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撩错人后我跑路了 >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阮芝芝一晚上几乎没合眼, 不到四点她便醒过来,她在床上翻了个身就起来了。

婚前的这晚,她住在了季淮家里。

她趿好拖鞋, 准备去洗漱,然后等着化妆师过来。

颜晟这边只邀请了比较近的亲朋好友,而阮芝芝这边已经没什么亲戚,她就把戏班子的演员及家属都请过来参加婚礼。

刚刚洗漱好便听到敲门声,然后就听到隐约带着变声期的低哑嗓音。

“芝芝, 你起来了吗?”

阮芝芝马上应道:“起来了,进来吧以辰。”

颜以辰推门进来, 他脸上带着笑意,脸上有了男性的轮廓。

今天, 他第一次穿上了西装, 他又长高了不少, 身高已经逼近他叔叔颜晟, 西装的衬托下, 让他的五官越发深邃俊秀。

阮芝芝有一瞬地怔愣,以辰真的长大了。

因为师兄做为伴郎要和颜晟来接亲, 颜以辰没说为什么, 就默默跟着阮芝芝一起住在了季淮这里。

阮芝芝心里知道, 这孩子是怕自己孤单。

她对着颜以辰眨眨眼, “以辰, 你今天好帅,这要是被晴晴要看到, 一定会被你迷倒的。”

颜以辰朝她走近眼中带笑口中却嫌弃道:“谁稀罕那丫头迷倒,拜托,她不嘲笑我都算她有良心。”

他顿了下做出窒息的表情, “你不知道,她最近让我做了多少套卷子,我现在一提她名字就ptsd了。”

阮芝芝被他的表情逗笑,“那你怎么不说你成绩提高了200多名,人家晴晴为了你学习多上心。”

“我可是付了家教费的,而且我请她吃了好多次饭了,你不知道她饭量多大,最近的零用钱全填她肚子里了。”

颜以辰一边说一边从身后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拿出来放进阮芝芝手里。

阮芝芝低头看手中用浅蓝色包装纸包起的礼盒,“这是什么?”

“我送你的新婚礼物。”

阮芝芝眼中一亮抬头看他,“那我现在可以打开吗?”

颜以辰点头,“当然可以。”

阮芝芝迫不及带的把系着的丝带解开,当她打开包装盒的那刻,眼睛立刻弯起来。

她手指抚向礼盒里的东西。

“好漂亮啊。”

里面是一串珍珠项链,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

阮芝芝拿在手里,看着珍珠精美的质地问道:“以辰,这会不会很贵啊,虽然咱家有钱,也不要乱花钱,咱们一家人,不用讲究这些的。”

颜以辰摇摇头:“是我自己亲手串的,没花什么钱。”

阮芝芝闻言马上戴在脖子上,“谢谢以辰,我很喜欢。”

颜以辰望着她脸颊上若隐若现的酒窝眼底更添笑意,他默了默轻“咳”了一声耳尖泛红,“芝芝,你像珍珠一样珍贵,你不用怕,以后我就是你娘家人,谁都不能欺负你,就是叔叔也不行。”

随着颜以辰的话,阮芝芝眼晴越来越热,她用手背抹了下眼睛吸吸鼻子,“以辰,谢谢你,我早就把你家人了。”

颜以辰垂了垂眼睛压下眼底的酸意,从旁边桌上抽了张纸递给她,“今天是你大日子,不要哭,要不然就不好看了。”

阮芝芝接过纸巾擦掉脸上的泪带着哭腔道,“以辰,等你以为结婚,我一定会给你准备一个盛大的礼物。”

颜以辰抬眼纠正她,“盛大好像不是这么用的,盛大是形容规模大。”

阮芝芝:“以辰,你越来越有文化了。”

颜以辰下巴一抬刚要得意,便听到身后清亮的嗓音,“他有什么文化啊,最近语文才考了70分。”

颜以辰表情一僵转身,陆又晴正睡眼惺松地对着他打哈欠。

颜以辰:“你少说几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陆又晴一听,马上去撸睡衣袖子,“有这么和老师讲话的吗?”

“野丫头,你算哪门子老师?”

