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阮芝芝望着沉默不语的颜晟, 她眼珠转了转问:“那天你可是明明白白的答应我,婚礼礼服听我的安排,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

颜晟将她往怀里更带近了些, 目光又看了眼床上“耀眼”的礼服,他嗓音放软,“之前你不说想出国玩吗?不如我们直接去国外婚礼蜜月一起……”

阮芝芝马上打断他, “你这是不满意我准备的礼服吗?中式的多喜庆啊,为什么不喜欢?”

说着她眉眼耷下来。

颜晟手揽了揽她肩膀, 想做最后地挣扎, “我没不喜欢, 要不然让设计师把颜色调暗……”

阮芝芝:“你就是对我选的礼服不满意,我花了好多心思在里面, 居然被你这么嫌弃,难过了。”

她把头低下来, 用手推开颜晟别过脸,睫毛颤动。

颜晟无声地叹气走过去,想去握她手, 但手指还没碰到她的, 她就站到床边伸手便去拿床上的礼服,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勉强你。”

说着说着嗓音里便带了哭腔。

颜晟绕到她身旁嗓音很轻地问:“怎么又哭了?比小时候还爱哭?嗯?”

阮芝芝把礼服塞进袋子里抬眼瞪他。

颜晟垂眼看着她,眼底隐约还有笑意。

说话不算话, 还有脸在这笑!

阮芝芝瞪着他,“什么叫又哭了?你不惹我能哭?”

说完她抱起袋子就往门口走。

手刚把门拉开一点, 又马上合上。

颜晟握紧门把上的手,低声道:“别和我生气,好不好?”

阮芝芝想抽出自己的手, 可力量悬殊,半天也纹丝未动,她摇摇头,“我没生气。”

颜晟垂眸看她,“那你现在要去做什么?”

阮芝芝:“我累了,想睡觉。”

颜晟捏了捏她脸,“我也累了,那一起睡。”

阮芝芝冷眼看他,“我今晚想一个人睡。”

“……”

“哦对了,礼服我明天就去退了,既然你不喜欢,留着也只会让你嫌弃,”

卧室的灯光下,她明明笑着,眼眶却随着说出的话越来越红。

颜晟伸手在她眼角摩挲了几下哄着她,“我没嫌弃。”

阮芝芝闻言眼里包起泪,脸别到了一侧,“别说了,我才不信,松开我,现在不想理你。”

颜晟望着她眼角即将掉下的泪闭了闭眼将她怀里的袋子接过来。

阮芝芝仰头看他,“你这是要做什么?”

颜晟将她的手从门把拉下来,指腹在她手背上摩挲着,“看看礼服是不是合身?”

阮芝芝怔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话。

颜晟将人拉进怀里,目光落在她瞪着的眼睛上,眸光涌动,“怎么不说话。”

阮芝芝闻言眼睛一亮,手立刻环住他的腰上兴奋道:“你放心,我保证绝对合身。”

颜晟:“你事先也没找我量尺寸,就这么确定?”

阮芝芝眨了下眼睛,目光从他脸到脚扫了一圈后得意道:“那当然,你睡觉时候我量好多遍了,你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我都量的明明白白。”

“……”

颜晟默了默抬眼看她慢慢道: “每一个地方?”

阮芝芝马上点点头:“当然,每天半夜,早上,我都趁你睡着偷偷拿尺子量了,就想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颜晟缓缓点头,“你真有心。”

阮芝芝下巴抬起,“那当然,不是我吹,你现在随便问你身上任何尺寸,我都马上给我背下来。”

颜晟低头笑了笑,“嗯,耳朵过来,我来验证一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阮芝芝望着他微动的眼眸直觉有点不对但身体还是很听话地靠近他。

颜晟落目光在她白皙的耳括上头低过去。

几秒钟后,低沉的声音清晰的落进阮芝芝耳中,她先是吞咽了一下,而后“轰”的一下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整张脸。

“怎么不回我话,嗯?”颜晟捏着她下巴与他对视。

阮芝芝脸像是被烧着了一般,她低头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起头伸出三个手指头,“3公分。”

颜晟:“……”

阮芝芝看着他吃瘪的样子,眨了下眼睛,“我可是认真量过的,绝不会错。”

颜晟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拉起她的手,“走。”

“去哪儿?”

颜晟盯着她脸不紧不慢道:“重新再量一遍。”

“……”

阮芝芝望着他幽深的眼睛,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你有必要这么介意尺寸吗?大小长短都不是重要,关键在技术。”

颜晟:“……”

一直到后半夜,阮芝芝往瘫在床上,她双眼放空,枕边放在一个黑色的金属外壳的盒尺,

被子搭在她锁骨靠下的位置,裸/露的皮肤上落着点点红痕,她头动了动,便撞进一双幽深地眼睛里。

她脖子下意识地缩了缩。

颜晟靠近她将人抱在怀里吻了吻她耳垂低低问,“尺寸记住了吗?”

