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洛尘小说网 > 盗墓发丘双指,开局引来小哥 > 第052章 天宫之门,你三叔有问题(求推荐)
 
  “丫的,这石猴子嘴巴很严实,一问三不知。”

  王月半顿了顿,继续说道:“可以,没有香蕉,否则的话,它们一定会开口的。”

  “猴崽子们,在这黑漆漆的海底,会不会想家啊?”

  “来,跟胖爷我唠唠吧。”

  石猴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很快,王月半便是转到其余的石猴子那里,自然他看到一只石猴子底座上面的一串英文字符。

  此刻。

  王月半看了一会儿,旋即大呼小叫起来:“丫的,胖爷我是不是又出现幻觉了?这是洋鬼的字吧?”

  什么?

  不是吧。

  听到王月半这么说,吴邪顿时紧张起来。

  倘若石梯、石猴子都是幻觉的话,那么,现在自己站在什么地方?

  这禁婆的幻觉,太可怕了!

  “胖子,你别瞎说。”

  说着,吴邪朝着王月半那里走去。

  下一刻,吴邪也愣住了。

  竟然真的有英文字。

  “小同志,你怎么说啊?”

  王月半侧过身来,急忙问道。

  “真的是英文字母。”

  吴邪眉头一皱,可是这没道理啊。

  在原本海水浸泡的池底,竟然有人在下面的石猴子底座上雕刻英文,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等等。

  作为一个大学生,吴邪很快发现这不是自己知道的英文单词。

  换句话来说,这一串字符可以说是缩写亦或者某种标识!

  就在吴邪苦苦思索之际。

  “行了,小同志,你就别在我摸金校尉面前班门弄斧了,你能想出来为什么?”

  王月半摇了摇头,显然不看好吴邪。

  闷油瓶微皱,旋即他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来过这地方。”

  “是是是,小哥,你来过,问题是,这是会什么地方呢?”

  王月半耸了耸肩膀,无奈的问道。

  张无忧瞥了眼王月半,喝道:“你丫的,闭嘴。”

  因为无法预测闷油瓶接下来的动作,张无忧只得提高警惕。

  张无忧清楚,闷油瓶当然来过这,他就是二十年前的考古队队员之一。

  看来闷油瓶看到熟悉的石猴子后,唤醒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

  没办法,按目前的情况,倘若真的发生什么。

  闷油瓶,只会救吴邪!

  此时的闷油瓶目光灼灼的盯着前面,他迈着碎步,往前面走去,似乎想要摸索什么。

  张无忧知道剧情的大概,却看不透闷油瓶的心思。

  吴邪心中“咯噔”一下,急忙往闷油瓶那里走去。

  “小哥,你到底想起什么来了?”

  “你们想要知道的一切,都在石碑上面。”

  闷油瓶用手指了指石猴子后面青冈石后,不再说话,又恢复了高冷模样。

  “额?”

  吴邪一怔,这是打哑语吗?

  王月半连忙转过身去,用手电筒照了照石碑。

  “通往天宫的门...”

  “这是什么传说吗?”

  “张大师,你说过那是炼丹炉的话,看样子又是一个做梦长生的古人。”

  王月半感觉没什么意思,就不看了。

  吴邪依然目不转睛的望着石碑,通过上面的文字,他大体了解到,上面记载的乃是云顶天宫所在。

  “云顶天宫,不对啊,这里是海底,你标记天宫是干嘛?”

  吴邪摸了摸下颌,暗道,莫非这是古人的夸张的修辞手法。

  “哦,明白了,大宝贝都被藏在云顶天宫。”

  王月半点了点头,笑嘻嘻的说道:“差一点被忽悠了,想要找到大宝贝,就是知道哪一扇门。”

  这也可以?

  张无忧瞳孔一凝,王月半歪打正着,尽然知道门是关键。

  另一边。

  吴邪脑海之中不断回忆盗墓笔记上的内容,还有就是小时候跟吴三省的谈话内容。

  他希望能够寻找到有关的线索。

  “门?”

  闷油瓶突然又开口了,他面无表情的讲述起二十年前的那一段往事。

  当年,吴三省、陈文锦、霍玲他们一行十一人来到了海底墓。

  “吴三省对着面前的铜镜,样子十分怪异,然后他找到了什么,消失不见。”

  闷油瓶顿了顿,继续说道:“再后来我就晕过去,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再度遇到吴三省后,我才回忆了一些事事情。”

  可惜,那些记忆是断断续续的。

  闷油瓶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搞清楚!

  “哈哈,我就说你那个三叔是女的吧,还对着镜子梳头。”

  王月半笑着说道。

  “胖子,别瞎说,我三叔这么做肯定是有用意的。”

  吴邪严肃说道。

  “行行行,小同志,你有理,丫的胖爷我没头发。”

  王月半顿了顿,继续说道:“对方又是你三叔,好歹有血缘关系,你来吧。”

  “来就来。”

  吴邪白了一眼王月半,既然当初三叔在这里照铜镜找到出口的话,自己也行的。

  于是,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后,便是侧着脑袋,手指夹着一缕头发。

  “不,不对。”

  王月半摇了摇头,道:“你要帮自己当做女孩子,人家古代在看到郎君回来,兴高采烈的对着梳妆镜打扮。”

  “女为悦己者容嘛。”

  “你说什么?”

  吴邪眉头一皱,自己堂堂七尺男儿。

  “严肃一点,你现在一个女孩子,还要梳头的。”

  王月半振振有词的说道:“还想不想找你三叔?”

  吴邪一听,道理是这个道理。

  毕竟,这是吴邪自己的家事。

  于是,他调整了一下角度,一边梳头发,一边死死的盯着石碑。

  随着角度的变化。

  吴邪发现,石碑上上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

  影子?

  吴邪冰雪聪明,自然想到三叔当时看的肯定也是影子!

  此情此景,张无忧已经暗笑的肚子疼了。

  石锤了,吴邪是女孩子!

  吴邪瞪大了双眼,正在研究机关。

  与此同时。

  张无忧照着四周望去,他回忆起当初书本上看到的有关机关运转的规律。

  这是奇门遁甲里面的生死八门。

  机关精巧之处在于,以天干地支为依据,辅以风水之轮,布置下八门机关。

  唯有找到生门,才能活着离开。

  当然,纸上得来终觉浅!

  好在有吴邪和闷油瓶在这里,张无忧并不需要太担心机关的破解。

  此刻,闷油瓶似乎又想到什么,走到墙壁那里,伸出发丘双指沿着墙壁摸索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