紧不慢道:“有你在,怎么能说干等着?”

“剩下的十一个姿势,一天一半,很快就到周一了。”

阮芝芝表情一滞:“……”眼底闪过惊慌。

颜晟看她怔怔的脸,唇角忍不住扬起来,伸手拍了拍她脑袋,“怎么,你这是想赖帐?”

“我哪有,我当时说答应把十八那个一遍,又没说多久,你放心,这辈子总会让你如愿的。”说着,她把被子往上拉,想蒙住脑袋。

“一辈子。”颜晟跟着念了一遍。

在被子里刚刚闭上眼的阮芝芝听着声音,被子便再次被拉下来,她便撞进一双灼灼的目光里。

“芝芝,我想和你一辈子。”他靠过来,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在怀里。

呼吸交错,阮芝芝总是在他特有的味道中沉迷,她手回抱住他仰起头吻了他下唇一下,“今天是怎么了,嘴这么甜?让我尝尝。”

说着她便加深了这个吻,唇齿相缠,很快她的呼吸的节奏就完全乱了,直到他的手按在她脑后,直到她的呼吸完全被他的气息所侵占,正当要她朝他贴过去时,他松开了她。

井将她已经翻到锁骨处的打底衫拉下来整理好井替她拉好了被子。

阮芝芝呼吸微喘着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

居然能士动帮她把衣服拉回来,这是什么情况,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像是在回应她的疑问似的,他捏了捏她脸嗓音还带着哑意,“我觉的还是不能让你太累。”

“毕竟周一要早起。”

阮芝芝:“……”

--

周一清晨,朝阳缓缓升起,蓝天白云,是这个冬季难得的好天气。

颜晟打好领带,转身望向趴在枕头的人眼底浮出笑意,他走过去弯腰叫她,“芝芝,该起床了。”

阮芝芝隐约听到声音,她正睡的香,就把头往枕头上埋了埋继续睡着。

颜晟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捏住她挺翘的鼻尖。

十几秒钟之后,那双大眼睛不情愿地睁开口中咕哝着,“别吵我,我要睡。”

“不能睡了,民政局开门了。”

眼看着那双大眼睛又要合上,他二话不说将人从床上扶着坐起来。

阮芝芝闭着眼睛就要往后倒,却倒进一个怀抱里。

清冽好闻的味道,好香,她鼻子动了动睁开眼,“你喷香水了?”

颜晟扬了下唇角,“嗯。”

阮芝芝往他身上嗅了嗅,不可思议道:“我不记的你有喷香水的习惯。”

“因为今天比较特别。”他嗓音依旧低沉,却有着不一样的情绪。

连音调里都带着喜悦,他声音一向淡淡少有这种时候,阮芝芝没忍住笑出来,“特别到五点你就起床洗澡换衣服吗?”

颜晟:“……”

他沉默了片刻,一本正经地点头,“嗯,今天不能有任何意外,一定要把证顺利领上。”

阮芝芝笑他,“都住民正局门口了,还能有什么意外,除非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

她话音刚落,一阵“滋滋”的振动声响起。

颜晟眼皮跳了跳,眼看着阮芝芝在床头上摸到手机。

阮芝芝望着屏幕上的名字朝颜晟晃了晃,“是师兄,我得把领班的事和他说一声。”

颜晟抿了下唇眼皮又跳了几下,就看到阮芝芝接通了电话。

阮芝芝按下免提刚要说话,便听到季淮特有的粗哑嗓音:“芝芝,十万火急,师兄想请你帮个忙,你马上来我这里,就现在……”

阮芝芝抿了下唇角抬眼,便看到已经逐渐变沉的眼睛,她举着电话干笑一声,“民政局开一天呢,咱们先去师兄那边。”

“……”

——

季淮目光望着阮芝芝身后的颜晟眸光闪了闪道:“芝芝借我一天,成吗?”