酥麻的感觉从耳朵慢慢传来,阮芝芝颤着声音,“记住了。”

反复多次,一遍又一遍,她想忘都忘不掉。

颜晟手缓缓滑到她腰间,眸色变暗而后吻住她唇含糊着,,,“我怕你忘了,不如再量一遍……”

“……”

等阮芝芝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俯身过来,当盒尺再次握在她手心时,她在心里哀嚎,还有完没完了!

——

婚礼将近,阮芝芝因为参加剧团演出和一档京剧综艺经常是早出晚归,这天下午不到五点,她终于完成最后一期综艺拍摄。

因为提前半小时完成了拍摄,她站在电视台大门外等着颜晟的司机来接她,北风阵阵吹在她脸上,有些刺痛她将脸往围巾里缩了缩,刚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便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名字。

“阮芝芝。”

阮芝芝转身,她怔了下。

是言子默。

他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眼下还带着一丝浮肿精神不大好的样子。

他目光落在阮芝芝脸上许久问:“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言正时不时来剧团听阮芝芝的戏,因为是爷爷的老朋友,阮芝芝对言正很客气。

而对言子默,阮芝芝一向是敬而远之,但看在言正的面子上,她客气地回道:“嗯,挺好的。”

“我先走了。”阮芝芝点点头转身就走。

“我还是想再问一遍。”言子默追上来挡住她的去路。

阮芝芝皱眉看他。

言子默抿了下唇盯着她的眼睛心一阵阵的缩紧,“如果当初你找到的是我……”

阮芝芝打断他,“不会,我们不可能。”

言子默眼睛一点点的变暗,他扯了下唇声音变冷,“你都没听完就说不可能,会不会太草率了?”

阮芝芝没说话,她后退几步与他拉开距离。

“我可以等你,芝芝,等你看到我的真心。”

“如果以后他对你不好,你可以来找我,我不会在意你和他在一起过……”

阮芝芝拧眉,被这些话恶心到了。

“芝芝。”

沉沉的嗓音落入阮芝芝耳边,她偏头,橘色的夕阳下,颜晟正朝着自己快步走来。

阮芝芝眉眼一弯朝他小跑着过去在他面前站定,仰头与那双幽深的眼睛对上。

“你怎么来了?”

颜晟摸摸她冻红的脸低声道:“今天不忙就想提前接你,去车上等我。”

阮芝芝揪了揪他大衣,“不如我们一起走吧。”

“这里冷,你先去车上等我,我马上就回来。”他手从她脸上缓缓落在她脖颈的围巾上向上提了提。

阮芝芝松开他小声说了句,“那你快点。”

颜晟点头。

他目送着阮芝芝上车关好车门转身。

言子默还站在原地,正望着远处纤细点背影一点点离自己远去。

他这段时间在国外散心,刚回国到家就收到两人要结婚的消息,冲动之下,他托人在电视台打听好专门过来堵人,是的,他不甘心。

非常的不甘心。

明明阮芝芝本应该属于他的。

如果不是颜晟故意隐瞒,现在和她结婚的会是他,他被这个想法折磨了很久,越想就越难受,难受到快要逼疯了他。

他明知道不可能,但他还想再试一次。

他知道她和颜晟一直住在一起。

每当他想到他们会发生的事,他都想发狂,但他已经陷进去了,他可一不计较这些,只要她能给自己一个机会。

他看着颜晟一步步朝自己走近。

“言子默。”冷冰冰的嗓音朝言子默落下来。

他才是她的未婚夫,明明就是他。

言子默闻言不甘心的迎上他目光,“她本应该属于我……”

“她是人,只属于她自己。”颜晟眯眼直接打断他。

他目光沉沉与言子默对视,他朝言子默走近一步,“如果不是你父亲求我,你以为现在还能安心做纨绔?”

“你是不是对自己家生意太不上心了?”

沉沉的嗓音一字不落的落入言子默的耳中。

言子默知道最近家里生意出了些问题,却一直没问过自己父亲发生了什么,他脸僵了僵刚想说什么,可当他对上那双冷沉不屑的目光后,嗓子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突然明白一件事,以前只是颜晟不屑对付自己。

如果真的惹到了他,他突然身上一寒。

心里突然害怕起来。

“最后一次,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她面前,信不信我下个月就让你破产?”

——

阮芝芝坐到副驾驶,偏头看着正在系全带的颜晟几次想张口又默默闭上嘴。

颜晟侧头看她,手在脸上捏了捏,“想说什么?”

