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盗墓发丘双指,开局引来小哥 > 第022章 棺材活人,什么叫摸金范(求推荐)
 
  “这是棺椁,潘子,以后出去,别说是我的人。”

  吴三省摇了摇头,如此不专业的话说出去,自己还怎么在道上混!

  “哦,是是是。”

  潘子点了点头。

  “行了,先把棺椁放下来再说。”

  于是,张无忧从背包里取出斩龙剑。

  闷油瓶一看,便是急忙过来帮忙。

  咔嚓。

  咔嚓。

  斩龙剑和黑金古刀都是削铁如泥的宝物,瞬间锁链悉数断裂。

  砰!

  棺椁重重落地上,扬起一阵烟尘!

  等到烟尘散尽后,吴邪靠近棺椁,细细查看上面的铭文。

  “大侄子,看出什么来了吗?”

  “三叔,上面是描述鲁殇王生平事迹的,跟我们掌握的信息差不多。”

  “后来,鲁殇王要回阴曹地府复命,四十多岁无疾而终。”

  吴邪也就看了一个大概,说道。

  “怪不得,如此不合常理的。”

  吴三省点了点头。

  “三叔,怎么了?”

  吴邪闻言,不解的问道。

  “你没有发现嘛,竟然鲁殇王故意将棺椁藏在树洞里,肯定是不希望被人发现。”

  吴三省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干嘛又多此一举,将打开棺椁的机关,放在外面?”

  “莫非他还想着有一天,带着阴兵从地府回来。”

  “死而复活?”

  吴邪暗暗咋舌,旋即道:“三叔,这怎么可能,你别忽悠我了。”

  “额,各位,你们看着棺椁,用铁链捆绑的如此结实。”

  王月半想了想,说道:“胖爷我觉得这是防备里面的东西出来,想想之前七星疑棺里的黑***。”

  “这怕得是旱魃这个级别的了吧?”

  “不会。”

  吴邪摇了摇头,按照古人的记载,僵尸的等级分别是: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

  “旱魃出现,赤地千里,到时候九头蛇柏、尸蹩都活不下去了。”

  吴邪将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

  “算了,胖爷下斗,从没有入宝山而空手回的道理。”

  王月半沉声说道。

  “里面有声音。”

  就在此时,吴邪转过身来,脸色煞白的我说道。

  “啊?小三爷,你别吓我——”

  身后的大奎一个趔趄连忙说道。

  “我刚刚的确听到了一阵喘息声啊。”

  吴邪郑重说道。

  吴三省没有说话,目光落在张无忧身上。

  “呵呵,不管有什么,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无忧笑着说道。

  “三爷,小三爷,没事,咱们手里有M416,还有炸弹。”

  潘子朗声说道:“管他是什么僵尸,统统炸掉。”

  “用点子智慧,就知道炸,炸?”

  吴三省摇了摇头,喝道:“就这么大的地,都被你炸了,咱们躲都没有地方躲。”

  “行了,开棺椁吧。”

  吴三省吩咐道。

  “是,三爷。”

  旋即,潘子拿出撬棍来,一旁的大奎看到这一幕后,硬着头皮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

  棺盖很沉。

  潘子、大奎费了半天劲,这才推开,里面露出一层玉石做的棺面,十分精美,一看就是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下面是彩绘漆木棺,棺材保持完好,没有一点腐烂迹象。

  “棺中有棺?”

  王月半笑嘻嘻的说道:“二重椁三重棺,有意思。”

  一旁的潘子闻言,阴阳怪气的问道:“我说,胖子你说的准不准啊?”

  “那必须的,胖爷我堂堂摸金校尉,能骗你不成?”

  王月半没好气的喝道。

  “原来如此,看来你就是道上传的那位,北派摸金王吧。”

  吴三省笑着说道。

  “呵呵,这是道上给我取的称呼,其实,我跟鼎鼎大名的摸金三人组相比,差远了。”

  王月半闻言,便是双手抱拳,朝着吴三省作揖。

  不过,如今摸金三人组远渡重洋,在国内就剩下自己一个摸金校尉,自然可以称王称霸!

  “三爷,这么多玉,值不少钱的吧?”

  潘子没有理会王月半,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

  “这是玛纳斯玉,看这规制,必须整套拆下来,才值钱。”

  吴三省淡淡说道。

  这时候,张无忧走了过去,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玉石套后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

  发丘断魂指。

  张无忧夹断了连着棺材的金线,然后抽丝剥茧一般。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将玛纳斯玉全部取了下来。

  啪啪!

  看到这一幕后,吴三省双手鼓掌:“不错,今天总算是大开眼界。”

  “按照战国时期的墓葬风俗,算上那九头蛇柏,我们已经打开了二椁二棺。”

  吴三省笑着说道:“那么,下面应该就是最贵重的一层了。”

  外面都是用玛纳斯玉做棺盖,里面的陪葬品绝对价值连城的。

  王月半、潘子他们双眼放光,死死的盯着棺材。

  只是,看到棺材上雕刻的画后,吴邪、大奎他们眉头皱起。

  一颗参天大树下,一群骷髅兵抬着一个巨大的青铜棺材往前走。

  “这是阴兵抬棺?”

  王月半脱口而出。

  “啊,三...三爷,他不会真的带着阴兵返回人间吧?”

  大奎颤抖着声音为,难道。

  阴兵?

  旋即,吴邪想到先前在耳室看到的守墓灵,那就是阴兵统领!

  倘若都是这样的阴兵的话,岂不是死定了?

  吴三省毕竟是老江湖了,自然不会被面前的刻画吓得畏缩不前的。

  “大侄子了,怎么了,不舒服吗?”

  吴三省问道。

  “三,三叔,我,我跟张大师看到过阴兵。”

  半晌,吴邪幽幽说道。

  啊?

  什么?

  一旁的大奎、潘子闻言,大吃一惊。

  “在哪里?”

  吴三省问道。

  “七星疑棺的耳室那里。”

  吴邪急忙将之前遇到守墓灵的事情,大致叙述了一遍。

  “啊,张大师,多谢你救了我侄子一命。”

  吴三省没想到自己进入密道之后,吴邪还遇到如此邪门的事情,他现在也是后怕不已。

  倘若不是这一次找了张无忧的话,怕是后果不堪设想的。

  “大侄子,别怕,你看,这后面还有一群人在下跪,这应该是鲁殇王下葬的场景。”

  吴三省连忙安慰说道。

  “小三爷,你靠后,开棺的时候,就交给我了。”

  潘子咋咋呼呼的走上前来,喝道。

  “哎哎哎,干嘛呢?”

  王月半一看,急忙喝道:“你们这些南派的通知,就知道搞爆破,跟卸岭一样。”

  “告诉你,盗墓是一门艺术,盗墓也是有范儿的。”

  “今天,胖爷我就教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盗墓范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