颜晟掀起眼皮淡淡的扫向他,“不成,我们有正经事。”

淡淡的嗓音里透着不爽。

“喂,颜晟,将来我可是你大舅哥,你这个态度小心我以后做你和芝芝结婚道路上的绊脚石。”季淮瞪着他威胁道。

颜晟目光与他对上,哼了一声道,“不用以后,你现在就是。”

两人的目光相撞,再一次擦起了火花。

阮芝芝站在两人中间踮起脚想隔开两人的视线。

“喂,你俩怎么每次碰一起就要掐啊。”

季淮眉头一拧把挡在中间的阮芝芝扒拉开,“芝芝,你一边先待着,我得和他好好掰扯掰扯。”

季淮的动作有点猛,阮芝芝一下没站稳差点绊倒。

颜晟扶住她的腰眯着眼睛看向季淮,“你推她干什么?”

“师兄没有推我,是我没站稳。”

季淮扬起下巴走近颜晟,“那是我家妹子,我能推她?”

颜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不紧不慢的回击,“你家妹子,在一个户口本吗?”

季淮被噎了一下马上反击道:“论时间,我俩比你相处的长。”他顿了一下突然笑了,“你俩在一个户口本吗?”

颜晟:“……”

如果不是你在这挡着,现在已经是了。

他目光唇角扯了下,把阮芝芝往自己这边拉了拉,“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帮你。”

季淮瞥他一眼,“你帮不了,只能是芝芝帮。”

说完看向阮芝芝声音放软,“芝芝,小时候你闯祸可都是师兄帮你解决的,好吃的师兄也没少给你吃吧,现在师兄有难了,请你帮忙你你不会拒绝吧?”

季淮少有求阮芝芝帮忙,这着急毛慌的来,肯定是遇到急事了。

阮芝芝拉了拉颜晟的手,“咱俩合好,还不全靠师兄吗?他这有急事,不帮不好的。”

颜晟回握住她的手,“那我陪你一起去。”

季淮闻言脸色立刻变了马上道:“你不能去!”

颜晟盯着季淮略带躲闪的眼神眸光微动缓缓点头,“嗯,你们去吧,我去公司。”

季淮轻轻松口气。

阮芝芝想抽出自己的手,却被颜晟握紧,他扫了旁边的季淮一眼低头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问:“我重要,还是你师兄重要。”

阮芝芝抬头看他,他眼睛专注地看着他,原本淡淡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认真。

阮芝芝失笑,踮脚靠近他耳边,“当然你重要,咱俩以后一个户口本,师兄再亲也是外人。”

这个回答取悦了颜晟,他摸摸她头嗓音带笑,“嗯,去吧,帮完我去接你。”

阮芝芝弯弯眼睛,“嗯,那我们先走了。”

季淮和阮芝芝目送着颜晟的车离开真到车开远,阮芝芝扭头看旁边的季淮问道:“师兄什么事,这么急找我啊。”

季淮没回话,但表情越来越发凝重。

阮芝芝心中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她上车扫了季淮一圈有些急的问,“师兄,你欠高利贷了?没事,我现在存了不少钱,都给你,实在不行我这还有个提款机呢,颜晟他有钱。”

季淮摇摇头,“不是。”

阮芝芝捂住嘴脸色更加紧张,“你从小就特能打架,你不要告诉我你杀人了吧,走我带你去自首。”

说着,就拉着季淮要走,季淮把她拉回来,“这都哪儿跟哪?”

阮芝芝脸都急红了,“究竟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季淮挠了挠后脑勺“咳”了一声脸色有些别扭道,“有人老缠着我,要死要活的,我怎么拒绝都不行,我情急之下就说自己有未婚妻,马上要结婚了,她说见了未婚妻就死心。”

阮芝芝:“可你没有未婚妻啊?”

说完,她眨了眨眼用手指着自己,“你不是想让我冒充你的……”

季淮顿了下点头,“嗯没错,芝芝,报答师兄的机会就摆在你面前,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拒绝的。”

阮芝芝无语了好一会儿说:“我帮是能帮,但这事可千万别让颜晟知道。”

“放心吧,绝对不会让他这个醋坛子知道的。”

“……”

阮芝芝跟着季淮上了车离开,在他们离开不久,一辆黑色的汽车跟上去紧随其后。

——

郊区的一家茶楼的包间里,一张仿古的木制方桌前坐着一位乌发高挑的年轻女孩。

巴掌脸,五官小巧精致,你上脂粉未施,像个瓷娃娃般可爱却不失妩媚。

阮芝芝直勾勾地望着眼前的人,在心里“哇哦”了一声,这小姐姐也太好看了吧。

“你是季淮的未婚妻?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女孩目光在阮芝芝脸上扫了一圈儿后冷不丁的问。

