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盗墓发丘双指,开局引来小哥 > 第030章 被闷油瓶给骗了,胖子的盗墓之友(求推荐,求收藏)
 
  “不是,有别的用处。”

  船老大摇了摇头,却也没有说出来用意,转身就往船头走去。

  “呵呵,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一表人才,青年才俊啊...”

  秃头张自来熟的走到吴邪那里,拉着他的手,一阵嘘寒问暖的。

  期间,他的手故意在吴邪的手背上轻拍了几下,然后揉搓了两下,显得十分亲昵!

  我擦!

  这是在吃吴邪的斗鱼!

  王月半瞪大了双眼,他没有想到这个秃头张竟然有这个嗜好。

  不过,吴邪长得白白净净的,整一个白面小生。

  “谢谢...”

  吴邪有些急促的说道,他想要缩回手,可是被秃头张给抓的死死的。

  并且,秃头张还在滔滔不绝的表达对于吴邪的敬仰之情!

  王月半一惊起了一层的几个疙瘩,实在是太辣眼睛了,他已经变成了地铁老头的表情包。

  “阿宁,我三叔是在哪里失踪的?”

  吴邪焦急的问道。

  “跟我来吧。”

  阿宁旋即转过身来,踩着靴子“噔噔蹬”的往船尾走去。

  此时,那里已经搭建了一个露天帐篷。

  阿宁从边上的文件取出一张地图,在桌子上摊开,又拿出笔,画了一个大体位置。

  “当初,你三叔找到我们公司,拿出一个确凿的线索,我们这才借给他人和装备,去永兴岛附近的海域搜寻。”

  阿宁娇声说道:“后来他失去了信号,当时他说过,如果联系不上他,就去找他的侄子,吴邪。”

  “我?”

  吴邪一愣,他记得三叔突然说自己被闷油瓶给骗了。

  但是,吴三省以为闷油瓶去追王月半的,其实并没有,而是偷偷的去了青铜棺椁那里调换了里面的物品。

  “你想想看,大侄子,当时小哥种种举动,最后又返回墓室,肯定是为了取出掉包的物品、”

  吴三省信誓旦旦的的说道。

  吴邪一愣,他不知道闷油瓶为什么要这么做?

  “喲,看来小同志,你还是个关键呐。”

  王月半笑眯眯的说道:“快,你三叔告诉你什么了?”

  “我三叔走的很匆忙,他告诉我,他来自旧世界,想要知道问题的话,那就出海吧。”

  吴邪顿了顿,摸了摸鼻子,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额,这不说了等于没有?”

  王月半一拍桌子,喝道。

  这时候,一个船员拎着两只大公鸡上了船。

  “哎,兄弟,这是晚上的加餐吗?”

  王月半往前走去,拦住对方,笑嘻嘻的问道。

  “不,不是。”

  船员摇了摇头。

  “哦?”

  王月半一愣,旋即甩过去一个华子,道:“那要不,匀给胖爷我一只呗,这一看就是农村的走地大公鸡,用来做烧鸡公,绝对美味。”

  “这,这是给海龙王吃的。”

  船员接过华子后,解释道。

  啊?

  还有这玩意?

  王月半一愣,他是第一次去海里盗墓,连忙问道:“这不是神话传说嘛,难道真的有龙王?”

  船员闻言,脸色煞白一片,显然这是渔民的禁忌。

  “那个,我先走啊。”

  旋即,对方拎着两只大公鸡,转身就往船头走去。

  “哎,兄弟,别走——”

  王月半还没有问清楚,不过船员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走。

  恰好此时,张无忧也走到甲板上。

  “张大师,杠杆那个该死的秃头张说什么风暴,我担心真的有。”

  王月半一脸担忧的说道。

  “其实呢,风暴不算什么的。”

  张无忧顿了顿,继续说道:“更可怕的是,碰到禁婆、海猴子、幽灵船。”

  “正要是遇到的话,那就是九死无生了。”

  “额,张大师,你别吓我啊。”

  王月半眉头皱起。

  “对了,张大师,有件事,我还没有跟你说。”

  王月半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个镶金黄丝帛竟然是伪造的,说出黄金纯度太高,没想到胖爷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原本还想着到时候给你分一半的,现在那玩意算是砸在手里了。”

  “哦,是吗?”

  其实,张无忧早就知道,当即他不动声色的说道:“没关系,卖给我吧,留作收藏。”

  “这是什么话,张大师救过我的命,我直接送给你。”

  王月半朗声说道:“走,现在就去船舱,我拿给你。”

  吴邪在甲板上坐了一会儿后,也往船舱走去。

  “哎,小同志,等等...”

  王月半快步走了过来,对着他一阵挤眉弄眼的说道:“现在都是自家人,你跟我们说说海底墓的情况呗?”

  “胖子,我跟你和张大师的目的不一样,我是为了找我三叔。”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哎,小同志,这就见外了不是?”

  王月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咱们都是盗墓界的人,又在鲁王宫共生死共患难。”

  “你的事情,不就是胖爷我的事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呵呵。

  吴邪干笑了两声后,推开门来,一屁股坐在床上。

  王月半自讨没趣,加上刚刚说了一大堆话,口渴难耐,他从自己的床位那里,取出那一份镶金黄丝帛。

  期间,王月半在船舱里东张西望。

  很快,他找到了两套酒,打开盖子一闻。

  “额,好香啊。”

  王月半美滋滋的抱着两坛美酒,就往甲板上走去。

  “张大师,看我找到的好东西。”

  王月半献宝似的,将一坛女儿红放在桌子上。

  没想到那个讨人嫌的秃头张也在,他看到王月半手中的酒后,也凑了过来。

  “恩,不错,是女儿红吧。”

  秃头张笑着说道。

  “哟,没看出来你也懂酒啊。”

  对于王月半来说,酒和火锅,就是他盗墓的最佳伴侣。

  “喝一点?”

  王月半问道。

  “行啊。”

  秃头张也不客气,他心照不宣的只喝王月半那一坛女儿红。

  此时,渔船已经往大海深处航行。

  这时候,船老大收到消息,那两坛祭祀的酒,不翼而飞。

  我勒个去。

  是谁在搞鬼?

  船老大脑海之中瞬间蹦出了一个人,秃头张!

  八成是小子看到自己说不会有事,故意捣乱,将祭祀的酒给偷走了。

  这是留作祭祀海龙王的。

  尤其是在即将到来的雨季,渔民故老相传,这是海龙王在巡海。

  想到这里,船老大便是往船尾走去,正好看到正在喝酒的张无忧、秃头张和王月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