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盗墓发丘双指,开局引来小哥 > 第039章 做禁婆的上门女婿,盗墓不怕死(求推荐)
 
  不过,张无忧并不担心秃头张,目前为止自己跟秃头张并没有任何冲突。

  张无忧伸出右手的食指和手指,施展发丘双指,摸索着石壁。

  “在这里。”

  不一会儿,他眼睛一亮,双脚用力一蹬。

  卡拉拉。

  随着机栝声响起。

  顿时,前面一股吸力传来。

  张无忧、阿宁、吴邪、王胖子和秃头张他们无一例外,被吸了进去。

  等到视野再度恢复焦距后。

  张无忧发现自己身处一处圆形的水池。

  秃头张被卷入后,也装着脑袋晕晕的,并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水平。

  吴邪和王月半则是被甩的晕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后,张无忧一手一个,将他们两个丢到岸上。

  然后,张无忧游到边上,沿着石梯走了上去。

  接着,他便是脱掉了潜水服。

  阿宁紧随其后,毕竟在国外接受过训练,身体抗压能力异于常人的。

  她上来后,便是左侧墓道走去,从背包里取出一套新的连.体皮衣,穿在身上。

  “小同志,小同志...”

  秃头张蹲在吴邪身上,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关切的问道。

  “看样子,需要人-工-呼吸。”

  张无忧想了想,提议说道。

  “呵呵,我吗?”

  秃头张笑眯眯的问道。

  张无忧没有说话,那意思很明显,自己不会去的。

  原本以为只要自己闭上眼睛,秃头张就会走开。

  现在,得知秃头张要亲自己后,吴邪“啊”的一声,睁开眼睛。

  “哟,小同志,你醒了啊?”

  秃头张说着,又摸了摸吴邪,道:“乖,我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啊?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秃头张那一副模样后,吴邪愈加觉得毛骨悚然。

  总感觉这个秃头张有问题!

  “真的不要?”

  秃头张笑道。

  吴邪的内心是崩溃的,一副“你不要过来啊”的表情。

  张无忧打量一番,暗道,小哥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接着,他从背包里取出上一次兑的麒麟宝血,倒了一些在王月半的伤口上。

  旋即,王月半被疼醒了。

  “哎呀...”

  王月半睁眼后,看到是张无忧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大师,我没死吧?”

  王月半挠了挠头,浑身感觉火辣辣的疼痛。

  “没有,我给你消消毒。”

  张无忧淡淡说道。

  “哦,好,好的。”

  看到瓶子里红色的液体后,王月半一怔,道:“这是,麒麟宝血?”

  张无忧点了点头。

  “张,张大师,谢谢您,您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

  王月半说着,倒头就拜。

  “行了,行了,你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张无忧摆了摆手。

  “好的,对了,张大师,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王月半一边从背包取出急救包,一边问道。

  “禁婆,因为某种变故,从人变成了怪物。”

  张无忧解释道。

  什么?

  顿时,吴邪脸色煞白一片。

  “怎么了,小同志?”

  王月半发现吴邪不对劲后,问道。

  “我在我爷爷的笔记里看到过关于禁婆的描述,没想到这玩意竟然真的存在。”

  吴邪喃喃道。

  “我擦,这婆娘够狠的,头发就跟钢针似的——”

  王月半一边给自己包扎,一边说道:“差一点,胖爷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当然,头发就是禁婆狩猎的工具。”

  张无忧说着,瞥了一眼王月半,道:“你运气,没有被刺中要害,否则的话,你就在死了。”

  王月半点了点头,心有余悸的朝着身后的水池望去。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问道。

  “张大师,你说禁婆会不会突然从水池里钻出来啊?”

  王月半急忙问道。

  “哟,胖子,没想到你真是艳福不浅呐。”

  秃头张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的说道:“可惜,刚刚那一记无情脚,我觉得人家禁婆不会找你做上门女婿的。”

  “你大爷的,死秃子说什么呢?”

  王月半面色赤红一片,喝道:“胖爷我觉得找你更合适,你没有头发,人家禁婆头发又黑又浓的。”

  “嘿嘿,可惜人家没有缠上我啊。”

  秃头张嘴角挂着笑容,道。

  “你这个很容易挨揍,知道吗?”

  说着,王月半便是扬起拳头来。

  “没事,禁婆怕火,如果碰到的话,直接用打火机烧死对方。”

  张无忧叮嘱道。

  “谢谢,张大师。”

  王月半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有,胖子,给你一个忠告,你不是张顾问的对手。”

  张无忧补充说道。

  “哦,啊?”

  王月半一愣,秃头张这么厉害的吗?

  秃头张听到张无忧的话后,并没有吭声。

  王月半转念一想,算了,对方好歹是知名学者,自己还是少招惹的为好!

  这时候,阿宁换好衣服走了过来。

  她不傻,墓室里面机关重重,自己独自一个人探索的话,根本不可能的。

  关于盗墓掘金,阿宁有所耳闻,分望闻听四法。

  摸金、发丘、搬山、卸岭四派,各家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看到阿宁回来后,张无忧暗道,没想到这个女人好重的心计。

  “这个水池连通大海,才使得沉船墓能够矗立海底,千年不毁。”

  阿宁幽幽说道。

  “行了,管那么多干嘛,咱们赶紧去寻宝,不,救人。”

  王月半连忙催促道。

  “哎,某些人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喲。”

  秃头张不无嘲讽的说道。

  “玛德,盗墓不怕死。”

  旋即,王月半振振有词的说道。

  吴邪惦记着吴三省的安危,也想着尽快来到这里。

  “那咱们走吧?”

  吴邪急忙说道。

  “小同志,别着急,先看看这四周有没有什么线索。”

  王月半从背包里取出手电筒,照了照面前的壁画。

  可惜,这里是海底,湿气重,不少壁画已经被侵蚀了。

  加上,之前已经来来回回好几批人进入海底墓,也对壁画造成了不可复原的损坏!

  尽管墓砖上为了防水,都抹上白膏土,却抵不住水滴石穿。

  “对了,小同志,你可是大学生啊,赶紧过来看看,保不齐真的有什么线索。”

  说着,王月半看了看四周,搬过来一个瓷器,一屁股做了上去。

  对于王月半来说,能坐着绝对不站着。

  吴邪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便是握着手电筒,打量着面前的壁画。

  “哐当!”一声。

  突然,右后方一阵闷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