一旁的阮芝芝一看忍不住叹气,这俩又要掐起来,刚想劝架,就看陆又晴冲了过来。

没几秒钟,颜以辰耳朵一痛,被人紧紧揪住,他伸手去拉耳朵上的手,可那双明明很小却像焊死在耳朵上一样,他疼的“咝”了声,“痛,野丫头,快松开。”

陆又晴得意地扭了扭,“就不松。”

“再不松,我真的要揍你了。”

“就你,给我仨我也一样收拾了。”

“……”

阮芝芝揉着额角看着两人:“喂,你俩没忘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正在互掐的两人一起看向阮芝芝。

突然,“滋滋”地震动声响起。

阮芝芝从身旁的桌子上将手机拿起来朝两人晃了晃叹气,“化妆师来了,你两再吵下去,我化不了妆,这婚结不成,你俩负责。”

颜以辰和陆又晴对视一眼一声从鼻子“哼”了声将头往相对一侧一偏没再吵下去。

阮芝芝接通电话,让化妆师上楼。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上妆穿衣,终于穿戴好一切,阮芝芝望着镜中的自己,她蹙了蹙眉,额间的红色花钿随之而动。

大红色的礼服,凤冠霞帔,将她的脸映衬的格外娇艳,她上的妆精致仿古,美的不像真人。

刚刚赶过来的江幺幺啧舌,“芝芝,我觉的婚纱和我们中国的礼服起来逊色多了,我改主意了,等我婚礼时也要中式的。”

阮芝芝头转向她,随着她的动作头上的流苏跟着晃动,她点头弯了弯唇角,“没错,我喜欢中式婚礼,就像京剧一样,我希望咱们中国老组宗留下的能够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历史,从来就没输过。”

江幺幺被她的话触动跟着点头,“没错,我们从没输过。”

她想到了什么弯了弯唇,“芝芝,你知道颜晟哥今天几点就起了吗?”

阮芝芝眨眨眼,“几点?”

江幺幺笑着回:“听我哥说,他三点就给他打电话问结婚注意事项,弄得我哥一晚没睡好。”

阮芝芝眨眨眼想起来昨晚颜晟与她视频到晚上十一点,明明他还是风淡云轻的样子,却问了她多次相同的问题——什么时候来接她。

她已经早告诉了他,他却问了一次又一次。

他也和她一样紧张吗?不,他比她还要紧张。

她笑着弯起眼睛,视频结束是在她已经迷糊地闭上眼睛,模模糊糊地听到听筒里传来低沉深情的嗓音,“芝芝,乖乖等着我。”

后面的嗓音越发的低,可阮芝芝还是听到了,“来娶你。”

突然外面响起了鞭炮声,阮芝芝的思绪被拉回来,便听到颜以辰兴冲冲的声音。

“叔叔来了。”他顿了下望着红色下映红的面庞眼睛一声缓缓道:“叔叔来娶你了,婶婶。”

阮芝芝闻言,立刻站起来就想跑去门外,婚服繁琐,她差一点就被绊倒,一旁的江幺幺扶住她,“小心点,你这么慌要做什么?”

阮芝芝愣了下马上道:“当然去找他呀。”

江幺幺拦住她把打趣道:“哪有新娘子自己跑去找新郎的,乖乖等着别动。”

说完便把手里红盖头蒙到阮芝芝头上。

阮芝芝眼前一暗看着晃动的红盖头叹口气,“哪有这样的,一晚上没见到他了,他来了我还不能去找他。”

正说着,外面传来脚步声,江幺幺马上催促颜以辰,“以辰,快把门锁好,不要让你叔叔进来。”

颜以辰听话的关好门锁上困惑地看向江幺幺:“为什么锁门?”

江幺幺还没说话,陆又晴旁边瞥他一眼,“娶老婆哪那么容易?当然要有重重关卡了。”

正说着,一阵阵脚步声由远到近。

红盖头下的阮芝芝眼睛一亮便听到有节奏的敲门声。

江幺幺和陆又晴走到门口开始关于新郎的十问十答。

“颜晟哥,你爱上芝芝的是哪一天哪一秒?”

“十个芝芝的优缺点?”

“第一次kiss的时间?”