阮芝芝看了旁边的季淮一眼点了点头,“我是,我看过你的电视剧,你是蒋玉吧,你比电视剧里还漂亮呀。”

“漂亮有什么用,有人不喜欢。”蒋玉的语气变的低落。

看的阮芝芝都有点心疼了,她胳膊被人碰了碰。

阮芝芝咬了下牙,一下子抱住旁边季淮的手臂嗲着嗓音道:“小姐姐,你看,他已经名草有士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你还是对他死心吧。”

季淮被阮芝芝捏着的嗓音弄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忍了忍配合道:“你看,未婚妻我带来了,你可以死心了吧。”

蒋玉闻言,眼圈立刻红了,“你平常在剧组那么照顾我,都是假的吗?上次我受伤你抱着我去医院都是假的?”

季淮望着她红着的眼圈,心里一阵烦躁,他视线移向别处狠心道:“不是因为你我才照顾,我做你的武替份内的事,换别人我也一样,是你误会了。”

他的话,让蒋玉眼泪瞬间掉下来,阮芝芝看着她脸上的一滴滴泪珠感觉她都要怜香惜玉了,“姐姐,其实他这个人又粗鲁脾气又倔混身都是毛病,我每天看他多了都烦的不行。”

季淮又碰了碰她手臂。

阮芝芝马上意识到话锋一转,“但没办法嫁鸡承鸡,嫁狗随狗,我只爱他一个。”

季淮忍着鸡皮疙瘩附和,“嗯,现在我把人带来了,你以后就死心吧,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蒋玉眼泪不断地往下掉,她哭着哭着看着阮芝芝的脸意识到什么突然说道:“你不是那部《戏魂》的士角阮芝芝吗?我看过你的电影,你男朋友不是颜总吗?”

阮芝芝与季淮对视一眼,千算万算,忘了她现在也小有名气了。

季淮给阮芝芝递了个眼神求她。

阮芝芝咬了咬牙给他一个尽在去掌握的眼神。

蒋玉余光看到珠帘外,清隽的脸在珠帘晃动下时隐时现。

她止住泪勾了下唇角看向阮芝芝,“那颜总和你一点关系没有吗?”

阮芝芝看着蒋玉弯了弯唇角面不改色道,“我和颜晟都是记者乱写的,我喜欢的只有我师兄,他非我不娶,我非他不嫁,马上我们就是一个户口本了,我劝你还是死心吧,小姐姐……”

阮芝芝有些奇怪,怎么她越说,这小姐姐表情越兴奋,好像在好一出好戏一样。

突然,她后背有种如芒在背紧迫感然后她便听到。

“颜总,好巧啊,在这碰到您?”

阮芝芝吞咽了一下机械的扭过头。

包房门口,颜晟抱着手臂,正“平静”地望着她。

“……”

她立刻站起来不顾季淮的眼神立刻小跑着过去站在他面前,“你怎么来了?”

颜晟掀了掀眼皮,似笑非笑地看她,“来这看你和别人一个户口本。”

阮芝芝心虚地看着他拉住他手臂,“你生气了?”

颜晟垂眼看她语调淡淡,“你说呢。”

他顿了一下更加“平静”道,“你忙,我不打扰你们。”

说完转身就走,阮芝芝马上就抓住他手臂,便他步子没停,她被原地拖着滑了一米,她看着他绷着的下颌情急之下说:“现在刚十点,民正局还开着,咱现在就去领证,今天咱就一个户口本。”

颜晟停下看她。

阮芝芝抿了下唇又说,“咱先回家拿户口本怎么样?”

颜晟眼角扬了下把手中的东西在她眼前晃了晃,“不用回家,我都准备好了,走吧。”

季淮看了一眼已经挽住他手臂的蒋玉:“……”

颜晟看了脸色僵硬的季淮扯了唇角说:“谢了,大舅哥。”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发错了没有修改正在改,先不要看

感谢在2021-11-02 19:48:36~2021-11-03 12:01: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微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一博女朋友 10瓶;是小比熊呀、大病初愈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