阮芝芝手握住脸上的手,让那只手更贴紧她的脸,她垂了垂眼睛说:“现在我真庆幸自己当初认错人了。”

颜晟闻言目光指腹轻轻抚着她脸颊抬了抬一侧的眉稍问:“哦?怎么说?”

阮芝芝头朝歪了歪,脸完全倒在他手上,目光直勾勾地看他。

颜晟望着那又清凌凌的大眼睛唇角向上牵了牵。

“怎么不说话?”

阮芝芝眼晴弯了弯,“你看看你,有钱人还帅。”

她顿了下慢悠悠道:“器大还活好。”

“……”

阮芝芝看到他被我自己噎到的样子脸上的酒窝变深凑近他,“颜晟,幸亏我遇到的是你。”

“我爱你。”

颜晟望着她脸上的酒窝,眼眸涌动,“我……”

阮芝芝眼眸一亮眼巴巴看着他,这是终于不是特定时候对她表白了吗?

“很欣慰。”

“……”

——

婚礼当天清晨六点,东边已经有了朝阳的光亮,而那边空中还挂着一轮弯月。

冬季的早上来的总是比较晚。

颜晟望着挂在衣帽间的大红礼服,他犹豫了一会儿默默将它拿下来。

半小时后,他将衣服穿好,他垂眼,望着大红色上面的金黄色镶的边又闭了闭眼揉了揉眉心。

敲门声突然响起,他表情僵了僵应了声,“请进。”

季淮推开门的瞬间眼睛就刺痛了下,满眼的大红金黄,他抿紧嘴唇进去。

颜晟瞥了眼季淮正抖着的肩膀,好半天才开口,“你能别抖了吗?我眼晕”

季淮终于忍不住笑出声,越笑声音越大。

“芝芝真是太有才了,给你整这身,哈哈哈……我得先发个朋友圈。”他边笑,边把手机拿出来对着颜晟拍照。

“……”

颜晟掀了掀眼皮,“慢着,待会再发。”

季淮手指一顿抬头抖着声音问:“为什么待会儿?”

颜晟从身旁桌子上拎起一包东西递给季淮不紧不慢道:“你穿好了一起发。”

季淮接过东西问:“这是什么?”

颜晟手掸了掸肩膀,淡淡道:“芝芝没说吗?”

季淮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说什么?”

颜晟深邃的眉眼在大红的礼映衬下,像是带了些暖意,慢悠悠道:“你的伴郎礼服。”

季淮低头看到袋子里的浮夸大红和金黄色,“……”

半小后,季淮换好衣服和颜晟并排站在院子里齐齐看向一个方向沉默不语。

季淮偏头看颜晟,“你确定要骑这个去接亲吗?”

颜晟揉了揉眉心,“不确定。”

季淮:“这样,你听我的,给芝芝打个电话,就说开车去更快,她不听你就板起脸吓唬他不听你的就不结了,她从小欺软怕硬。”

颜晟还来不及回话,手机便突然在手中震动着,他低头望向屏幕上的名字马上接通了电话。

“颜晟,你想我了吗?”

兴奋清亮的嗓音冲破了听筒的束缚,即使没开免提一旁的季淮也听的清清楚楚。

颜晟瞥了旁边人一眼,将手机贴在耳边平静回道:“嗯,想了。”

“我也想你,我好期待你来接我的样子,一想就好激动,你准备好了快点来接我呀。”

颜晟抿了下唇试图哄道:“其实开车会更快,不如我开车……”

季淮对着他竖起大拇指。

“老公,我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

季淮对他使着眼色。

娇气的嗓音落入颜晟的耳中,“老公”这个词是他第一次听到,直接将他的理智打碎,他几乎没有犹豫的回道:“嗯,对。”

挂断电话颜晟转身看向前方,对着面前工作人员淡淡道:“把马牵过来吧。”

他的正前方,有两匹马。

马蹄子在地上像敲出鼓点,鼻孔跟着呼扇着喷着粗气。

马身上被绑上了大红的礼花,全是喜气洋洋的,最点睛的是,马头上还贴了一个很正的大红“喜”字。

一旁的季淮上前,“她从小不能惯,你这样要惯的她无法无天的。”

颜晟看了他一眼,不急不缓地开口:“这样挺好。”

“挺好?”

“嗯,我喜欢她无法无天。”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是婚礼了,本来应该更肥的,但是最近有点太忙了,之后大家可以重新看看我会修改的。

又晚了,老规矩我晚了我给大家发红包抱歉。

8号晚上九点左右更新。

我尽量早点多点。

感谢在2021-11-04 21:51:05~2021-11-06 22:58: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inglewing、微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倒翁!、46698858、大病初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