……

颜晟盯着门,硬着皮头一一回道。

九个问题回答完之后,江幺幺使出了杀手锏她眨了眨眼睛慢慢悠悠地对着门外道:“请描述一下求婚的过程及细节。”

门外的颜晟:“……”

他抿了下唇刚要张口,突然就听到门里传来急急的声音:“颜晟,你不许说太难为情了。”

阮芝芝的声音太过明显,门里门外一阵笑声。

颜晟听到窸窸窣窣的衣料声和一阵小跑着的脚步声后,门突然在他面前打开。

阮芝芝站在门下,红盖头已经被她揭下来,她脸上酡红一片正仰头看着他。

她脸逆着光,红色的嫁衣下,被身后的阳光晕起一圈光影。

颜晟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

两人的目光相对,就再也没有分开。

“芝芝,哪有新娘子自己跑出去的,居然连红盖头都揭了,这是要新郎揭的。”

身后是江幺幺的声音,阮芝芝望着面前的人弯着唇角,“我等不及了。”

颜晟望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嗓音带笑,“等不及什么?”

阮芝芝脸上的酒窝变深,“等不及你来娶我。”

“等不及嫁给你。”

她话音刚落,室内再次传来阵阵笑声,尤其是颜晟身后的一起来接亲的亲友们。

季淮在颜晟身后“咳”了声,“芝芝,你矜持点。”

阮芝芝下巴一抬问颜晟,“我不矜持吗?”

颜晟的眼睛向上扬起,那双桃花眼眸涌动着别样的情绪,他上前手抚了抚她耳边的碎发低声道:“没有,这样刚刚好。”

阮芝芝闻言拉住他手,“走,我们一起。”

说着,就要拉着颜晟的手走,刚走一步就差一点又被礼服绊倒,一只手及时扶住了她的腰,她刚要说什么,突然身体一轻,她便被人抱在了怀里。

她立刻勾住了他的脖颈,然后对着他眨了下眼睛,头上的流苏跟着一起晃动。

颜晟垂眸看着怀里的人手臂拢紧深邃的眉眼被她填满,他轻笑了下轻道:“我也等不及了。”

“等不及娶你。”

接着就是一阵笑闹声,然后伴随着一阵阵的鞭炮声,颜晟阔步抱着人下楼。

——

蓝天白云,阳光正好,金灿灿的太阳将半月山庄笼罩在阳光之下。

颜晟和阮芝芝的婚礼安排在了这里。

山庄上下铺满了红色,连道路两侧盛开梅花枝上也绑满了红色绸带,随风轻轻飘动,四处都是喜气洋洋。

婚礼是完全中式的,完全安照中国古时礼法精心准备的礼堂。

几匹骏马后跟着浩浩荡荡迎亲队伍,有男有女,清一色的红色汉服打扮。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匹棕红色骏马。

阮芝芝靠在颜晟怀里,头上蒙着红盖头,她垂眼看到马鬃一晃一晃的,然后弯起眼睛,这还是她第一次骑马呢。

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她身体向后靠了靠。

马上那双拉着缰绳的手臂拢了拢,将怀里的人抱紧。

“坐着不舒服吗?”

低低的嗓音落进她耳中,她从红盖头下看着男人握着缰绳的修长手指,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安心。

“没有,我就是太兴奋了想看看四周,这红盖头太碍事了,早知道就不弄这个了,就看到马鬃了。”

颜晟闻言失笑,“当时我说你会好奇,红盖头不方便,你坚持要弄的。”

阮芝芝皱了下鼻子小声咕哝着,“我不是想有个特别的婚礼吗?早知道我就让你穿新娘装了,我穿新郎的,多方便。”

“……”

“做男人就是方便。”

听着这任性的声音,颜晟有些庆幸婚礼前她没“早知道”,要不然那场面……

他低头看她,红盖头下已经有了不满地“哼”声,他无奈地笑了笑松开一边僵绳,将她前面的盖头掀起一角。

“这样可以吗?”

阮芝芝一侧一亮,她看到远处明亮又温暖的太阳,然后视线转动,满眼的红色,她指着前方兴奋道:“哇,今天现场比前几天来看时更漂亮了呢。”

颜晟笑了笑“嗯”了声手臂拢紧。

在即将到礼堂前时,听到怀里的人突然叫他的名字。

“颜晟。”

颜晟低头靠近她,“怎么?”

阮芝芝头朝他靠了靠红盖头下,露出弯弯的眉眼。

她眨了眨眼晴说:“结婚太有意思了,我想每天结婚。”

颜晟:“……”

——

随着指挥的一记拍子琴、筝、笙、筑等乐器一齐响起,一首《广陵散》悠扬响起。

亲朋宾客坐在礼堂下望着礼堂中央的两位新人。

颜晟和阮芝芝在一片红色之下,相对而立。

阮芝芝心跳如鼓,各种情绪纷涌而来,她手握紧松开反复多次,从红盖头下只能看到颜晟红色的礼服。

眼前的这个人,马上就要成为她的丈夫,她的亲人。

她和他,会组成一个家,一个属于他们俩人的家。

颜晟目光落在她握着的手上,他眼眸微动,很想走过去握住她的手。

司仪的声音宏亮而清晰的响起。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十之暖,载明鸳谱。此证。”

这是民国的结婚誓词,是颜晟特意安排的。

因为,这也是他所想所愿

“祝两位新人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礼成!”

