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盗墓发丘双指,开局引来小哥 > 第049章 吴邪又晕了,摸金前辈的踪迹(求推荐)
 
  “张大师,那这十二手足女尸怪不会有危险了吧?”

  王月半迟疑片刻,问道。

  “放心吧,有飞天僵尸在,她浑身的精气,已经全部被它吸干了。”

  张无忧沉声说道:“如今她已经处于油尽灯枯的状态。”

  “哦,得嘞。”

  王月半作为摸金校尉,有专门的背尸的手法,可以保证就算是诈尸,也伤害不到自己。

  只是,面前的这一具十二手足女尸怪在棺材里泡了上前面,膨胀了不少。

  加上,刚刚又被飞天僵尸钻破了身躯,内脏什么的散了一地。

  王月半担心自己这一背尸,将十二手足女尸怪给拽个稀碎。

  “小同志,过来搭把手吧——”

  王月半头也不回的说道。

  “啊,我?”

  吴邪眉头一皱,他看着那一具站着的十二手足女尸怪,心中直打退堂鼓。

  “对啊,有点眼力劲,你杵在那里,开跑车卖臭豆腐——架子不小。”

  王月半沉声说道。

  “好吧。”

  吴邪心中给自己不停的打气。

  我能行。

  我可以。

  “呕。”

  下一刻,吴邪又是一阵呕吐。

  那一股熟悉的丝袜长靴的脚丫子味道,争先恐后的钻入鼻孔,直达天灵感!

  有那么一刻。

  吴邪感觉上头了。

  “哎——”

  眼看吴邪就要昏倒在地,闷油瓶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一把将他揽入怀中。

  接着,闷油瓶将吴邪扶到后面的墙壁上。

  另一边,王月半还在等人过来搭把手。

  这时候看到闷油瓶跟吴邪抱在一起,连忙说道:“哎哎哎,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亲热?”

  “我来吧。”

  安顿好吴邪后,闷油瓶转身走到棺材那里,和王月半一起将女尸给搬到棺材外面。

  棺材还有不少积液。

  王月半看到墓门那里散落的棺材板碎片后,走了过去,捡起一角。

  然后,他开始将棺材里剩余的积液舀掉。

  如今,吴邪恰到好处的昏迷过去,张无忧和闷油瓶都是高手,自然只剩下王月半一个劳动力干活。

  不过,王月半没有任何意见,反而干的十分起劲。

  这是跟张无忧处好关系的绝佳机会,以后王月半跟着他盗墓,天下还有什么墓穴能够难道他们的?

  哗啦。

  哗啦。

  终于,王月半将棺材里的积液全部舀干劲。

  “累死胖爷了。”

  王月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发现下面还有压棺石。

  “哎,这墓主人想的真够周全。”

  王月半用手电筒照了照棺材底,说道:“有了这块压棺石,就算海底墓的气闭结构被破坏,海水灌进来,棺材也不会浮起来。”

  “等等,上面还有字,这写的什么东西啊?”

  王月半随意的瞄了一眼。

  “得了,就胖爷我这社会大学的文凭,也就甭操心这些了。”

  好在这时候,吴邪睁开眼来。

  “唔,我,我这是怎么了?”

  吴邪摸了摸额头,不解的问道。

  “哟,你老人家总算是醒过来了。”

  王月半笑眯眯的说道:“我正想着,你这要是死了的话,正好把你跟这十二手足女尸怪结了冥婚。”

  “如此一来,你到了地府也会寂寞的吧。”

  “呸,死胖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吴邪气呼呼的说道。

  “行了,胖子,把压棺石抬出来看看有什么。”

  张无忧纷纷道。

  “好咧,张大师。”

  王月半着急挣表现,急忙弯下腰来,双手攥住棺材石,往上面抬。

  “一,二,三...”

  王月半铆足劲,却发现压棺石纹丝不动的。

  一旁的闷油瓶见状,也过去帮忙。

  王月半和闷油瓶又试了一次,依然抬不动。

  “哎——”

  最终,王月半泄了气,喝道:“没道理啊,这石板就那么大,哪儿有那么沉?”

  “看来,压棺石做过特别处理,胖子,检查一下有没有浇什么东西。”

  张无忧轻声说道。

  “哦,好咧。”

  王月半点了点头,急忙有返回棺材那里。

  没曾想,闷油瓶已经伸出右手,在压棺石周围摸索一番。

  “四周浇了松汁,压棺石跟棺底粘在一起了。”

  闷油瓶淡淡说道。

  “是吗,还真被张大师给说中了。”

  王月半一愣,随口说道:“哎,张大师,不会你之前也来过这里吧?”

  张无忧笑而不语,径直走到棺材那里,用手敲了敲压棺石。

  里面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下面是空心的?”

  王月半眼睛一亮。

  “喷火枪烤一下就行了。”

  张无忧说着,从背包里取出喷火枪递给王月半。

  呲呲。

  赤色的火焰喷了出来。

  王月半沿着压棺石四周转了一圈后,和闷油瓶一起,将压棺石给抬了出来。

  “哎,这棺材里面有洞,没见过这种墓葬风俗啊。”

  王月半举着手电筒照了照,道。

  “胖子,这是盗洞,你看着铲痕和落铲的风格,明显就是你们摸金校尉的手法。”

  张无忧笑着说道。

  “啊?”

  “呵呵,瞧我这脑子——”

  王月半一拍额头,道:“这位摸金前辈真厉害,直接定位到棺材下面。”

  “真不愧是我摸金一门的,呵呵,晚辈王月半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怪不得风水宝穴变成了至阴至煞的穴,应急就是这么一个洞——”

  “胖子,你应该这么想,倘若对方好不容易挖到棺材下面,却被压棺石所阻。”

  张无忧顿了顿,继续说道:“上面还有满满一棺材的尸水,他凭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破棺而出。”

  “那时候,该多绝望!”

  “呀,也是。”

  王月半点了点头,道:“所以,师傅说过,摸金校尉合则生,分则死。”

  “以后,张大师盗墓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

  这时候,吴邪打量着面前的压棺石。

  “小同志,有什么发现吗?”

  王月半凑了过去,问道。

  “我就看出个大概,好像是一群人在修建一个土木工程,有修石头的,有运原木的,还有搭木梁的。”

  吴邪沉吟片刻后,说道。

  “就这,没了?”

  王月半一怔,旋即又瞥了一眼后面的闷油瓶,道:“你们真的挺像的。”

  几乎是同时。

  吴邪和闷油瓶抬起头来,四目相对。

  王月半将压棺石上面的珠宝、玉器什么的,一股脑儿的往包里塞,就连十二手足女尸身上的项链、手镯,统统没有放过。

  “奇怪了?”

  突然,吴邪眉头皱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