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盗墓发丘双指,开局引来小哥 > 第025章 哑巴皇帝的术法,小哥说话了(求推荐)
 
  闷油瓶没有动,他的目光落在张无忧的身上。

  “我来吧。”

  旋即,张无忧往前跨出一步,右手缓缓拔出斩龙剑。

  他身形一闪,一个助跑后,抛出斩龙剑。

  咻!

  斩龙剑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后,穿透了红吼血尸的身躯。

  力量之大。

  以至于,血尸被死死的钉在树干上。

  吼吼。

  剧烈的疼痛下,红吼血尸口中喷出一股浓郁的尸气。

  “快,捂住嘴巴,这尸气有毒。”

  说着,吴三省捂着鼻子,往吴邪、潘子、大奎他们那里走去。

  张无忧将血脉之威提升到了极致后,脚踏罡步,口中念念有词一番。

  呲呲。

  呲呲。

  当即一道道闪电银蛇汇于张无忧的双手。

  “闪电奔雷拳——”

  下一刻,张无忧右手一抛。

  闪电银龙洞穿了红吼血尸的脑袋。

  轰!

  瞬间,红吼血尸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把爆裂开。

  【叮,恭喜宿主击杀红吼血尸,系统奖励:体能+20,速度+20,力量+20,精神+20,成就点+1000。】

  【叮,恭喜宿主获得哑巴皇帝扎纸术(上篇)!】

  哑巴皇帝的扎纸术?

  厉害了。

  张无忧眼睛一亮,可以扎出纸人、纸马、纸船等,以后下墓的时候,可以让它们先去前面探探路。

  对于这个奖励,张无忧十分满意。

  “系统,打开属性面板。”

  张无忧很好奇,目前自己的思维属性值。

  【宿主:张无忧】

  【年龄:18】

  【属性:体能:35,速度:35,力量:35,精神:540。(正常人的数值均为5。)】

  【成就点:6410。】

  【技能:双指探.洞、张大佛爷搬运术、闪电奔雷拳、破虚妄眼】

  【武器:发丘印、斩龙剑、千年雷击桃木剑】

  【术法:哑巴皇帝扎纸术、先天八卦、奇门遁甲之术、阴阳风水术、】

  【商城系统:未开启。】

  【当前任务:加入吴三省的队伍,探查鲁王宫,正在进行中...】

  ……

  “叮,恭喜宿主可以开启商城系统,是否消耗5000点成就,兑换?”

  商城系统?

  这个必须有。

  张无忧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兑换。】

  “叮,恭喜宿主开启商城系统。”

  旋即。

  张无语的前面出现了一道虚拟的电子界面,上面各种物品,琳琅满目。

  人手贝、驯兽术、金蚕蛊等等。

  张无忧随意看了一下,驯兽术需要成就点,50000点。

  这么多?

  算了,暂时不考虑这些。

  张无忧走到红吼血尸那里,拔出了斩龙剑。

  “结束了吗?”

  王月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问道。

  “三叔,你没事吧?”

  吴邪打量一番吴三省后,问道。

  “没事。”

  吴三省摇了摇头,目光也落在血尸身上:“刚刚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这玉俑怎么突然剥落了?”

  吴邪同样不解。

  王月半闻言,脸一红,他想起来了,刚刚自己一不小心抽掉了金丝。

  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倘若不是闷油瓶突然要杀自己的话,王月半也不可能碰到金丝!

  “行了,先去看看棺材里有什么吧。”

  吴三省沉吟片刻后,说道。

  吴邪走过棺材那里,看到一只紫玉匣子。

  他打开后,发现里面有一卷镶金黄丝帛。

  张无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是镶金黄丝帛已经被吴三省掉包,他自然没有任何兴趣!

  吴邪打量一番,左边第一行写着,冥公殇王地书。

  接下来则是一行密密麻麻的小字。

  “大侄子,上面写的是什么啊?”

  吴三省笑着问道。

  “我看看。”

  吴邪目不转睛的盯着帛书。

  一旁的王月半摸了摸隐隐作疼的胳膊,龇牙咧嘴的往玉俑那里走去,多好的宝贝,就这么毁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三叔,上说说了鲁殇王得到鬼玺的过程,基本上跟之前看到的差不多。”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鲁殇王白天斩杀了一条大蛇,晚上又一条大蛇来报仇,结果送人头。”

  “大蛇为了活命,就给了鲁殇王两件宝贝。”

  “鲁殇王得到宝贝之后,立刻斩杀了大蛇,并且为了保密,他杀死了跟随的部下,连带着那些人的家属,都灭了口。”

  “宝贝?”

  正在黯然神伤的王月半顿时来劲了,道:“倘若其中一个宝物是鬼玺的话,那么,另一个宝物是什么?”

  “不会就是这玉俑吧?”

  “哎,小同志,你倒是快念啊——”

  “死胖子,急什么?”

  吴邪头也不抬的喝道。

  王月半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宝贝,面对吴邪训斥,并不气恼!

  阿宁站在一旁默默倾听。

  吴邪继续读下去。

  从此以后,鲁殇王凭着这两件宝贝,无往不利,受到皇帝的起重!

  只是,因为终年与墓穴打交道,不可避免的沾染了尸气,积重难返。

  甚至,鲁殇王梦到先前被自己杀死的巨蛇和部下的阴魂索命。

  后来,鲁殇王的军师铁面生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寻找玉俑。

  在铁面生的帮助下,鲁殇王吃了假死之药,穿上玉俑,顺利躺在棺椁之中,等待自己的重生!

  “啊,这就完了?”

  王月半一愣,道:“宝贝去哪里了?”

  “人家根本就没有提好吧,估计鲁殇王肯定以为自己能复活的,还要继续用这两个宝贝。”

  吴邪想了想,说出自己的看法。

  “对了,这个铁面生呢,他如此博闻强识的聪明人,不可能为了鲁殇王殉葬的吧?”

  吴邪问道。

  “不会,铁面生能够为鲁殇王想出这么一个瞒天过海的计谋,肯定不会这么愚忠的。”

  吴三省摇了摇头。

  “他当然不会,到最后躺在玉俑里的,根本就不是鲁殇王,而是铁面生。”

  闷油瓶淡淡说道。

  啊?

  不是吧?

  没想到鲁殇王最后,竟然为别人做了嫁衣?

  吴邪、王月半他们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古人都这么有心计!

  就在此时,大奎看到一只红色的虫子。

  “哎,这里有虫子——”

  大奎说着,用折叠铲指了指不远处的血尸身躯。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尸蹩啊。”

  王月半摆了摆手,显然没有将它放在眼中。

  “不是吧,尸蹩有红色的?”

  大奎问道。

  “估摸变异了吧。”

  王月半努了努嘴。

  就在此时,红色的尸蹩突然张开翅膀,然后飞了起来。

  “小心,这是尸蹩王。”

  张无忧沉声说道。

  “尸蹩王这么小?我用手指头都能掐死。”

  大奎忍不住乐道:“那些尸蹩跟它在一起的时候,估计都能压死它了。”

  什么?

  阿宁闻言,俏脸煞白一片,她看到过有关尸蹩王的资料,这玩意有剧毒,触碰必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