司礼的声音一落,正要说“送入洞房。”

就看到旁边的新娘子迫不及带的拉下红盖头朝着新郎扑过去。

新郎稳稳的将人抱在怀里。

一旁的司议傻眼看着两人,刚想提醒新娘把红盖头再盖上。

便听到清清亮亮的嗓音,“颜晟,怎么婚礼会这么久啊,好了吗?这回该入洞房了吧?”

随着阮芝芝的声音,现声一片哄笑鼓掌。

颜晟将人抱在怀里,眼底带着无奈又盛着笑,他捏了捏她脸,嗓音的笑意快溢出来,“嗯,好了。”

他顿了下被充道:“颜太太,往后请多担待。”

然后他贴在她耳边压低了嗓音:“我爱你,永远。”

他的声音很低,只有两人能听到,阮芝芝听到后抬起头兴奋道:“我也爱你,我等不及了。”

颜晟直觉有个不太妙的预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脖颈一重,香甜的味道扑面而来。

“等不及要亲你了。”阮芝芝含糊着声音。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新娘不但自己揭了红盖头,还强吻了新郎。

这是司仪见到过的最大胆的新娘,他笑着去拉礼堂的红色幔帐,体贴将两人的身影遮住。

两道重合的身影后烫金边大红的喜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作者有话要说: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十之暖,载明鸳谱。此证

这是民国时结婚证上的誓词,有些应该是取自《诗经》

我觉得意义非常好,就给女儿女婿用上了。

插一句,咱们中式婚礼不输西式的。

之后就是婚后了,后天晚上九点左右更新。

保证比今天肥。

这篇快完结了,下本《偏宠》《下套》求预收。

《下套》文案

年龄差8岁,甜文。

芭蕾舞盲人萌妹x心因性创伤障碍霸总。

21岁的许妗妗担任主舞那天父母意外去世,而她也双目失明,之后被舅舅当做资产抵给陆家联姻。

逼她嫁给那个她从小就怕的男人—陆晏。

传闻他危险阴鸷,心狠手辣,为了利益不惜把生父的公司搞垮。

订婚当天,许妗妗跳海—逃跑了。

几个月后,她在远方古镇隐姓埋名教人跳舞为生。

正当她要开始全新生活之际,听到电视上传来低沉冰冷的嗓音:“只要她一天还没结婚,这个婚约就存在一天。”

为了逃离疯批许妗妗准备去婚介征婚,却在出门时不慎在楼梯摔倒。

幸好被新搬来的邻居救起送进医院。

她在别人口中得知新邻居长相,清隽羞涩,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最绝的的是笑起来右脸还有一个酒窝。

许妗妗握着盲杖激动敲地:“和疯批完全相反,就他了!”

之后,她制造了各种和新邻居独处偶遇。

在她各种明示暗示下,新邻居始终温和有礼,他们的关系停在原地不动。

这晚,许妗妗用上了苦肉计,她指着自己失焦的双眼,泪眼朦胧与他告别:“我这个瞎子烦你许久了,以后你不用烦了,我要走了。”

她丢了盲杖跌跌撞撞走向门口。

终于,温和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她问:“什么?”

他回:“劳烦你烦我一辈子。”

许妗妗终于松口气,结婚就能摆脱疯批了。

领证后,她眼睛做了移植手术。

拆线当天,她缓缓睁眼。

“老公。”她娇滴滴叫道。

男人的脸由虚变实,修长手指将脸上眼镜扔掉危险气息逼近,“妗妗,你在叫我吗?”

许妗妗:!!!

救命!她费劲心机追求的新邻居竟然是那个疯批陆晏!

女追男不过是男主千层的套路,救赎治愈小甜文。

留言的小可爱我每一个都记住了,希望以后还能看见你们,做个奢望,咳如果可以点个作收,不点也没关系。嘿嘿嘿感谢在2021-11-06 22:58:41~2021-11-08 21:50: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头煲 4瓶;是小比熊呀、故城旧巷、m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