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盗墓发丘双指,开局引来小哥 > 第042章 耗子二姑的故事,小哥是十里八乡的帅哥(求推荐,谢谢通宵打赏)
 
  “王月半,你胡说什么?”

  张无忧走到胖子身边,顺势就拔下他身上的箭。

  “哎,别啊——”

  王月半急忙说道。

  他觉得如果箭矢没有命中要害的话,说明还能够抢救一下的。

  现在,张无忧把箭拔出来,王月半觉得自己肯定会流血过多而亡的。

  果然,箭矢拔出来后,王月半感觉微微有些刺痛。

  “张...张大师,我,我要死了,我...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小学女生,叶飘飘——我死不瞑目——”

  王月半发出一阵咳嗽声。

  当然,他之前也没有死过,并不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

  吴邪醒过来后,自然看到身上插了几根箭矢。

  他同样神色一暗,吴邪还没有找到三叔,就要死在这里?

  “呵呵,胖子,箭没有头,能戳死人吗?”

  此刻,张顾问悠悠的说道。

  王月半发现箭矢没有头后,自己有拔出来一根,发现箭矢是莲花头。

  “哎,这个有点意思。”

  他还用箭矢戳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箭头瞬间缩了回去,然后周围的莲花瓣形状的钩子,就会抓住自己的肌肤。

  啪嗒!

  啪嗒!

  王月半又试了几次。

  “好玩吧,没玩过吧?”

  张顾问不无嘲讽的说道。

  “哎,秃子,你怎么没有跟你的主子一起走?”

  王月半抓住机会,奚落道:“胖爷我看,阿宁那小蹄子就把你给抛弃了吧。”

  “我为什么要跟她一起走?”

  张顾问反问道。

  “额,这个?”

  王月半一时语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候,张顾问摘下自己的头套,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庞。

  “额,这是大变活人?”

  王月半一怔,竟然是闷油瓶。

  尽然是闷油瓶!

  吴邪大吃一惊,鲁王宫一别之后,闷油瓶果然没有出事,还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等等。

  吴邪想起笔记本里夹着的考古队11人的照片,上面那也是闷油瓶。

  二十多年都过去了。

  为什么闷油瓶一点也不显老?

  “小哥,你没事,太好了。”

  吴邪的第一句话,就是替闷油瓶开心,他平安的从鲁王宫出来。

  闷油瓶点了点头。

  “行了,先别高兴了,阿宁那个娘们拿我们当诱饵,自己却进入墓穴里,这是借刀杀人、卸磨杀驴,当真是可恶至极。”

  王月半愤愤不平的说道。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吴邪一边说,一边摘下身上的箭矢。

  “为什么?八成是为了独占墓室里面的宝贝呗。”

  王月半振振有词的说道:“就你天真,难道还想为那个娘们开脱吗?”

  “不,不是的。”

  吴邪连忙摆了摆手。

  “行了,现在你怎么想的都不重要。”

  王月半摆了摆手,看着面前紧闭的石门,直叹气:“现在啊,你那三叔还是三婶,八成已经落入阿宁的手中。”

  “那个小蹄子手段有多毒,只怕是你三叔晚节不保喽。”

  “死胖子,你瞎说什么呢?”

  吴邪闻言,沉声道。

  王月半眼看着无法得到墓室里的大宝贝,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也懒得跟吴邪斗嘴。

  “哎,奇了怪了,丫的,胖爷我明明看到这灯光是绿色的啊。”

  王月半摸了摸下颌,道:“张大师,你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烛台里有一种海妖的骨头,一旦触碰机关后,火焰燃烧骨头,发出迷香。”

  张无忧顿了顿,继续说道:“因此,你们才会被迷惑。”

  好在海妖骨头已经燃烧成为灰烬,因此迷香失去作用!

  吴邪、王月半他们看到火焰,又恢复了正常颜色!

  “哦,是吗,那赶紧走吧。”

  王月半生怕又陷入迷烟制造的幻觉之中,催促道:“我说,咱们现在就回去,将氧气瓶和潜水服占为己有,到时候阿宁那蹄子就算是找到大宝贝,还是要分给我们的。”

  “胖子,我是要去找我三叔的。”

  吴邪不满的说道。

  “哎,一样的,一样的。”

  王月半摆了摆手,道:“你三叔被困的地方,八成就在主墓室那里。”

  突然,张无忧挥手示意王月半别说话。

  窸窸窣窣!

  百里听音下。

  张无忧听到到墓室里面有动静。

  “怎么了?”

  察觉到张无忧的表情不对劲,吴邪问道。

  “走,快走,里面有东西!”

  张无忧连忙催促道。

  “这都能听见?”

  王月半瞪大了双眼,道:“张大师,你真是老龙王搬家——厉害(离海)。”

  现在,摆在众人面前的难题是,该往哪里走?

  “从左边走。”

  闷油瓶提议道。

  “小哥,你确定咱们这不是在舍近求远?”

  王胖眉头一皱,毕竟还有一个瓦罐鬼不知去向。

  “要不先去找到氧气瓶吧,毕竟只有靠它们,我们才能成功的游回海面上。”

  吴邪想了想,说道。

  于是,张无忧、吴邪他们一行人返回之间的耳室。

  可惜,令人吃惊的是,原本放潜水服和氧气瓶地方,竟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

  王月半掐了自己一下,疼。

  这不是幻觉!

  “我没有眼花吧,东西呢?”

  王月半傻眼了,他手指了指水洞,又指了指甬道那里,道。

  “消失不见了。”

  吴邪幽幽说道。

  “这怎么可能,阿宁已经进入墓室,难道还有第三方势力过来了?”

  王月半挠了挠头,好像也不对。

  等等。

  “难道是瓦罐鬼?”

  王月半一拍大腿,说道:“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小鬼做的好事。”

  “小鬼,你丫的跟胖爷我滚出来——”

  原本王月半还打算放过那个小鬼的,现在看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吴邪也陷入深思之中。

  张顾问朝着周围打量了一番。

  “不对,壁画不是之前的。”

  张无忧用手指了指西边的墙壁,说道。

  什么?

  是吗?

  顿时,吴邪、王月半纷纷朝着墙壁那里望去。

  “对哦,张大师,你刚刚不是听到响声的吗,难道是那时候机关发动了?”

  王月半一拍脑袋,问道。

  张无忧点了点头,看样子这里存在一个类似计时器的机关装置。

  每隔一段时间,墓室就会移动。

  “可是,这怎么可能?”

  王月半急的直跺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